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网络资讯

征途源代码可能已被对手用来研发新游戏(1)

...

“今年9月,征途私服就开始扩散了。”近日,一些资深游戏玩家向记者透露,正处于巅峰状态的巨人网络(NYSE:GA)旗下的核心产品《征途Online》正遭遇类似2002年给盛大带来巨大损失的“私服门”事件。

现在登录百度搜索“征途私服”即能发现,提供征途私服下载的相关“联盟”和“集中营”公开销售已在网络上大规模铺开,而提供最新下载的服务还在连续推出。

11月21日,记者浏览百度,分列用户“征途私服”相关关键词搜索排名前几位的还有——“新开征途私服”、“最新征途私服”、“网通征途私服”、“征途私服外挂”等。

“私服”是指未经版权拥有者授权、非法获得服务器端安装程序后设立的网络服务器,本质上属网络盗版。对网游运营商来说,“私服”又叫“服务端的流失”——通常,服务端由游戏公司控制,而一经流失,则会导致运营商利润被直接分流的后果。

2002年,盛大因流散在外数目将近百万的《传奇》私服损失惨重;而九城引进的第一款国外游戏大作《奇迹》,也已成为私服遍地下的牺牲品。

此次“征途私服门”是否也会给“巨人”带来不可承受之重?

“这是史玉柱的心头痛。”消息人士透露,早在几个月前,史玉柱就已向公安部门报案。不过,由于严格控制,该消息一直未在游戏圈外流传。

分析人士认为,自今年11月1日登录纽交所后,巨人公司的表现一直欠佳。上述消息可能会对巨人股价产生进一步影响。

一个程序员和一个黑客群的故事

目前,事情的来龙去脉仍十分隐秘。但有确凿证据显示,现年29岁的王予川是始作俑者之一。

事实上,王予川本为巨人公司的一位程序员。2006年3月至6月,王予川私自复制了《征途Online》网络游戏的服务端源代码、客户端源代码及辅助文档。

2007年3月,离职后的王予川觉得资金紧张,便以网名“阿King”到网上发帖出售《征途Online》源代码。

近日,上海市徐汇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涉及犯罪的侵犯网络游戏著作权案。法庭信息显示,在今年3月15日、30日,王予川将游戏源代码先后卖给了王岩等人,共得款13万元。

到了4月4日,买主王岩和朋友汤帅结伙在南京市某旅馆客房内以20万元的价格将《征途Online》游戏源代码出售,没想到一出门就被公安人赃俱获。

公诉机关认为,王予川违法所得数额较大,应以侵犯著作权罪追究刑事责任;而王岩、汤帅出售侵权复制品,违法所得数额巨大,也应以销售侵权复制品罪追究刑事责任。法院将择日对此案判决。

对源代码的围剿似乎取得了成功,但今年夏季黑客组织的出现,再次打破了史玉柱的宁静。

对此,游戏圈内流传的一个版本是:今年暑假有一个黑客组织约3-5人规模,在一次黑了征途的官网后,成功窃取《征途Online》服务端的程序。

而为避免自身目标过于明显,他们想出了一个“聪明”的办法,即将客户端免费发布到网络上,以和其它人一起赚取史玉柱利润——虽然自己的获利可能减少,但隐秘可以带来安全。

这正是造成目前征途私服开始扩散的重要原因。

史玉柱损失和源代码隐患

鉴于目前巨人公司只有一款《征途Online》,其第二款网游《巨人》要下季度才能公测,业内人士认为,“私服门事件”对史玉柱至关重要:“如果征途私服的道具比官网卖得便宜,那么对巨人公司将造成很大伤害。”

前车之鉴是2002年曾饱受其害的盛大。当时为保证现有用户不流失,以及将进入私服游戏的用户拉回盛大平台,盛大不得不选择向用户免费赠送两周的游戏时间,并在私服出现前快速架设服务器,当时的速度是每星期8组至12组。而仅此两项,盛大在不到两个月的损失就超过了4000万元。

在私服问题较严重的地方,盛大还加大了与当地电信等部门的合作,多开几组服务器以杜绝当地有资源的电信部门联合“私服”业者,使其没有良好的硬件资源。

“传奇私服猖獗时,有近百万规模,盛大甚至动用了与各地私服方分成借以收编的补救方式。”业内人士透露,此后九城的《奇迹》更加悲惨,“后来官网上的玩家几乎全跑到了私服上”。

不过,《征途Online》的独特模式为自己争取了一些主动。

继续阅读
传征途火线私募1亿美元年底赴美上市
大学生玩征途花光两年学费 指其是圈钱陷阱
《征途》押大小被指涉赌 运营商称只是竞猜
网游《征途》将登陆马来西亚
前研发人员私自兜售征途网游代码被起诉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