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堂 » 创业故事

快递公司宅急送的创业历程

...

快递业叫板洋巨头第一人

陈平敢于向洋巨头叫板,他信奉“梦想成就未来”。

创业篇

“当年共产党正是从7人扩大到400万,打走日本军,解放全中国;我们宅急送也是7人打天下,现在在民营快递市场占据一席之地。”12年军旅生涯,装甲兵出身的宅急送掌门人陈平,中等身材,并不魁梧,但他浑身透着一股子倔劲儿,“战争就是要么死,要么凯旋”就是他的名言。毋庸置疑,漫长的军旅生涯,很多东西譬如: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割据,统一战线,一切行动听指挥等都已渗透到这个人的骨子里,融入他对企业的掌控中。

分封诸侯打天下

故事开始在1994年,在北京国防大学一个不到10平方米的宿舍,7个人,3台车,宅急送的雏形――北京双臣快递有限公司开业第一天,一单生意没上门,给志气昂扬的陈平迎面泼了一盆冷水。

第二天,依然没生意,第三天,还是没生意。陈平终于坐不住了,司机和车被他赶到马路上“扫街”:送什么都成,得赚零碎银子过日子,在摸索中摸门路。送小孩、取衣服、修冰箱、换煤气、送蛋糕、送烤鸭、送鲜花、火车站订车派送业务……说起第一单生意,陈平说,当时只收获1元钱。当时,在中关村一带,一个路人将揽活的宅急送的车误认为成载客小巴,搭车到亚运村,给了1元钱。

让陈平最自得的是,尽管宅急送摸爬滚打7年,还是仅能维持生存,但他做了一个最明智的决定:派出精锐部队到全国各地,跑马圈地开拓网络,率先形成了覆盖全国的宅急送网络。

“一开始,撒开手让诸侯跑马圈地,”陈平回忆说,“没有母公司,大家都是平级的兄弟公司,和我陈平平级,财权、人权、投资权都在诸侯手里,赚了钱他们自己开销。”

1998年开始,这场在全国开设根据地的运动,被陈平喻为“农村包围城市”。当时,陈平手里的王牌:战友、大哥等悉数被派遣到各地,陈平只给一个“宅急送”的牌子和一点启动资金,各路诸侯自己打天下,赚取皇粮自己吃,陈平的要求只有一个:能把从北京运来的货送到当地的千家万户就成。

短短两年间,198个网点如雨后春笋般设立,宅急送迅速在全国名声鹊起,北京、上海、广州、沈阳、成都、西安、武汉7个全资子公司完全设立,网点覆盖全国七大区,宅急送网点呈现出从沿海向内地覆盖的扇形。

铁腕削藩亲兄弟

故事的高潮是陈平的铁腕削藩,尤其是“削藩进攻的最后一个堡垒是大哥。”

2001年,宅急送各地诸侯雄霸一方,圈地为王,矛盾涌现。陈平举例说,当他率领的公司总部“国库”亏空时,向各地诸侯伸手要钱,他们竟像打发叫花子一样打发。陈平记得特清楚,实力中上的上海,仅仅进贡了复印机、传真机、数码相机,一分真金没给。实力最雄厚的北京给了7万元,不够总部一个月的开销。

“分公司力量过于强大,再不收权,可能要脱离母公司了。”领悟到这一点,陈平决定下手收权。2001年收了上海,2002年拿下广州,2003年只剩下一个北京。最让陈平难忘的正是这最后一战――北京之战,因为,北京宅急送实力最雄厚,根基最深,且坐镇的是自己的大哥――陈显宝。

“我下指示,他不听。”别的大区收权,陈平面对的充其量是辞职,北京却是对抗,陈平说,“北京成了陈平水泼不进,针插不进的地方。”尤其当时陈显宝统领的北京分公司在豪华的大厦里办公,陈平率领的总部却在一个破房子里。

2003年下半年一天的上午,陈平把华北大区180名干部和北京分公司的所有干部集中在机场一个仓库里开“批判大会”:撤职,换岗,大动干戈。戏剧性的一幕,在当天下午发生,陈平等总部人员撤离后,陈显宝接着开会,把上午陈平的话全反过来,说陈平是针对他,是搞文化大革命。让陈显宝想不到的是,一位干部会中悄悄打电话给陈平,陈平说:“我就在电话里听现场直播。”

第二天,大哥陈显宝被三弟陈平叫到了总部,随后总部下通知:对陈显宝降职降薪,把陈显宝一个月的工资从8000元中砍掉1000元。这就是陈平的倔脾气,对亲人也一样。

最终,作为北京掌门人,陈显宝随着上海、广州的掌门人,被陈平请回总部当元老,“好房好车候着,还有升职加薪,三人分别当上总公司副总裁,加薪3000-4000元。”

陈平说,每次收权都是一个从斗智斗勇到抱头痛哭的故事,当被问及最终是什么样的理由打动众元老甘愿放权时,陈平说:他们在各区做,到总经理就到顶了;到总部,平台大,分管地区多,有发展空间;而且大区一旦脱离母公司,就失去依靠的全国网络,难有大发展;即便他们另起炉灶,从小到大需要时间,到时,宅急送已大到不怕了。

三招平息高层出走

杯酒释兵权,事后说起自然轻描淡写,当时却惊心动魄,2001年开始,7名骨干拉着40多人集体离开宅急送,更严重的时候,宅急送整个公司人心浮动,人人考虑要不要走。据悉,这起风波从上海开始,波及到北京和总公司,当时正是陈平收权时。

迄今,陈平还能一一数给记者听:上海分公司一个副总、北京分公司一个副总、北京分公司一个市场部经理、北京分公司一个客户部经理、北京分公司一个营业所经理、总公司一个企划部经理。

事实上,上海风波一开始,陈平立即飞上海,足足呆了7天,当时他接到上海分公司总经理,也是宅急送7个创始人之一,陈平的老战友的两封辞职信。至今,两份辞呈仍存在陈平的抽屉里。回想在上海呆的七天七夜,陈平说自己使出浑身解数,最后战友决心不走,是因为从创业就一起走过来,“自己养的孩子是个傻子,也不愿丢。”

其他6名骨干最终还是选择离职,陈平说,离职的根本原因是,那时纳斯达克概念股在中国大行其道,外方以操作物流概念股上市鼓动宅急送的骨干单干。其中,总部企划部经理、北京公司副总经理是亲属,认为双方各有所长,又了解宅急送运作模式,产生重新创业的冲动。突如其来的动荡,让许多人不知所措:隔岸观火、趁火打劫、忧心忡忡……

“我记得自己做了三件大事,”陈平回忆说,公司能挺过来,可能就是靠这个,其中,最管用的无疑是高层分红计划。当时,陈平打了自己这个土豪给高层分田地:拿出了300万股,占总股本5%左右,分给高层管理人,让大家一起做宅急送的老板。

其次,是香山讲习所诞生。与当年毛泽东创办农民运动讲习所如出一辙,这一封闭式、准军事化、常年的育人学校,彻底改变宅急送人才奇缺、青黄不接、滥竽充数、裙带相连的尴尬状况。此外,陈平写了一篇公开文章,分析骨干离职的原因和对宅急送的影响,帮宅急送所有人看清方向――只有自己强大才能让离开的人后悔。

鸟枪换炮叫板洋巨头

故事的最后并非结局。在宅急送所有分公司老总办公室的墙壁上,悬挂着这样一张主题海报:宅急送,你离联邦快递有多远?海报右下角是陈平的一句话:梦想成就未来!一个印上宅急送字样的飞机模型,也被发到了每一个分公司的办公桌上。

“我们买不起飞机,没有自己的航线,没有专署的卫星,我要让我们的员工时刻记得我们离联邦快递有多远,”陈平说,随着国内市场全面开放,UPS、Fedex、TNT、DHL四大全球洋巨头全线涌入中国,一批民营物流企业被收购,陈平却对此断然说NO,并成为公开叫板洋巨头的第一人。

然而,Fedex一天的小件包裹运量就是宅急送一年的活儿,“宅急送拿什么来和Fedex竞争?”面对这个问题,陈平回答起来并不轻松:价格与成本,遍布全国的网络,以及我们这批以苦为乐的傻子。

2006年4月,宅急送呼吁,民营快递停止窝里斗,宣布向所有同行开放自己的网络,同行可以借宅急送覆盖全国的网络,将自己的货物送达全国各地。网络无疑是宅急送叫板洋巨头的第一法宝。截至2006年,宅急送全国拥有480家全资分支机构,10000个代收点及1000多家特许加盟经营合作网络,业务覆盖全国2000多个城市和地区,无疑这是任何洋巨头都无法企及的。

依靠强大的网络,价格成为宅急送与洋巨头在国内巷战的法宝,“我们一个包裹,到香港是50元,洋巨头要价90元”。

此外,泥腿子闹革命的时代过去了,曾经陈平最爱录用农民和退伍兵:“我不怕别人说我土,农民憨厚,你给他800元/月,他就上天了,干起活儿来最卖力,对企业最忠诚。”然而,去年开始,宅急送开始大换血:迄今,宅急送里的初中生全部遭淘汰,正在大力引进大学生。至于员工待遇,宅急送开出的工资比大多竞争对手高2个百分点,陈平说:“我经常考察对手的工资水平。”

此外,宅急送不断的上手持扫描器、全自动货物机械分拣线等新设备,“现在军队配备的是战斗机、核潜艇”,陈平说,“再用小米加步枪不好打仗了,宅急送也在鸟枪换炮。”

陈氏家族打拼快递天下

说到理想,陈平最想做的是,年轻时曾放弃的第一创业梦想——影视。

成长篇

“七八岁时,哥哥和我就说,长大了一定要走出家乡,到外面闯一片天地。”孩童时期的陈平,就萌生出创业的念头。

近半个世纪后的今天,陈平掌舵的宅急送,10000个代收点遍布全国,东到上海、西至西藏,更将货物送到冰岛、埃及、阿富汗等全球主要地区,成为民营物流企业的龙头之一。陈平想来,正是当初那句话,给习惯于“一条道走到黑”的他指明了方向。

东渡求学突易志

陈平语录:“到哪,对我来说都是从零开始,国内外都一样,不如去国外,开阔眼界。”

从小学到高中,陈平与二哥陈东升——就是现在的泰康人寿创始人一直在一个学校读书,两兄弟性格却相差十万八千里,陈东升爱看书写东西,陈平喜欢做扬琴、做相机、做汽车轮船模型。

“创业,他对我影响比较大。从小,他老讲要到北京去,离开家乡去创业。”陈平说,尽管最开始创业选择的是广告影视,但创业却是从小时就决定的。后来,陈东升从文上了大学,19岁的陈平从武参了军。

1990年,从军队转业的陈平,颇为茫然:“无论做什么,一切从零开始。”刚从日本回来的二哥陈东升,拿着日本一些学校的招生简章问陈平:“你去不去开阔眼界?”陈平说,“出国没钱,也是他资助了我。”

当时,陈平是为了创立一家广告影视公司去日本留学的。然而,到日本第3个月,一次小插曲,就让陈平彻底转变了想法,从此走上快递业。“一个国内朋友到东京来看我,走得匆忙,将带给大阪亲戚的礼物忘在了我这里。”从东京到大阪去一趟要不少钱。一没时间,二没钱的陈平,只好求助当时遍布日本大街小巷的快递——宅急便。

让陈平惊讶的是,宅急便上门收件的工作人员看陈平是个穷学生,特意告诉他,可以对方付款。两天后,陈平接到了大阪打来的感谢电话。“这样的事情中国还没有,这样的公司当时中国也没有。”就这样,反复琢磨后的陈平决定,将来要做一家快递公司,广告影视公司的计划被无情地抛到脑后。

说起学艺的故事,陈平的叙述颇多趣味。当时还是学生的陈平,一到周六、周日在街上看到宅急便的车,就跑着跟一段;见到宅急便的店,就进去,看他们店面怎么布置,简介、工作单、报价表怎么设计,回家的时候,拿走一份研究。

同时,陈平开始全力筹备创业资金。“我在日本3年,从未在外面剪过头发。”陈平说,为了省钱,尽管老婆和刚8个月的孩子跟着在日本生活,但整个家庭开支几乎是零。

1992年,在日本结束学习的陈平,借助二哥陈东升认识了香港一洲集团的老板,在一洲集团日本分公司做起商务代理。最终,1993年,陈平回国时带在身上的两大要件之一30万元,就是在日本打工并从生活中节省来的。

兄弟出资建“双臣”

陈平语录:“光着膀子、趿拉着拖鞋,最初我贴电线杆招到的4个员工,就是无业游民。”

事实上,1992年至1993年,尽管在远隔重洋的日本打工,陈平天天看当地报纸关注国内的情况。1992年3月的一天,日本报纸全文刊登邓小平南巡讲话,“很多报纸都大篇幅报道”,铺天盖地而来。

陈平越看越振奋,觉得回国创业的时机到了。回国前半年,陈平托人寄来一张北京地图,他没事就在地图上圈圈点点琢磨未来宅急送的网络布置。

1993年11月,陈平带着一张满是画痕的北京地图和30万元回到中国,1994年,陈平与二哥陈东升各出25万元,一家注册资本50万元、名为北京双臣快递有限公司开始招揽生意,“所谓北京双臣,就是我和哥哥。”

作为宅急送的前身——北京双臣,开始只有7个人,3辆车。“我当时想,买辆三轮车就开始干了。”陈平笑道,“但当时政策有规定,必须要7个人,3辆车,而且司机必须是北京人。”

刚刚到北京落脚,根本没有北京朋友圈子的陈平,开始往电线杆上贴广告,“一直从德胜门贴到沙河,招聘司机。”结果,来应聘的人光着膀子,穿着拖鞋,完全是社会上的无业游民。

就这样,陈平、一个战友,以及陈平的姐姐,加上招聘来的4个人,陈平的第一次招兵买马就这样结束了。然而,此次根本无门槛的招聘,让日后一段时间的陈平挠破了头:经常要处理员工打顾客、给汽车火花塞里塞钉子等恼人情况。

投资者终入主

陈平语录:“做了这么多年宅急送,最深的体会就是缺钱,这是宅急送当初成为家族企业的根本原因。”

“刚开始投入的50万元,买了3辆车就花得差不多了。”陈平回忆说,创业开始的几年,“断粮的危机时刻围绕在周围。”

创业两三个月时,二哥陈东升的岳母又投进20万元。到1994年底,陈平还是面临“市场火热,周转资金却几乎是零”的窘境。这时,陈平想到了银行、想到了风险基金,想到了一系列的借款,然而踏破门槛也没找到一分钱。

陈平只好找亲戚朋友筹措。“大哥陈显宝从老家过来到公司帮忙,出了一部分钱,嫂子、姐姐、姐夫、父母、岳父母……两年内,家族出钱70万元”,这笔钱帮宅急送度过了第一次资金缺口。

在此后的岁月里,宅急送又曾两次融资。迄今,宅急送总股份的盘子里:陈平家族掌控66%的股份,第二大股东是日本小林利夫,第三股东是物美旗下一关联企业,另外还包括高管持股注册的一家公司。现在,宅急送正处在上市前的静默期,一旦上市,将成为一家彻底的公众公司。

当时,二哥陈东升创办的嘉德拍卖正处在一年颗粒无收的状态。1995年10月,日本长野县一城株式会社社长小林利夫对宅急送投资180万元,获宅急送37.8%股份。北京双臣快递有限公司更名北京双臣一城快递有限公司。陈平拿这些钱,开始扩大规模:招新员工,增加车辆等。

又一次融资是2002年,当时的宅急送7名骨干率领40多人离职,陈平急需引入新资金以稳定人心,稳定局势,发展壮大。物美关联企业被引入宅急送,注入4000万元,其中2000万元贷款,另外2000万元购买10.3%股权,小林利夫的股权也由此稀释。

经过不停地出让股份,陈平家族在宅急送中的股权不断被战略投资者稀释。现在,已跻身中国民营企业第一阵营的宅急送,2006年一年收入超过8亿元,从一家家族企业逐渐蜕变成一家公众公司。

接班人可非后代

陈平语录:“我们的后代,会是接班人的第一人选,但不是惟一的。这是我们兄弟仨在筹划上市前商量好的。”

从2004年,陈平开始筹划宅急送上市一事,最初是筹划香港红筹上市,然而距上市一步之遥时,禁止红筹上市的政策突然而至,宅急送被挡在香港资本市场的大门外。

到2006年,宅急送二次启动上市计划。陈平说:“我记得特清楚,2006年2月22日,中国证监会宣布国内股市重新接纳新股。我们马上就返回来,5月份便成立国内上市小组,8月份启动整个计划:新招标、找中介……所有的一切,重来一遍。

有意思的是,“在准备上市之前,我、大哥、二哥,我们3个开了一个内部董事会,做了一个决定。”陈平说,“我们的后代,可能是宅急送接班人的第一人选,但绝对不是惟一人选。”他说,企业应该由能人来管理。

当说到理想,陈平说,当企业正常运转了,不一定等到六七十岁才退居二线,到时,做自己喜欢的事,譬如影视剧,练钢琴、高尔夫、画画。排在第一位的是年轻时陈平曾放弃的第一创业梦想——影视。

目前,根据宅急送以及陈平的经历,一部名为《谁说我不行》的影视剧剧本正在修改中。“也许我会是制片,也可能兼任监制,但绝对不是演员。”陈平说:“期望能通过宅急送的创业故事,反映出整个中国物流业的发展历程。”

继续阅读
扁豆大王创业故事
两台电脑一部传真起家 成就百万富翁
种菜创业自创蔬菜品牌
宠物保姆到开宠物服装厂 创业5年身价百万
创业故事之启示 创业莫盲从
我的创业故事 2年花40万买经验教训
小丸子创出千万收益
60岁创业成山菜大王
中国鞋王的创业历程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