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软件资讯

Widget星球的网络新思维(1)

...

I. 链接

1995年8月,网景作为首家网络概念公司登陆纳斯达克时,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张地图能将这样的三个人连接到一起:距离华尔街不远的一所学校里,11岁的马克·扎克伯格即将升入六年级,他使用着一台486电脑,并买了一本《C++傻瓜书》开始自学。在网景创始人马克·安德森的母校伊利诺大学香槟分校,20岁的麦克斯·拉夫琴筹措着个人创业计划,这个精力过剩的乌克兰移民,决定用自己的信用卡开始冒险。而在网络革命的中心地带硅谷,40岁的史蒂夫·乔布斯不得不面对现实:他试图用来“狠狠打击”苹果电脑的NExT公司在裁掉半数员工,砍掉其硬件部门后,终于勉强盈利了。

之后的12年中,这三个年龄、背景和身份均相去甚远的人陆续引爆了一些改变人们生活的科技变革。回到苹果电脑的乔布斯用iPod和iTunes开创了一个新的消费电子行业;拉夫琴在自己的第五次创业时迎来了好运气,他的Paypal成为了电子支付的全球标准;而开办了校园网络社区Facebook的扎克伯格则开始被人们喻为“下一个乔布斯”。

似乎有什么东西相互吸引着他们的命运。仅从物理角度,拉夫琴和扎克伯格先后来到了乔布斯的故乡。如果对于扎克伯格来说,从美国的东岸迁居西岸只是个距离问题,拉夫琴辗转至此就不那么简单了:他的家庭离开前苏联的根本动力是和克格勃的对抗及对切尔诺贝利核泄漏的恐惧。

而他们更切实的交汇点发生于比特层面。2005年以来,这三个人先后从不同角度介入到一种名为Widget的微不足道的技术中,并很可能依靠这种小则几百K、大则几兆的微型软件改变人们使用手机、社交、获取信息及广告传播的方式。

II.硅谷小子

“现在是旧金山时间凌晨4点15分,我还在回答你的问题!办公室里,还有一些工程师。如果我的身体能够承受,我愿意每周七天,每天24小时工作。”

2007年的春节里,我收到了麦克斯·拉夫琴(Max Levchin)的电子邮件。这是为了补足在北京进行采访时的遗漏。我们是在之前的一个清晨见到他的,当时冬日未尽,他像在硅谷一样穿着单薄的运动式套头衫,北京的风几乎把这个形似热门电视剧《越狱》男主角的硅谷明星冻僵了。

但这是一个以“燃烧”著称的人。据说他曾经连续48小时写代码,而日常工作中,他每天6点到办公室,在8杯意大利浓缩咖啡的驱动下,工作12至18小时。在北京见到他也是一次曲折的经历:因为他把自己的日程安排的太紧,想找到一块完整的采访时间就极为困难,我们在十余封信件中不停调整见面时间。这有些让人难以理解:2002年,27岁的他把自己创办的公司卖给eBay时,一次交易就为他获得了至少3600万美元的身价。

告别Paypal之后,拉夫琴于2005年创办了新的网络公司Slide。即使在这家网站运转近3年后的今天,多数人仍不相信他能创办一家比Paypal更成功的公司,后者在2006年有1.3亿注册用户,收入达14亿美元,堪称互联网历史上最成功的公司之一。相比而言,Slide到目前仍没有一个足够令人服膺的盈利模式。

而在面对面交流时,当我问及Slide是否经历着一场“产业变革”(paradigm shift),他大费周章的阐释了低成本的自我表达对于普通网民的价值,但这似乎并不令人兴奋。

“听着,你只能拥有一个梦想,然后不停的调整朝向梦想的路径。远见只能是个指引,但不该是个目标”,最终拉夫琴把自己的经验之谈结论为“不要与任何单一理念结婚”。与不少硅谷人士不同,他反对所谓的“远见”一说,并举例说:乔布斯不可能在20年前看到iPod,Google的两名创始人也不可能在最初就预见到好的搜索引擎将缔造一家巨大的广告公司。

如果熟悉拉夫琴的创业历史,应不难理解他的意图。拉夫琴是典型的硅谷创业者,在大学期间他就持续创业,四次失败之后,他创办Paypal时甚至需要靠借来的2000美元凑足资金购买公司原始股。无论Paypal还是Slide,都是在不停的策略调整中成长的:Paypal最初名为Fieldlink,功能集中于给Palm Pilot手机提供加密软件,随后它改名为Cofinity,将方向调整为以加密技术在两部Palm Pilot中传递资金,但直到发现eBay这一对于资金传输需求巨大的用户群,它才更名为Paypal,成为电子支付公司。

“我们创业时认为每年能售出200万部Palm Pilot,我不知道现在一共售出了多少,也许最多2000万部。但现在Paypal有1.3亿用户,如果我们一直停留在那个市场,那比我们今天所在的实在小太多了”,拉夫琴说。

而在Slide,他拥有更大的雄心。Slide的投资者之一,寇斯拉投资公司的大卫·威登(David Weidon)说:如果Slide的回报少于15亿,即Paypal出售给eBay的价格,拉夫琴“会认为这是一次可怜的失败”。

因此,他曾在3个月内对Slide进行了3次调整:他最初将其定位为Flickr一样的图片分享网站,随后他又将它调整为Friendster一样的社区网站,然后他开始说,他试图用Slide改变人们的网络浏览习惯,之后这又变成了一个客户端软件。直到2007年,他找到了与乔布斯、扎克伯格们的交汇点:Widget。

III. Widget的进化

在互联网业仿佛存在着一种宿命论般的奇特轮回:每隔几年,一种小而易被忽视的产品就会这个行业引发一场革命。最早的“微物之神”是浏览器,这种由几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开发,将网络以直观形态呈现出来的软件,让原本应用于专业领域的互联网被广泛普及;几年后,那个不能更简洁的搜索框,改变了全世界网络用户获取信息的方式。而这种“以小搏大”的成就也符合关于硅谷的隐喻。世界上或许没有第二个地方像硅谷一样,承载着人类对于青春期的信仰——人们天然相信年轻的、无所畏惧的力量能够取得成就。

Widget是又一件迷你产品。在牛津词典中,“Widget”一词的释义是“一个小器具或机械设备,特指那些名字未知或未被特别提及过的物件。”而在两年里,这个词汇被不停的重新界定。

雅虎公司的Widget开发团队曾经在blog上将数字世界中的Widget分为两个大类:一类是桌面Widget,另一类是网页Widget。

桌面Widget的创始者是一家名叫“Konfabulator”的公司。2003年2月,在苹果的Mac OS X操作系统上,他们创造了一个可以添加Java Script小程序的平台。在这个便捷的开发环境下,程序师可以制作一些功能简洁、界面有趣的小应用。比如,那些喜欢使用黄色即时贴的程序师,可以迅速制作一种显示在电脑桌面上,外观与即时贴一样的Widget用于备忘。以此类推,实时天气预报、球赛比分查询、路况信息等实用而简单的消息,都可以用一种比平淡无趣的网页更直观的效果呈现出来。

因其有趣,苹果的操作系统专门设立了名为“Dashboard”的Widget平台,而微软也在Windows Vista操作系统中加入了名为“Sidebar”的Widget系统。2005年7月,雅虎收购了Konfabulator及其平台上的6000余个Widget。

不过,现实的问题是,多数人并不会只为享用精致有趣的产品界面而在电脑桌面上安放大量Widget,因此它迟迟未能成为主流。这个局面的改变始于2007年初苹果发布iPhone:在操作界面相对局促的手机上,Widget占用空间小、功能清晰的优点就相当重要。与此前后,世界最大手机公司诺基亚也在采用这一技术。后者甚至投资成立了一家专门为手机设计Widget的网站Widsets。可以预期,这将极大改变普通用户因输入不便而不愿通过手机使用网络服务的现状。

IV. 网络上的操作系统

Google曾经与雅虎一样在桌面Widget上投入了巨大的资源,但现在,Google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网页Widget上。在2007年7月,Google宣布启动“Google Gadget Ventures”计划,任何为Google设计第三方Widget的程序员,都可以根据产品每周的浏览量申请投资,投资规模从5000至100000美元不等。

这家网络巨头的方向调整,折射出一个有趣的现实:在个人电脑上功能不彰的Widget,在互联网上却展现了巨大的潜力。

事实上,在多数人并未知觉下,他们已经看到、使用了很多的Widget。最典型应用或许是YouTube:你不仅可以在YouTube.com上播放视频,也可以通过一段代码将任意一段视频嵌入到个人博客和页面中。这“一段代码”恰到好处的开启了病毒式传播,随着大量年轻人在MySpace的个人页面中置入YouTube上的视频,后者随着前者的高速增长迅速崛起。到2006年5月,YouTube被嵌入到MySpace内的视频占自身总流量的20%。

据comScore于今年六月的报导,仅5月一个月内就有2.2亿人使用了Widget。其中Slide的是全世界最大的Widget制作者,独立用户达到1.17亿。

流量仅次于Slide的另一家Widget制造商RockYou的创始人忱佳对《环球企业家》回忆,2005年底他联合创办这家公司时,目标是依托于MySpace开发一些产品,在当时,只有YouTube一家很聪明的借力于MySpace,“其他人都在设计网页”。这给了他们极大的发展空间:据comScore统计,RockYou在5月里被8200万用户使用过,而这家公司现在只有14个人。这就意味着,运营这样的业务成本很低,如果公司的收入崛起,其利润率将很高。

网络版Widget真正蔚为大观,缘于2007年5月Facebook的一次战略升级。

5月24日,在Facebook组织的名为F8的活动上,这家原本比MySpace更少采用Widget的社区网站推出了自己的人际图景平台(Social Graph Platform),在这个平台上,第三方公司可以在Facebook上推出针对其用户服务的产品。在当天,即有微软、亚马逊、《纽约时报》甚至红牛等60余家公司制作了相关产品。

这并不只是一次Facebook对MySpace的挑战之举。真正富有意味的是,Facebook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异常坦率的告诉外界:“我们想把Facebook做成一种操作系统,然后你能在上面充分实现各种应用。”

一个网络社区,如何等同于Windows这样的操作系统?

早在F8活动之前,拉夫琴就曾对这一方向给出了暗示。在一次访谈中,他对外表示:“微软将来的劲敌是MySpace,而不是Google。微软通过复杂的文件系统锁定了个人信息,但个人信息正从桌面转向互联网,一旦MySpace控制了照片、视频、博客和书签等个人信息,就会对微软构成威胁。相比之下,Google则没有这些数据。”

这句话道出了操作系统的根本:只有能够充分管理个人信息,它才能成为一种必要的存在。但在网络社区时代,每个人的信息不仅局限于其个人,还涉及其他相关者,这就可能构成一种新的、更为立体的信息管理系统。

比如英国大学生托马斯·弗莱彻 (Thomas Fletcher) 在Facebook上开发了一个名为“朋友圈”(Friend Wheel) 的小程序。这个程序可以通过 Facebook 的开放数据接口调用每个用户和好友们的“好友名单”,生成一个以个人为接点、以好友关系为连线的圆形网状图。在这张色彩斑斓的图片上,你可以发现哪些好友彼此认识,哪些好友与你在人际关系网中毫无重叠。这种感觉与派对和饭局上时常出现的“原来你们俩也认识啊”之类的发现颇有几分相似——此前,无论Windows多么强大,也是无法实现这种功能的。

继续阅读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