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网络资讯

网络新闻标题夸张被起诉 标题党面临法律纠纷

...

12月7日,向昆明市官渡区法院提交《民事起诉状》已经8天,云南籍女留学生易兰(化名)和她的律师张宏雷仍未收到法庭的立案通知。官渡区法院立案庭工作人员称,是否立案“还在研究中”。

“法院可能有自己的考虑,这是一起新型的民事侵权案。”但张宏雷非常自信,“尽管对方是中国最大的门户网站之一,我们仍胜券在握。”

11月29日提交的民事诉状中,易兰和张宏雷称搜狐网的一则标题侵犯了易兰的人格权和名誉权,要求法院予以确认;并判令搜狐公司停止侵权,在搜狐网主页显著位置及“搜狐新闻”及“搜狐出国”显著位置连续一个月刊登“致歉声明”,向易兰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判令搜狐公司赔偿经济损失20万元。

女留学生无辜卷入偷渡大案

2002年,大学毕业后工作了几年的易兰申请到了一个奥地利针对发展中国家招收自费留学生的名额,通过一家总部设于维也纳的留学中介机构“奥地利通达(TONDA)国际经济贸易和企业管理与咨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达公司”)办妥了一切赴奥地利的留学手续。当年7月,易兰从昆明飞赴维也纳留学。

顺利通过了德语培训考试后,易兰于2003年4月正式进入维也纳大学商学院学习工商企业管理专业,学制为本硕连读。随后,她又进入通达公司打工,主要负责接送中国新学生、接待一些从中国来的考察团等。

平静的留学生活在2004年6月8日这天突然终止。这天,奥地利的外事警察突然造访通达公司,带走了数名公司人员,包括公司董事长赵尚峰及其前妻等人。当时易兰正在外面接送学生而未被警察抓捕。

易兰后来得知,奥地利警方是怀疑通达公司在办理中国留学生留学的过程中使用了假材料,有欺骗和协助1400名假学生偷渡到奥地利的嫌疑。警方对外宣称“破获了第二共和国以来最大的偷渡集团”,易兰因为为通达公司工作也受到了牵连。

在朋友处躲避了一个多月后,易兰决定配合调查。当时法官曾表示,最多拘禁14天就可以出来。于是,2004年7月28日,易兰在律师的陪同下去了外事警察局,孰料这一去就被连续关押了4个月。直到当年11月22日,她终于可以办理“取保候审”出狱,但必须把护照扣押在警察局,不能离开维也纳,有情况必须向警察报告,并且必须随传随到。

2006年4月,包括奥新社(APA)在内的多家奥地利新闻媒体报道,维也纳刑事法院于当年4月19日正式宣布赵尚峰无罪。奥地利《标准报》(DerStandard)报道:“警方对赵尚峰偷渡的指控‘犯了巨大的错误’。”

包括易兰在内的4名华裔学生也得到了平反昭雪。他们因在通达公司从事临时工作,案发后以“非法偷渡罪”等罪名被指控,并被拘禁。2006年7月14日上午,奥地利维也纳州刑事法院宣判,4名学生无罪开释。

宣判后,奥地利政府写信给受通达公司案牵连的人员,通知他们可以获得国家赔偿。但在被拘禁的4个多月中,易兰已受到了严重的精神伤害,无法继续学业。她将后续事宜委托给维也纳的律师办理,回到祖国。2006年11月29日,易兰被云南省精神病院确诊为“精神分裂症”,住院治疗一个多月,随后一直长期服药休养。现在,她每个月都需要到医院诊疗、复查,医生告诉她必须坚持服药2至3年,病情才有可能稳定下来。

搜狐网21字之改涉嫌侵权

2007年11月,国内时政刊物《南风窗》以《偷渡,留学中介与国家赔偿》为题,报道了通达公司案与易兰的遭遇。易兰原本希望,这篇报道能够让更多国人关注海外留学生的生存状况,推动奥地利国家赔偿的尽快兑现。

然而,11月16日,易兰无意中发现,国内最大的门户网站之一搜狐网在转载这篇报道时,竟然使用了《中国女子偷渡奥地利留学被关押4个月精神分裂》的标题,并一度被列为“搜狐出国”专题的头条。

易兰说,搜狐网全文转载的是《南风窗》的报道,正文内容客观公正,但“他们曲解、篡改原文标题,改变了整件事情的性质”。

易兰说:“我明明是办理合法签证出国留学的,何来‘偷渡’一说?”她说,自己至今仍是奥地利维也纳大学本硕连读在册留学生,合法身份为中国政府和奥地利政府所承认,并持有护照、维也纳大学录取通知书、维也纳大学学生证等相应法定证明文件,从未有过包括“偷渡”在内的任何违法犯罪记录。

云南震序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宏雷说,《南风窗》原文标题中有“偷渡”二字,是因为“偷渡”是通达公司案的由头,但文中明确显示,这项指控已经被法庭裁定是不成立的。“搜狐网断章取义指责易兰‘偷渡’,纯属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搅混了本已平反昭雪的清水。”

张宏雷说:“易兰在海外遭受不白之冤,回国后却再次遭到无端诬蔑诽谤,搜狐网在这起事件中不仅缺乏人文素质和人文关怀,甚至连最基本的中文阅读理解能力都不具备,严重侵犯了易兰的人格尊严和名誉权,对易兰的精神和身体均造成巨大伤害。”

在张宏雷律师的指导下,易兰当天就向昆明市国信公证处依法申请了网络证据保全公证,取得了《公证书》。

11月21日,张宏雷律师向北京搜狐互联网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搜狐公司)发出《律师函》进行严正交涉,要求搜狐公司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在搜狐网主页显著位置及“搜狐新闻”及“搜狐出国”显著位置连续一个月刊登“致歉声明”向易兰女士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因侵害易兰女士在国内外的人格尊严和名誉权,赔偿经济损失。

张宏雷在《律师函》中提出,要求搜狐公司在11月30日前给予回复,争取协商和解,但“搜狐公司始终置之不理,仅在11月24日删除了相关网页”。

但这个错误标题已经随着文章从搜狐网迅速传播开来。目前,以“中国女子偷渡奥地利留学”为关键词进行搜索,还能找到至少12条相关记录直接指向易兰。

11月29日,在没有收到任何答复的情况下,张宏雷向昆明市官渡区法院递交了《民事起诉状》。

截至发稿前,笔者多次致电搜狐公司,多数时候其总机无人接听,偶尔接通后,转接到该公司法律部也无人接听。

“易兰可能是‘标题党’最大的受害者”

仅仅21个字的改动,让许多不明真相的网民望文生义,对易兰横加指责。在经过公证的网页保全记录中,笔者看到,有至少25条跟帖评论用激烈的言辞指责易兰:“这位易小姐的确活该,丢尽中国的脸,报应”,“献丑,活该”,“想出国的人就是这个下场”等等。

张宏雷表示不会追究任何跟帖谩骂的网友的责任,“很多人只看了标题就发言,完全是受了搜狐网的误导。”

也有一些网友仔细阅读全文后明确指出,搜狐网上的相关报道“标题不正确,人家没有偷渡,为正常留学”,“文章的标题是错误的,因为从整篇文章可以看出,易兰是无辜的,是有合法签证的”,“人家本来就是合法出境啊,而且还有护照,这标题实在令人气愤”。张宏雷说,搜狐网始终没有对该错误标题采取任何更正或者补救措施,放任以讹传讹。

其实,11月16日国内另一家门户网站也以不实标题转载了这篇文章,但经原文作者、《南风窗》记者尹鸿伟交涉后马上进行了修改。尹也曾打电话给搜狐公司,却无人接听。

为什么网站一定要改动标题呢?网络观察人士、专栏作者郑子语说,网络信息比较密集,一个很酷、很长、最好带点“色”的标题总能比四平八稳的标题获得更多的点击率。大约从三四年前开始,网络标题变得越来越夸大其辞、耸人听闻、花里胡哨。

一位媒体人士说,他的文章在被网络转载时几乎都被改动过标题。他曾与一家网站交涉过,对方说,你的标题太短了,不够“生猛”。

这种以制造噱头、吸引眼球为诉求的行为,在网络上被称为“标题党”。郑子语说,“标题党”骗取注意力、浪费时间、无聊无趣,反映的是弥漫于网络的一种浮躁病。越来越多的网友开始批判这种离谱的行为,却无碍于“标题党”的泛滥。

这一次,搜狐网给原文换了一个驴唇不对马嘴的标题,却给自己制造了一个麻烦。

“易兰可能是到目前为止‘标题党’的最大受害者。”张宏雷说,在接受《南风窗》采访之前,易兰曾经犹豫很久。报道出来后,许多人都对她的遭遇表示同情,中国驻奥地利大使馆还特意要了两份当期杂志。国内外的关注有可能促使事情尽快得到公正的解决,易兰觉得非常高兴,却没想到节外生枝。

这些天,易兰的病情有所反复,情绪一直不太稳定,张宏雷也开始担心这件事会影响易兰正在等待的奥地利国家赔偿。

根据国家有关规定,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单位登载、发送的新闻信息中,不得含有侮辱或者诽谤他人、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内容。但有关人士指出,这类涉嫌侵权的内容无法用设置关键字等技术手段进行监控。无论是否立案,这起仅仅21字标题所引发的名誉权纠纷,给人们留下了关于网络自律的思考。

继续阅读
标题党肆虐 网民讨伐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