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网络资讯

游戏人生——网游生态调查(1)

...

未来人类真的会从现实世界向虚拟世界“移民”吗?网游产业链的各方在网游世界活得好吗?

“每个人在游戏里似乎都可以成为主角,自己决定自己的成长,做自己期望的那个人。”

《剑侠情缘》中一件名为”破天戳“的极品游戏装备竟然卖了10万元天价

Cosplay动漫秀,通常成为新网游发布的手段。虚拟剧的上演,犹如现实世界一般惊心动魄。 记者 刘在富 摄 封面图片:CFP

在中国,追赶second life脚步的公司不止Novoking一家。以上是Novoking正在测试的虚拟空间。

左:盛大网络CEO陈天桥认为,游戏的成功是因为它直击了人性。

无数游戏玩家欲在虚拟世界的搏杀中收获虚荣心以及金钱。

人们都渴望进入虚拟世界去体会它的奇幻和美妙,甚至想象自己也成为下一个钟安社在其中大发其财,最起码也可以去放纵一下,赌博、打球、或者享受一把虚拟的恋爱。比起传统的网络游戏,除了娱乐,它似乎更多了创造和想象的空间,它是一个和现实世界并存而又开始融合的虚拟世界。

玩家人生如游戏

女性禁卫军“听雪”在担任“梦回大秦”帮主一天后离开了《大话战国》的世界,临别时把身上所有的钱、装备和其他游戏道具都给了朋友。

“听雪”只是游戏中的称呼而已,现实中他叫郑涛,是个堂堂七尺的汉子。郑涛玩过的网游不算少,第一次接触网游是在高三结束了数理化所有的全国竞赛后,一群男生开始走进网游的世界——《金庸群侠传Online》。

大学时期的郑涛偶尔会听到某某同学因网游上瘾的故事,还听说当时的《传奇》号和装备可以卖不少钱。惊异之余,郑涛也玩起了流行的《魔兽世界》,并深为吸引,“打怪、造币,至少不会觉得生活单调和枯燥。”那段时间,郑涛终于把一个“暗夜猎人”号练到了40级,这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层级让郑涛有些小小的成就感。

他还玩过一段时间《征途》。虽然这个游戏跟号称《魔兽世界》点卡付费不同,是永久免费,但是如果想玩得爽,就需要不停地投钱进去。郑涛不想花钱,所以频频被人杀死,这段游戏经历,他玩得并不算愉快。

毕业后有些无聊的郑涛又开始上线玩游戏,那段时间,似乎是一夜之间,所有网游都免费了,郑涛玩的是完美世界国际版,聊聊天,打打怪,级别高的还会换些钱和装备,有朋友“挂”了会千里呼他去救命(因为死亡直接复活会掉很多经验值),他“挂”了也会有朋友来援救,郑涛突然发现和别人合作游戏的乐趣,“也许也是寂寞得太久了吧,一个人的世界总是空虚的,四面的墙内就只有自己一个人”他说。

“游戏玩多了,总觉得人生就如游戏,是一个自己做主角的真实游戏,拿《魔兽世界》来说,里面区分了8个种族,10种职业,可以选择自己想要从事的职业。”郑涛每个职业都想尝试,那段时间没有工作的他似乎想通过游戏知道自己究竟要做什么。“每个职业都没能体会到最大的乐趣,但却浪费了很多时间。生活中也是一样,或许这并不是一个好的习惯。”

最近,他突然对网络游戏里的升级打怪厌倦了,总是一个人或一个怪被N个人暴砍无数刀后仍能活蹦乱跳,战斗力丝毫不减,感觉自己拿在手中的不是刀,不是剑,也不是枪,仅仅是个装满化功散的小瓶子。而终极目标就是弄身好装备,多挣点钱,组队过关,或成为人见人怕的超强人,满足一下虚荣心。

“每个人在游戏里似乎都可以成为主角,自己决定自己的成长,做自己期望的那个人。”郑涛说,他对于这样的人生心存敬畏,但不知道自己是否也被某个不知道的手在操控着。

职业玩家娱乐赚钱

不玩网游的人大概不会想到,网络游戏《传奇》中的一本“狗书”可以卖到300元人民币,一个《魔兽世界》中的60级虚拟战士,也可以卖到2000元人民币的高价。更为不可思议的是,《剑侠情缘》中一件名为”破天戳“的极品游戏装备竟然卖了10万元天价。

制造这些奇迹的是一群被称作”职业玩家“的年轻人,他们的身份是——游戏代练者、打宝队、倒卖虚拟币的庄家,被人称作“金币农夫”,也是人们对游戏代练者的一种称呼。网上一位叫”灰烬“的人声称,他在《传奇》盛行时就帮人代练,一个月可以挣2000多元人民币。现在为了打《天堂》,他专门成立了工作室,招了6个人,主要工作就是打钱币和装备来卖。他说,“以前《天堂》里的100万虚拟钱币可以卖900元人民币,而且装备又比较值钱,一个月下来收入有两万多。”

但在职业玩家里,”灰烬“只能算是小打小闹,众所周知的是25岁的北京青年韦衍,曾经在5个月的时间内转战《天堂2》、《城市英雄》、《最终幻想Ⅱ》等数款外服游戏,通过虚拟游戏币交易赚取了80万元人民币;而另外一名25岁的卓政贤,则在短短半年内开了三家虚拟交易公司,从事《天堂2》的虚拟物品交易,公司每个月的营业额约为150万元,半年的纯利润为200万元;更具传奇色彩的是24岁的唐宇鹏,在《剑侠情缘》打造的一件游戏武器惊世极品”破天戳“,破天荒地以1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被人买走……根据去年7月美国《堪萨斯星报》调查显示,目前在中国像韦衍、唐宇鹏这样的职业玩家至少有50万人。而专门从事虚拟商品交易业务的公司则有数百家,专业的工作室、打宝队和散户游戏代练则数不胜数。

业内人士分析说,”那些较为高级的装备,国内的买家较少,主要是欧美和韩国等地的买家较多,他们往往一掷千金,这种人最大的特点是不屑于从基础做起练游戏号,对好的游戏号和好的虚拟装备等花钱是毫不吝惜的。“还有一些职业玩家则专门把打造出来的虚拟物品,卖到美国、韩国等市场以赚取外汇和成倍的利润。

早期游戏运营商是反对虚拟物品交易的,运营《魔兽世界》的”暴雪“曾在2004年12月10日发布过一份声明,称《魔兽世界》中的所有内容都属于暴雪财产,任何人都不得将游戏中的角色人物、虚拟货币、装备道具等与现实中金钱进行等价交易。否则用户将因此失去游戏角色和游戏账号,并且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这曾一度引起游戏业界的强烈震撼和玩家的极度恐慌。但是这种反对并没能阻止虚拟物品交易的脚步,所有的虚拟物品交易都转移到第三方交易平台上,像淘宝和5173.com、韩国的itembay公司、美国的GameUSD等虚拟物品交易运营商,他们通过在线收购和销售玩家的虚拟货币、道具、账号获得差价从而获得巨额收益。

游戏运营商们开始看到了这个虚拟物品交易的巨大市场,2007年2月8日,索尼在线娱乐公司的一份报告中称,现金交易虚拟物品的活动对游戏玩家以及游戏发行商都有好处,”索尼在线娱乐“和”暴雪“不再把这种交易看作是破坏游戏精神的行为,盛大的陈天桥也公开说,”有人说有钱人花钱买级别买装备,破坏了公平原则。但在我看来,在网络游戏里,时间、金钱和智慧三者应该可以互相被取代,因为这个社会应该让富人、勤快人和聪明人都能同时到达终点,这才是公平的。

据说,目前3100多万中国网络游戏玩家中,有五分之一的人在不同程度上参与着虚拟商品交易。根据市场调研机构艾瑞资讯相关报告的数据显示,2006年中国网络游戏玩家线上交易的规模达到了75.7亿元人民币,这个数字超过了去年中国网络游戏本身65亿元人民币的市场规模,与此同时2006年全球网络游戏玩家线上交易的规模达到了62亿美元。而且还在以每年30%的速度在递增,预计到2010年全球网络游戏玩家线上交易的规模将达到110.6亿美元,中国将达到207.5亿元人民币。似乎有不少的人在虚拟游戏世界中不仅仅娱乐了,而且还赚到了真钱。

虚拟世界千变万化存乎一心

在网络游戏风靡的几年里,北京Novoking公司的王瑞斌并没有像大多数人一样沉迷于无休止的”打怪升级“当中,不过,他却迷上了美国虚拟世界游戏SecondLife。

王瑞斌专门买了一台高配置的电脑,花了很多个周末,游荡在这个虚拟的世界上,看风景、参加活动、交朋友,而里面更多的居民是在创造虚拟世界中的各种物品,比如房子、汽车、衣服、食品等等。也有很多居民是在里面做生意赚钱换美金,最令他震惊的故事是德籍华裔女教师钟安社,她在SecondLife中是一个房地产商,通过出售和租赁土地及建筑物,虚拟财产的价值已超过100万美元,并以每月15%的速度增长,她的业务现在可以在现实世界产生250万美元的年收入。

与此同时,一些声名显赫的公司已陆续在虚拟世界中展开商业试验。IBM已经在Second Life里买下了12个小岛,并在虚拟社区中多次召开员工会议,IBM公司CEO彭明盛也成为Second Life的居民,路透社的伦敦记者Adam Pasick已经在Second Life里上班,他的职务是路透社驻Second Life分支机构的虚拟总编辑。Second Life里的虚拟会员可以通过图文和视频的形式看到来自真实世界的新闻,而真实世界的读者也可以登录路透社专门的网站了解Second Life世界里发生的新闻事件,比如通货膨胀等。还有如丰田汽车、阿迪达斯、可口可乐、索尼BMG等也都在second Life设立了自己的虚拟店或办事处。

在王瑞斌看来,与其说丰饶的虚拟世界Second Life是一款和《魔兽世界》、《传奇》等竞争的大型角色扮演网络游戏,不如说Second Life是3D化的MySpace平台。人们都渴望进入这个虚拟世界中去体会它的奇幻和美妙,甚至想象自己也成为下一个钟安社在其中大发其财,最起码也可以去其中放纵一下,赌博、打球、甚至去享受一把虚拟的恋爱。比起传统的网络游戏,除了娱乐,它似乎更多了创造和想象力的空间,它是一个和现实世界并存而又开始融合的虚拟世界。

继续阅读
TOM欲注资2亿重振网游业务
目标软件证实将新研发的重磅网游交赴TOM运营
金山网游将全部采用免费模式
网游玩家呈现“三高”特征
曾沉迷网游 大学生自拍短片警醒后来人
网游何时实行分级制 暴力色情危害青少年
网游企业集中上市 或掀起并购潮
七成未成年人想玩网络游戏
中国网游市场06年超越韩国居世界第二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