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业界动态

观察:中兴菲律宾合同受阻背后

...

中兴通讯9月17日发布公告称,近期与菲律宾交通与通信部签署的总金额约为3.29亿美元的菲律宾政府宽带网络设备及工程服务合同因故尚未生效。 公司9月11日收到了菲律宾高等法院的临时限制令,菲律宾高等法院禁止在其做出进一步决定前相关各方实施该合同。 中兴通讯表示,目前正积极采取措施向菲律宾高等法院进行答辩并申请撤销该临时限制令。

事件来龙去脉

今年 4 月,菲律宾政府启动对国家宽带网络项目的招标,该工程旨在满足菲律宾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以至基层政府的电子通讯需求。4月21日,中兴通讯获得承建菲律宾国家宽带网络的合约,承建包括管理服务、培训和技术转让。工程工期长达20年,由中国进出口银行向菲律宾政府提供年利率仅3%的贷款,20年还清,首5年为免息优惠期。

然而此项交易却在菲律宾当地一直遭到反对。批评者指交易没有经过投标便直接签约,而与其它有意投标者的价格相比也太高。原中兴通讯竞标价为 1.3 亿美元,最后未经招标以 3.29 亿美元与菲律宾政府签订合同,并涉及中国进出口银行向该项目提供 18 亿美元的贷款。

菲律宾众议院议员卡罗斯·帕迪拉在一次讲话中指责选委会主席BenjaminAbalos曾花数天访问中兴,并最终帮助中兴取得有关合约,有违规之嫌,但Abalos本人只承认与中兴高层认识,但否认曾于中兴获取国家合约中充当中间人。

菲律宾反对党参议员 Panfilo Lacson9 月 4 日表示,该项工程涉及腐败案的金额可能达到 1.98 亿美元左右。Lacson将上述三人分别描述为“选举委员会官员”、“大个子”和“小个子”。 Lacson拒绝透露收取回扣的政府官员姓名,他只是表示上述三人全部是政府官员。

Lacson称,“选举委员会官员”可能收取了5500万美元的回扣,而“大个子”和“小个子”则收取了7500万美元的回扣。Lacson称,实质上上述三人并非瓜分了到手的回扣。根据他掌握的消息,至少有一个组织为此获得了500万美元。此外,中兴通讯还被要求向在今年5月举行的大选中投入了6800万美元的政治献金。

由于该交易被描述为涉嫌黑箱作业,由此引发了菲律宾总统反贪污委员会的调查。9月11日,菲律宾最高法院发布临时禁止令,要求中止菲律宾交通与通信部今年4月与中兴通讯签订的这项宽带合同。 庭的发言人没有对媒体发布具体细节,只是说这项暂时的禁令是当地一家失去合同的公司请求的。9月17日,中兴通讯正式公告此事。

涉及政敌与对手

不过种种迹象表明,菲律宾政府不会对此事进行深入的调查。

一是,这项合同是阿罗约总统亲自经手的。

菲律宾曾是亚洲经济最发达国家之一,但20世纪末其经济开始走下坡路,并在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时陷入谷底。如今,蔓延的失业、贫困和破败的公共设施深深困扰着这个东南亚国家。然而,2007年可以说是菲律宾经济发展的旺年,股市持续上涨,居高不下。4月21日,菲律宾股市大涨。当天,正在中国访问的阿罗约总统一日之内就贸易、科技和公共事业等方面签订了五项协议,其中包括一份同中兴通讯的国有宽带网络供应合同,价值160亿比索(折合3.3亿美元)。

据菲律宾《商报》9月10日报道称,菲阿罗约总统已决定在执行与中国中兴通讯公司合约前,等候内阁官员的建议及多些时间作考虑。菲阿罗约总统在澳洲悉尼举行的亚太经合峰会的场外,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会晤时谈及了全国宽带网络项目。但菲总统未向胡主席作出保证。 新闻部长文尼说,阿罗约总统已建议工商部长法维拉和中国商务部长薄熙来合作,以处理该问题。 除法维拉外,其它负责此项计划的还有交通部长敏洛沙,前社会经济部长尼利和财政部长戴维斯。

二是,反对党借机企图阻挠菲律宾引进外资的积极举措。

尽管菲律宾国会议员卡罗斯·帕迪拉对当地法院指称,中兴宽带合同有关交易不符国策,投标过程欠缺透明度,帐目也不清楚。但菲律宾参议长曼努埃尔·维拉曾表示,有关菲律宾参议院应当阻止调查事件大范围的展开,因为这可能会导致弹劾总统呼声的高涨。

虽然菲律宾总统反贪污委员会的要进行例行调查,但这个委员会的主要职责是就行政诉讼或涉及总统任命官员的案件展开调查,而选举委员会主席属于总统任命官员的范畴。菲律宾总统反贪污委员会官员特里斯塔·巴塔扎上月底表示,在中兴通讯获得国家宽带网3.3亿美元合同的过程中,选举委员会主席本杰明·阿巴罗斯并不负有责任,除非有直接证据证明他参与了这一交易。

事实表明,在这个拥有8600万人口的国家,政治往往是艰难、危险,甚至是致命的。就在5月份的全国选举期间,包括正式决选当日,共有126人被杀,另有1000多人在相关暴力事件中受伤。死者中有的就是被政治对手加害的竞选者。根据省级长官们的说法,抗议中菲农业综合企业交易的那些团体正企图阻挠阿罗约总统引进外资的积极举措。

三是,不甘本国企业失标美国施加压力推波助澜。

此前,菲律宾AHI公司和美国的Arescom公司都参与了国家宽带网络项目竞标。两者的竞价分别为2.4亿美元和1.3亿美元。AHI公司官员称,如果法院或众议院要对此事展开调查,该公司将愿意透露公司参与该项目竞标的细节。AHI公司发言人称,公司在2007年8月3日已要求菲律宾运输与通信部向其提供菲律宾政府与中兴通讯签署合同的副本,但截至目前,该公司仍未获得任何的答复。

菲律宾大使兼工商业联合会主席唐纳德·迪伊认为,“随着其经济的增长,中国很有可能在5年内取代美国成为菲律宾最大的外国投资者。”而这些恰恰是美国最担心的,为此,美国驻菲律宾大使克里斯汀·肯尼则要求菲政府避免操之过急,对“国有宽带网络的竞争性报价”还要慎重考虑。他隐晦地表示,许多美国企业都强调竞争的开放度和透明度。

四是,菲律宾一些政府官员尚不能接受外资注入。

菲律宾工商业联合会主席唐纳德·迪伊表示,他欢迎来自中国的投资但同时也存有担心,因为根据目前与中兴通讯的交易来看,我们除了一纸协议并没有其他实质内容。这项交易将是一笔贷款,我们是否有能力偿还这笔钱?还有,我们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个项目?在迪伊看来,该协议包含了政府间贷款,也叫软贷款(借款国可用本国软货币偿还的贷款)。他怀疑这是否真的对自己的国家有利,并且建议对协议进行更具体细致的核审。

号称掌握此次内幕的菲律宾反对党参议员Lacson指出,菲律宾国家宽带网络合同最初授予中兴通讯的价格只有1.3亿美元。同其它竞标的公司相比,中兴通讯的出价是最低的。但是,由于受到菲律宾腐败官员的胁迫,中兴通讯被迫将合同价格提升至3.29亿美元。Lacson说,对一个政局并不稳定的国家而言,超过原合同价格100%都对纳税人而言过于昂贵,而选举委员会同中兴通讯签署的合同竟然是原合同价格的300%。

对中兴影响不大

目前这一项目虽然已被颁布了临时禁止令、暂时停止这项合同的执行,直到法院发出进一步通知,但市场认为,此事件在短期将内 对公司造成负面影响,但不会改变公司长期向好的趋势。

作为一家地地道道的中国民族通信企业,创立于1985年的中兴通讯,从一家年销售额不过亿元的小企业到如今年销售超过230亿元,中兴通讯的飞跃式成长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坚定不移的国际化战略。截至2006年,中兴的海外销售收入已经占到了其总收入的44%以上,“走出去”战略已经收到了实质性的成果。中兴通讯遭遇此事件,对公司的短期经营有一定影响。从跟深层次来看,这也是中国企业国际化道路必然要交的学费。

从合同金额、实施时间跨度及公司正在积极努力寻求良好解决方案来看,此事件将不会改变中兴通讯长期向好的趋势。由于中兴通讯无线通信设备、手机等产品在海外业绩增长的旺盛势头没有改变,再加上是国内3G投资受益最多最广的通信设备行业上市公司,TD启动将成为公司实现“从优秀到卓越”的重大契机。

中兴通讯核心竞争力突出,完备的产业链条、低成本的制造优势、深厚的技术储备构成了公司坚实的核心竞争力,而以候为贵为核心的领导层对“保持跟随”和“抓住机会”战略的深刻认识,正成就公司实现“从优秀到卓越”的历史性飞跃,未来三年有望把握良好的国内外市场环境与机遇,继续规模扩张,努力逐步跻身国际通信设备商的“第一梯队”。

不过,如果此次贿赂事件成真,光是民事赔偿就可让中兴通讯全年的海外利润泡汤,且对中兴通讯的企业形象造成严重影响。

继续阅读
华为中兴与阿富汗电信签署1000万美元合同
中兴通讯计划发行不超过40亿元可分离债券
中兴的第二次机会:更激进的面孔能否出现?
中兴通讯在菲律宾被曝行贿 金额高达2亿美元
菲律宾高等法院向中兴颁布临时禁令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