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网络资讯

虚拟江湖中的网游大佬们(1)

...

无疑,网络游戏已经是一个产业,而且是一个“很有赚头”的行业。

易观国际向《中国经济周刊》提供的数据显示:2007年第二季度,中国国内网络游戏市场总收入达到26.7亿元人民币,比上一季度增长4.3%,比上一年翻一番。其中盛大互动娱乐有限公司(下称“盛大”)、网易公司(下称“网易”)、上海征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征途”)分别以21%、19.16%、14.96%的市场占有率占据前三,第九城市计算机技术咨询(上海)有限公司(下称“九城”)以10.61%继续名列第四。

同时,网络游戏也是一片风云变幻的虚拟江湖。从盛大的只手遮天,到盛大网易的两强争霸,再到盛大、网易和九城的三足鼎立……在这数十亿的营收数字背后,是网游大佬们不见硝烟的厮杀。

2006年,盛大因转型一度失去老大地位,转而被网易取代,九城也凭借《魔兽世界》的巨大成功成为耀眼的新星。而从2007年第一季度开始,不仅盛大携巨盈财报上演“盛大归来”,小字辈的征途杀出重围,取代九城进入第一军团,金山软件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山”)、北京完美时空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等公司也业绩突出,不可小觑。

网游江湖的故事不断上演、不断精彩。但故事并不会只有排名那么简单,人才是故事的重点。

网游江湖里的大佬们性格迥异,想找出任何两人归为一派都有些牵强。不过似乎有一点却惊人的一致,那就是他们几乎每个人都是褒贬不一的争议人物,一边享受着网络游戏带来的令人晕眩的财富,一边也饱受非议和讨伐。

这一点也正如他们所处的产业一样,有人爱它到疯狂,有人恨它到入骨。于是,寻求方向、找到位置并得到认可便成为了网游和网游大佬们的“正途”。

在互联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在虚拟的世界里,懦夫可以演绎大侠、鼠辈可以成为英雄、穷人可以变成富豪、老人可以重回青春,但有一点是永远不会改变的,那就是人性。

“大哥”陈天桥

陈天桥无疑是在中国开吃网游螃蟹的第一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陈天桥和盛大几乎可以代表中国网络游戏。

无论陈天桥和他的盛大身处何处,他都是网游江湖的老大,因为其他人在陈天桥面前,都是玩着陈天桥的游戏长大的小字辈。

“没有人比我们更了解中国的网络游戏,现在做网游的人几乎都是玩着《传奇》走上这条路的。”一位盛大核心管理层人士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说,“经常有人来拜访陈总,向他取经,还有一些人顺便挖走了我们的研发团队。这个圈子里的太多人都是有盛大背景的。”

在陈天桥身上,人们也首次看到了网络游戏惊人的财富聚集效应。陈天桥1993年从复旦大学毕业,1999年和妻子、家人一起创业,2004年盛大登陆美国纳斯达克股票市场,仅仅用了五年时间,陈天桥就实现了从光头小子到中国新首富的飞跃。31岁时,陈天桥成为中国最年轻的首富。

和陈天桥一样几乎眨眼间实现从1到100发展的还有盛大公司。2001年,盛大代理韩国唯美德公司的网络游戏《传奇》并从此发家,仅用三年时间就占据了国内65%的市场份额,成为无可争议的业界老大。

做了大哥的陈天桥,也有十足的大哥气势,他的大战略、大布局和大梦想经常被媒体和业界指为“赌徒”、“狂人”。突然收购新浪、推出盛大盒子、宣布网游免费……陈天桥每一步都出人意料,而且招法也大开大合。

陈天桥一直试图将盛大、将网络游戏带入主流经济,并得到整个社会的认可,尽管这并不容易。

游戏者朱骏

在位于上海浦东新区碧波路的盛大公司对面,是另外一家中国互联网重量级公司——九城。“九城要巷战盛大。”对于外界这样的解读,九城董事长兼CEO朱骏从未否认自己对公司的选址与盛大有关,“我希望员工每天上班的时候能看到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朱骏说。

无论是朱骏,还是后来的史玉柱、雷军,都是玩着陈天桥的《传奇》上了网游这条船的。但朱骏却并没有如陈天桥那般肩负太多的使命和梦想,他的举动似乎有些天马行空,有时甚至难以理解到只能用“因为他喜欢,所以他就做了”来解释。

如今,朱骏在网游界的盛名远不及在足球界。体育记者对朱骏的关注和分析远远热烈于IT记者。

朱骏的介入,几乎搅得中国足球界天下大乱。

2003年底,朱骏买下了乙级队上海天娜,更名为上海九城,并个人出资组建上海九城足球俱乐部,开始介入职业足球。2005年,朱骏又收购了中邦足球俱乐部,建立上海联城足球俱乐部。2007年2月7日,朱骏以增资扩股的名义进入上海申花。

曾有人劝诫朱骏不要趟中国足球这滩浑水,因为很难赚钱,朱骏却“语不惊人死不休”:“不就是钱吗?一个亿够不够?我就拿一个亿来玩玩中超好了。”朱骏轻描淡写地说,“这和普通人爱掏钱看电影没什么区别。”

他带着美金现钞看球,赢了球就一人一沓;他的联城总是踢不过申花,于是他“一怒”花1.5亿买下了申花,搞得中国足球手足无措;在申花对英超利物浦的比赛中,朱骏更是亲自披挂上阵,过了把和欧洲冠军队踢球的瘾……

朱骏否认球队和公司的关系,说那只是他的“个人行为”。

“别人搞足球是为了攫取足球以外的利益,能看出朱骏是真正热爱足球。”一位球迷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有接近朱骏的人说,朱骏并不像外界看来是个恣意妄为的人,他那些看似随意的举动,其实都是精心设计的。

但无论事实究竟如何,有一点是肯定的,网游、足球,朱骏玩得不亦乐乎。

“入侵者”史玉柱

2006年,网游江湖的大赢家是一款被“骂”火的游戏——《征途》。11月,《征途》月盈利达850万美元,在国内仅次于网易。随后,它又成为继《梦幻西游》、《魔兽世界》之后,全球第三款同时在线人数超过100万的中文网络游戏。

尽管大众指责它是“赤裸裸的烧钱黑洞”,“最贵的免费网游”……但在一批人唾骂着离开的同时,又有另一批人狂热的跟进。是谁在狂热背后运筹帷幄?

答案是:史玉柱。

2004年,《征途》“入侵”网游,史玉柱没有理会陈天桥等人的“正统”路线,坚持用自己最擅长的营销策略打开市场。10年前的破产让他变得谨慎,学会敬畏,但他饱受诟病的“史式商道”却未改分毫。像做“脑白金”一样做网游,这是很多人对史玉柱、对《征途》的评价。

2006年央视播出了一段7秒的动画广告:一个长发红衣少女对着笔记本电脑大笑,一声毛骨悚然的怪叫后,手掌图标拉出“征途网络”四个字。这段广告在新闻联播与天气预报之间的黄金时段里循环播出三次,长达一个月。

史玉柱认为,广告的投放如果不能达到“沸点”就是“煮不开的温水”。显然,只要能“煮沸”,即使“收礼只收脑白金”被评为05年十大恶俗广告之一也无伤大雅,因为他说“广告效果与艺术无关。”

继续阅读
广告内置将成为网络游戏厂商新赢利点
百服玩家齐贺《天龙八部》5.9公测!
各国打造网络沉迷“隔离墙”
玩家状告网游公司一审胜诉
财华社收购中国大型网络游戏业务
为上网打游戏 未成年人偷割电线入狱
多国警方调查网络游戏中虚拟性侵犯
中科英华:网游与传统业务齐头并进
盛大将在内地和港澳独家运营网游《死或生online》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