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电信资讯

阚凯力:五至十年内语音通话将免费

...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阚凯力博士

网易科技讯 10月23日,2007年第16届中国国际通信设备展第一天,北京邮电大学教授阚凯力博士做客网易科技直播间,提出“五到十年,语音通话将免费,运营商将全部死掉”的观点,并认为技术进步将使原来靠技术稀缺性生存赚钱的企业走向消亡。阚凯力称:“电信技术革命特别是光通信的普及,电信行业从网络容量的严重不足变成了严重过剩,电信网络的容量已经像空气一样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运营商总要维持它自己的生存,所以就像刚才比喻的空气一样,明明地球上有大量的空气,结果它一定要把全世界所有的空气都霸占起来,甚至把它毒化,让你吸不了,然后它好卖空气。”阚凯力做出这样一个形象的比喻。他认为这就是我国现在话费、上网费相对较高并且速度较慢的主要原因。他同时提到,这种电信运营体制已经不适应如今高速发展的通信技术,互联网IP是整个通信业未来的发展方向,它最大的效用就是剥夺了运营商对于网络的控制权,所以今天运营商保护的就是网络控制权。

针对上周中国在国际电联确定WIMAX成为3G的国际标准中持反对意见的事情,阚凯力提出不同于他人的观点。他认为,反对WIMAX而搞TD是保护个别设备制造商的利益,并且还只是短期的、暂时的利益。阚凯力说:“TD虽然在某些技术特性上比其他的两种标准有一些优势,唯一的也就是因为它是同频双功,上下是同一个频率,所以频谱的利用率高一点,但与其他两种没有本质的区别,尤其刚才和我们讲的全IP网络的发展方向是没有区别的。”

以下为现场谈话实录: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大家作客2007年第16届中国国际通信展网易科技直播间,现在作客的嘉宾是通信领域的资深专家,北京邮电大学的教授阚凯力博士,阚老师可以跟大家打个招呼。

阚凯力:各位网友大家好,非常高兴今天和大家交流。

主持人:是这样,我们最近看到您一个很知名的观点,“阚凯力预言五年内语音通话将免费,运营商将全部死掉”。不知道这个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

阚凯力:五年可能报道得不太确实,应该说五年到十年吧。我觉得是这样,关键是电信技术革命的结果,比如我们今天讲,我们要做生意,要做空气的买卖,大家一定都会认为这人是个疯子、神经病,为什么?因为空气确实每个人都离不了,但另一方面,在地球上至少到今天为止还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什么空气生意好做。

电信行业在二十世纪后期实际上就经历了这样一场技术革命,从网络容量的严重不足,现在变成了严重过剩,尤其是光通信的普及。光通信,比如一根光芯上可以传递的信息速率是多少,按我们学校的有些通信专家来讲,理论极限是40个T,现在的技术已经做到了30个T,一个T就是1000G,一个G是1000兆,它技术上可以做到30个T,但我们现在实际使用中的光芯传递的速率是多少?能用到几十个G已经算谢天谢地了,实际上绝大部分的光芯都不到G,而绝大部分的光芯也就是几百兆,所以说,和我们技术的能力相差至少三四个数量级。

光说一根光芯、一根光缆,几十根光芯,咱们国家是平行光缆,几大运营商,再加上广电什么的,至少五六根,七八根,在这种情况下,电信网络的容量就已经像空气一样了,像空气了你还做什么生意呀?这就叫做技术进步必然会使原来靠这种技术的稀缺性生存赚钱的企业走向消亡。

我们知道话音是典型的窄带信号,不压缩的低于40K,但手机上一般压缩的也就十几K,我们说在能有几十个T传输能力的光芯上,那这个技术不是微乎其微吗?所以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去解放电信技术,尤其是光通信所带来的蕴藏了极大的生产力。而不是去保护在原有条件下由于网络容量短缺而应运而生的、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的ATNT的老的电信运营商模式,他们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该被淘汰了。

但是,运营商总要维持它自己的生存,所以就像刚才比喻的空气一样,明明地球上有大量的空气,所有的人类加上动物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结果它一定要把全世界所有的空气都霸占起来,甚至把它毒化,让你吸不了,然后它好卖空气。

所以才有今天话费这么高、上网费这么高还速度太慢。我记得半年前信产部有个科技司长讲,现在的宽带不宽,我上网才几十K的速度。为什么?就是因为运营商把“空气”都霸占住了,不让你吸这个空气。他就会说,看,为什么他要卖啊?因为他要升级,拨号的不行了,需要宽带,宽带512兆的不行了,需要1兆的,然后再升成2兆。实际上绝大部分,99.9999%光缆容量都空闲在那里,还不说有多少光芯根本就黑在下面。

主持人:互联网就要取代,或者互联网会融合通信网吗?

阚凯力:是,互联网IP是整个通信业未来的发展方向,它最大的效用就是剥夺了运营商对于网络的控制权,所以今天运营商保护的就是网络控制权。什么3G也好,固网当然更是了,都是要保护运营商的控制权,它好把空气都夺走,让我们大家都吸不了空气,去向他买。而另一方面,以IP技术为代表的这一方,就是要剥夺它对网络的控制权,要把全地球的空气都解放出来,这样我们大家就可以免费了。本质的问题就是这么一个问题。

主持人:从商业规则来说,这种模式好象更合理一些?

阚凯力:商业规则,就像空气一样,空气就没有商业了,更无从谈起商业规则了。比如现在全世界都在迅速发展的一个叫做“无线城市”的概念,因为无线宽带已经便宜到这种地步,刚才我跟别的朋友一块儿算了个帐,全北京市的无线宽带覆盖,六环以内一千平方公里,一共也就才需要几千万人民币,就搞定了,现在的技术使成本降到这么低,为什么不把它解放出来呢?北京是一个立交桥都上亿,一公里地铁就好几个亿,几千万的投资对于北京市政府来讲还算什么呀?微乎其微嘛。所以现在全世界普遍都是由地方政府来提供无线宽带服务,这叫做无线城市,被称为“第五公共事业”。如果所有的市民都通过这个第五公共事业,通过无线城市免费上网了,上面都是网络电话,都免费了,运营商生存何在?自然就消亡了嘛。

主持人:这个话题挺有意思的,上周时国际电联也确定了WIMAX成为3G的国际标准,中国也有自己的TD标准,现在还有另外两个其他的国际标准,您怎么看待WIMAX这个标准?到底是怎么样的?

阚凯力:WIMAX应该说它和WIFI一样,就是一个互联网的无线延伸,但是它的覆盖半径更大一些,如此而已,所以它本质上也是一个全IP的接入技术,应该说和WIFI一样,都是把整个网络改造为以IP为基础的一个有效的手段。

阚凯力:刚才你提到国际电联的表决问题,应该说非常不幸地,我们中国代表团这次与全世界极其个别的利益集团站在一起,站在了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对立面,反对WIMAX成为3G标准之一。实际上就是说,不同意分配给WIMAX一个频率,企图阻挠WIMAX正常的发展。

主持人:我个人理解,中国相关部门会不会认为TD就代表中国的利益呢?从国家利益的角度来想的话。

阚凯力:TD不代表中国的利益。

主持人:为什么这么说?

阚凯力:TD代表的是某些个别的利益集团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TD虽然在某些技术特性上比其他的两种标准有一些优势,唯一的也就是因为它是同频双功,上下是同一个频率,所以频谱的利用率高一点,但与其他两种没有本质的区别,尤其刚才和我们讲的全IP网络的发展方向是没有区别的。如果在二十年前,甚至十年前,九十年代初我们国家推TD,那应该说是没有问题的,甚至是正确的,但是时至今日,已经有了更先进的技术,能够使通信行业更好地为广大人民群众生活提高来服务,为国民经济的发展来服务,在这种情况下,反对WIMAX而要搞TD,说得最多最多,也就是保护个别设备制造商的利益,而这里面还只是短期的、暂时的(利益)。这实际上是以我们全国人民的利益为代价,是以我们国家的综合国力,以及我们国家通信产业持续、长期、健康发展为代价,来为个别的利益集团去说话。这种做法是完全错误的!

主持人:假如中国不推出自己国家的3G标准,可能国际上会继续让中国使用2G,技术并没有向前发展。

阚凯力:不对,首先中国的2G网络在全世界不但是规模最大,而且也是质量最好的网络,北美、西欧的网络质量根本就没有办法和我们中国的网络质量相比,尤其是中国移动的GSM网络,那么就有一个问题,我们3G网络推出来关键到底给谁用,做什么用?这个问题我想我都不要多说了,上个星期信产部的一个副部长叫娄勤俭已经说了这个问题了,就是靠什么盈利,市场需求在哪里?盈利模式在哪里?现在不清楚,所以信产部最近再一次重申,我们的3G牌照,包括TD牌照的发放没有时间表,与奥运会的举办没有必然的联系。那么我们就要问了,既然这些东西都不清楚,你为什么还要推它呢?就像高通这样,WIMAX,这次国际电联是讨论全球的应用,明明WIMAX比3G的技术性能至少高一两个数量级,而它的成本也至少要低一两个数量级,那么难道我们中国的表决就要阻止非洲、拉丁美洲、亚洲的贫穷国家以及中国西部地区,要让他们用不到更物美价廉的技术吗?我们不是把我们中国的利益和全世界人民的利益摆在对立面了吗!

主持人:下面我们讨论关于商业模式的问题,因为刚才您提到WIMAX的商业模式和现在的互联网是非常相似的,但有一个问题是,如果现在运营商依然走传统的有中心的发展方向的话,WIMAX的商业模式必然会跟现在的运营商做的商业模式完全不一样,您觉得,如果有一个机构或者企业来运营WIMAX的网络,它应该怎样做这个运营呢?

阚凯力:现在无线城市,在全世界也好,在中国的六个试点城市也好,已经非常明确了,不是以运营商为主的,而是以地方,市政府为主的。地方市政府关心的是什么呢?信息惠民,怎么对老百姓有好处;信息强政,怎么通过信息化来提高政府效率;还有一个叫做信息兴业,怎么通过信息化来推动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那么,有商业模式没有商业模式,要叫我说,没有商业模式比有商业模式好。

主持人:它是作为一个公益事业来提供。

主持人:我这里有一个想法,比如现在有一个交通干道,大家因为有交通需求,车走过去要收取过路费,WIMAX不可能完全只有投入没有产出吧?

阚凯力:如果作为政府的第五公共事业的话,咱不说WIMAX,说WIFI好了,WIMAX在目前阶段来讲,尤其是固定版本的,因为手持终端还不够普及,至少芯片还不成熟,所以它现在主要作为一个无线终极手段,不是直接作为终端的。所以我们说WIFI好了,全北京市只要几千万的投资,那么政府还需要有收入吗?比如政府修一个立交桥,那就是几个亿,从立交桥上政府有什么收入呢?没有收入,它通过交通便捷提高了城市的公共基础设施,这个服务水平本身既方便了人民生活,又促进了各行各业的发展,政府如果财政上有收入,各行各业一发展了的话,还可以多收点税嘛,这样自然就回来了,何况无线城市所需要的投入如此之小呢?这完全可以用其他的方式来收回。

主持人:我大概明白了阚教授您的观点,WIMAX这个东西因为是一个无中心的,人人平等的网络,它更多是在于对公共事业上的贡献,而不是应该作为改变今天运营商强势垄断地位的工具?

阚凯力:对。

主持人:今天的访谈也差不多到此结束,最后一个问题想请问一下阚教授现在在用什么样的手机?

阚凯力:就是普通的GSM手机。

主持人: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功能最能够引起您购买手机的导向呢?

阚凯力:我购买手机要求就是不要带有任何附加功能,能通电话,能收发短信就够了。所以我去买手机时,商店的服务员小姐还说,这样的手机不多了。我说我要求,因为其他的又增加体积又增加重量,还多花钱,我说最好是黑白屏幕的,我这两年前买的用到现在,她说,先生,黑白屏幕的实在没有了。于是我就把彩屏的调成黑白的了,为什么?背景瞧着眼花缭乱,看着不方便,而且还干扰。所以我觉得手机就是手机,它最根本的应用就是一个通话,一个收发短信,其他的(功能),我觉得对多数人来讲并不是必需的。当然了,如果随身带个小玩意儿,作为小玩具玩一玩,比如弄个彩信啊、彩铃啊,或者偶尔的照个相片,也照不了太好嘛,也都无所谓,但是最近一年以来,因为手机制造商越来越面向广大的低端用户,所以我看到符合我要求的手机出来不少了,中国品牌的也好、外国品牌的也好,两三百块钱就一个,它也不是彩屏的了,黑白屏幕的,单色屏,我觉得蛮好嘛。就像笔一样,原来都是金笔,而且相对来讲比较贵,但是现在笔越来越普通,什么圆珠笔之类的,甚至都是一次性的,几毛钱一根用完就扔了,当然也有高级的,几千块一支的,万宝龙之类的名牌笔,那究竟是为了满足个别人的少数需求,我相信绝大多数人现在写字还是用这种最便宜、几毛钱一支的圆珠笔,所以我觉得手机也在迅速地向这个方向发展,由原来几万块钱一个的大哥大迅速向一两百块钱、两三百块钱的使用型电子产品过渡。

主持人:行,今天跟阚教授的访谈就到此结束,非常感谢阚教授光临我们的访谈室。谢谢各位。

阚凯力:好,谢谢各位网友,今后有机会再继续经常交流。

继续阅读
百度语音搜索挑战电信号码百事通
三大运营商Q3非语音业务增长高达三成
TD被指缺乏杀手锏 移动卡带号转TD网即将推出
新浪向黑客索赔57万元
家庭娱乐与个人辅助是明年主流趋势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