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网络评论

你怕Google吗?谁在害怕Google?

...

原译题:谁在害怕Google?

作者: The Economist  译者: yasker  原文链接

作为全世界最流行的搜索引擎,Google在如此多的方面以如此快速度的增长,是很少有公司曾经达到的。以任何标准来衡量,这都是事实:它的市场价值和利润的增长;点击它来搜索新闻、最近的批萨店或者邻居花园的卫星照片的次数;它的广告客户数;或者是它的律师和说客数目。

这种快速增长已经足够去唤醒一些关心——偏执的或是正常的。讨厌或是害怕Google的客户名单每周都在增长。电视网、图书出版商和报业人士觉得Google依靠的是不付费使用他们的内容成长起来的。电信巨头们,例如美国的AT&T和Verizon,则开始动怒,因为在他们看起来,Google的繁荣是依靠免费使用他们提供的网络带宽;而它现在却要在即将到来的广播频率拍卖中与他们对抗。很多小企业讨厌Google,则是因为他们依赖于研究搜索公式去赢得高的排名;而在Google调整了这些算法之后,他们的排名落入了地狱。

然后现在政治家们也来了。自由主义者不喜欢Google和中国政府的审查达成的妥协,保守主义者则抱怨它的那些未经审查的视频。但是最新的强烈恐惧来自于它处理用户隐私的方式。Google的商业模式假设人们会充分信任它,还会将他们生活更多的信息,保存在公司里“云”一样的远端计算机上。这些信息的范围从包括了用户搜索记录(实际上,就是他兴趣的记录)和他对广告的回应开始,常常还会扩展到用户的email、日历、联系人、文档、电子表格、照片和视频。甚至很快他们就可以包括用户的医疗记录以及准确的物理位置(从他的手机中获得)。

更像JP Morgan 而不是 Bill Gates

Google经常会被和微软相提并论(顺带说一句,这是另一个敌人);但是从发展过程来看,它实际上更接近于银行业。正像金融机构成长为大众财产的保管库,并也成为他们个人金融状况信息的保护者,Google现在开始转变为一个更大范围的,也更私密个人信息的保管员。是的,这也适用于诸如Yahoo!和微软这样的竞争对手。但是以全速积累信息财富的Google,将成为考验社会容忍能力的那一个。

这并不能对Google经常被认为很骄傲的情况有所帮助。就算抱怨都经常来自于那些吃不到葡萄就说酸的竞争对手,但是Google对自己的神圣过分自信的断言也让很多人感到厌恶,就像它得到毫无疑问的信任是理所当然的一样。毕竟这家公司选择了“不做恶”作为企业信条,即是明确宣告它的目标“不为赚钱”,且正如其老板Eric Schmidt所言,是为了“改变世界”。它的所有权结构建立起来就是为了保护这种幻象。

讽刺的是,还有些并不仅仅是那些像乌云般围绕在Google周围的抱怨。这些问题最好被分为两种积云:一类是对于如何监管Google而产生的“公开”争执;另一类则是“私下”的那些给Google的管理者们,对于如何度过即将到来的暴风雨所做的对策。在这两条上,Google——和他的宣传相反——作为一个和它所谓任何其他攫取财富的“邪恶”公司差不多,它得到的评价要好得多。

攫取财富

这是因为,从公共的角度来看,所有公司对社会的主要贡献都是来自获取利润,而不是相反。在这方面,Google是一个好的例子。它的“善良”堵住了比亚当·斯密看不见的手更少的关于公司利他主义的废话。它提供了被人认为非常有用的一种服务——那就是帮助人们寻找信息(免费的),并且帮助广告客户以一种定位很准的方式将他们的商品推荐给那些人。

这样做,Google的举证义务就会变成了需要原告来来证明它做了什么错事。在反托拉斯这边,Google对它广告客户的收费是由竞价决定的,所以它这个寡头的影响力是有限的;况且它还没有像微软那样利用它在一个市场的统治地位去强行介入另一个市场。同样的无罪推定也适用于版权和隐私权。例如,Google的书籍搜索产品,可以认为是以拯救书籍和鼓励读者购买有版权的作品,来帮助出版商和作者而不是伤害了他们。并且,尽管老大哥谈论着知道明天人们即将作出的决定,在隐私问题上,Google还没有背叛这份用户信任。如果有,那也比它的竞争者做得好,它至少是经得住中国和美国政府的窥探的。

那即是说,利益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尤其是在隐私方面。Google实际上控制了一个拨盘,当它卖给你更多的服务,可以有两种选择。一个是Google可以自愿的快速清除它所收集的任何用户数据。那可以保证隐私,但是它会限制Google通过销售给广告客户你正在查看的内容所取得的利润,并且使这些服务用处变小。如果拨盘指向另一段,Google保存这些信息,服务会变得更加有用,但是有些隐私方面的糟糕入侵可能会发生。

答案是,就像之前银行所做的,必须在某个地方有个折中点;而且转盘的正确指向很可能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这会成为Google的主要公众利益。但是,就像银行家们(以及Bill Gates)可以证明的,公众审查也可能为Google的经理们创造一场私下的挑战:他们如何介绍他们的案例?

一个显而易见的策略是为了缓和关于对Google的信任看法,使之更加透明并且开放更多流程和计划以供监督。但是这同样需要更深程度的改变。假设一下,仅仅因为你的创立者是个年轻有为的家伙,你就赠送了更多的服务,社会并没有权力来质问你的动机并没有那么明智。Google是一个资本主义的工具——也是一个有用的东西。无论如何,更好的方法肯定是,在暴风雨正在形成的时候就直面它,而不是仅仅以一句平庸的可能致使毁灭的口号来应付。

继续阅读
谷歌击败美国百叶窗公司 胜诉商标侵权案
谷歌巴西公司将向司法部门提供用户资料
新卫星将显著提高Google Earth图象清晰度
Google的疯狂面试题
Google卫星升空可呈现地面0.5米物体
美参议院下周听证Google购Doubleclick交易案
Google Earth年内或推出虚拟世界服务
Google将大规模公开API 公众隐私面临挑战
Google招惹了谁?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