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网络资讯

一人经营几十万个网站月赚几百万?

...

成长篇

在互联网界有一群被称为“玉米商”的人,专门囤积、交易网络域名,他们共同的特点是富有而神秘,难觅踪迹。27岁的“YOUNG”便是他们中的一员,很少有人知道他到底拥有多少域名,但当海外买家看上某一个被中国人持有的域名时,多数都会找他帮忙,国内的网络投资人想要找一个理想的.com,绕来绕去最终也常会遇上他。然而,见过“YOUNG”本人者却始终极少,了解他为抢注域名而不惜辍学经历的人更是寥寥无几。

贪玩少年郎

“YOUNG”的中文名叫许扬,1980年出生于广东潮汕。那是一块以崇商著称的沿海小平原,李嘉诚、林百欣、黄光裕、马化腾等大批海内外华商领袖皆出于此。

那些正在为自己孩子贪玩好动、成绩不佳而苦恼的家长,如果看到许扬的过去,可能都会在心中平添一份安慰和希望———从小学到大学,这个孩子几乎就没有认认真真地在学校专心学习过。“初中以前是踢球,高中玩电脑,大学基本没上过课。”这是许扬自己的总结。说完这话,这个看起来已显沉稳的“大哥哥”估计是怕误导了小朋友,赶紧解释:“我不是瞎玩,我是太痴迷编程技术了!”

读高一时,许扬第一次接触到电脑,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常常逃课跑回家里鼓捣他那台386。“那时候教我的师傅懂得也不多,教材很难找,主要靠自学,但我的感觉特好,进步很快。”许扬回忆说,学了两个月后,他甚至开始教师傅一些编程小窍门。高中三年,他基本与电脑为伴。

1999年,许扬进入华南理工大学电信学院,这里因为同时培养了TCL董事长李东升、康佳总裁陈伟荣、创维掌门黄宏生“三杰”而名噪一时,许扬很快也开始了自己如鱼得水的自由生活。

“进入大学时我的电脑水平已经很不错了。”许扬说,大一时,他便进入了学院的“网络团队”,成为其中的技术“头目”,并很快在全校计算机比赛中拿了第一名,“之后我几乎就变成了专职的开发人员,那时候网络刚刚兴起,学校的校园网甚至一些校外的网络工程都是我们做的。”

辍学抢域名

大一的第二学期,许扬参加了一项跨国企业的市场调研项目,研究移动互联在中国的发展。“时间不长,但影响很大,一下子感觉到技术的东西最终可以变成商业,而且大概知道了其中的市场分析方法。”也正是在这段时间,许扬开始关注起网络域名。

“有一次想要一个域名,记不得是为了干什么了,找了北京的代理商,准备寄钱过去注册,结果钱还没寄到,那个域名就已经被一个美国用户抢先买走了。当时觉得很恼火,开始想办法找更快的注册方式。”许扬说,当时,优良的域名实际上早被注册一空了,但大家没有意识到域名的价值,很多好域名常常因为没有续费而被删除,重新接受新用户注册,于是就出现了因同时看上某个域名而相互抢注的情况。

“用一般的手工方式根本抢不到,所以我就开始写程序,计算哪些域名会被删除,什么时候会接受注册,然后用程序准时提交申请,这样才能把域名拿到手。”这个时候,让许扬感觉刺激的不是拿到了域名,而是自己的抢注程序技术,“就是感觉好玩,特有成就感,因为你的程序是世界上最好的。”但很快,他的感觉发生了变化。“有些域名注册到手后,第二天、第三天竟然就有人找过来要买,开价就是一千多美金,而注册费才不到10美金。”这种意外,让刚刚被启蒙了商业意识的许扬开始意识到,这不仅仅是一个技术游戏,还能挣钱!

从此,许扬开始有意识地流连于国外的各大域名论坛,认识了一帮后来在全球域名领域声名显赫的大腕,“大家都是刚刚起步的‘玉米商’,经常一块分析,相互合作,渐渐结下了情谊,外人很难再进入这个圈子。”

幸运之神很快垂青这群最早的“玉米商”,2000年下半年,由于网络泡沫破灭,大批网站关门,成批的优质域名因为没有续费而被域名管理机构ICANN删除,接受重新注册,每天出现的好域名相当于之前近一年的数量,全球的“玉米商”开始疯狂抢注。

“大家每天不停更新技术,不断争夺注册端口,注册时间一过,还要相互比比谁注册得最多,然后开始准备第二天的争抢。”这是一项持续的较量,对许扬来说,这不仅仅是技术的挑战———由于资金有限,他每天只能在几万个可注册域名中挑选出几百个,这考验的是他对域名的辨别能力。而后,他还要适当地售出一些,以换钱来注册更多的域名,这又考验着他的销售能力。

抢注高潮先后持续了3个月,来自美国、韩国、中国的十几位技术高手瓜分了这批价值难以估计的优质域名,这批人后来在全球域名领域呼风唤雨,其中包括全球著名的“玉米大鳄”叶云等人。几乎白手起家的许扬也依靠滚动发展,在几个月之后给自己积累了上万个域名。

此后,成批量的注册机会不再出现,但零零碎碎的注册和交易却在延续,此时的许扬干脆搬出了学校,开始了专业的“玉米商”生涯。由于长期缺课,许扬在华工的学业最终以辍学告终。

国际“玉米商”

在广袤无边的网络世界里,域名的作用类似于网站的“门牌号码”,网民只有知道了这个地址,才能够找到相对应的网站。一个易记、响亮的域名,到底具有多大的价值?

公开的交易信息显示,2004年,域名business.com以750万美元售出;2005年,域名sex.com以1200万美元成交;一个多月前,域名porn.com以930万美元售出……域名交易每天都在进行着,更多高价值的域名依然攥在“玉米商”手里,其中就包括许扬手中的大批域名。

许扬身居广州,他从抢注的域名中挑出GZ.COM作为自己公司网站的网址,这种宣传效果就如同摆在金铺柜台上的大尊黄金财神、珠宝店里的克拉大钻项链一样惹眼、气派,曾有人出价数十万美金收购GZ.COM,被许扬断然拒绝。和多数资深“玉米商”一样,许扬对自己多年积累下的域名珍爱有加,轻易不肯出手,他把主要业务放在二级域名买卖中介服务上,也就是帮国内外买家寻找合意的域名,帮国内外域名所有人寻找买家。

“我们的交易平台上现在已经托管了几十万个域名,有.com的,也有.cn的。”今年以来,在推出网络流量直航业务的同时,许扬开通了一个二级域名交易平台,把国内外大小“玉米商”手头的域名集中在一块,集中交易,公平买卖,自己当中介。

“买域名也是很有讲究的,什么域名能值多少钱,什么域名具有升值空间,什么域名来路可靠,大家相隔万里如何交接,这些都是很专业的问题。”当了七八年“玉米商”,许扬遇到过各种各样的陷阱,“有人为了低价买域名,编故事说自己的亲人去世了,想要某个域名建纪念网站,结果买到手就变成了商业网站。”

“卖域名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成千上万的各种域名你拿在手里,但谁能找到你呢?大多数的优质域名实际上都处于休眠状态,白白浪费。”而许扬通过自己的域名交易平台,已经将几十万个域名激活成了网站。

网络界“异类”

“网络技术高手”、“域名投资商”、“80年代CEO”,再加上辍学创业的传奇故事———按照网络界的游戏规则,这样的人早就该被炒上天了。然而到今天为止,即便是在互联网行业内,认识许扬的人依然极少,在这个浮躁的圈子里,这个年轻人成了一个“异类”。

平时,许扬基本呆在广州,每天主要的工作是带着自己的技术团队,忙着永远忙不完的技术开发事务,间或进行几笔域名交易。每到周末,除了参加两场企业足球友谊赛之外,他没有更多的应酬,在各种各样的行业论坛、业界聚会上,都很难看到他的身影。偶尔,许扬也会出席一些和自己公司业务关系密切的活动,但每次,他也只是在台下静静地听着网络精英们的激情演讲。或许演讲者也并不知道,自己重金买到的域名,正是来自台下的这个年轻人。

创业篇

视频网站、交友网站、行业网站,正当数以万计的网络掘金者们在这些热门业务中争得头破血流,却始终收获寥寥的时候,一个叫许扬的年轻人“孤零零”地找到了一条网络新财源。

年初以来,早已在域名投资方面颇有战绩的许扬,带着他的技术团队开始了一种叫做“流量直航”的网络新业务,半年多之后,这项至今仍不为人知的另类生意,每个月已经给他带来了二三十万美金的收入。

■新鲜

一人经营几十万个网站

网络行业的人,见面第一句总是“我是某某网站的”,许扬却没法这样自我介绍,因为他经营的不是一家几家网站,而是数十万个小网站,在全球范围内,已经有为数不多若干这样的人(公司),有人称他们是“拥有互联网的人”。

和别人家花花绿绿的网页不同,许扬开发的网站基本只是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页面,上面只有零零落落的一些链接,其中大部分还都是英文页面,很容易让人想起八九年前早期的互联网。

“像这样的网站,即使是手工操作,十分钟我们就可以推出一个,然后就不用管了,就等收钱,呵呵,”如此惊人之语,让人觉得眼前这位不是个“骗子”,就是个“疯子”。然而,更令人惊讶的是,他说的是真事。

“你看这个网站,”许扬十指在键盘上飞舞了一下,一个简洁的网站跳了出来,网址是www.Esaver.com,“Esaver是国外一个著名的廉价机票代号,我们不用推广,每天就会有很多人自动登录这个网站。”

许扬没有详细解释下去,只是对着记者笑。实际上,了解行业的人已经知道这后面的逻辑:这些急于寻找廉价机票的“不速之客”,会在这个网站上找到“CheapAirlineTickets”(廉价机票)的链接,访客进而被引导到机票销售商的网站上,这种“网络介绍费”,按照美国市场的价格,每产生一次点击便可以带来几美元的收入,即便分成之后,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在此之前,许扬的角色是一个域名投资商,手里拥有二十多万个.com和.cn域名,在很短的时间内,他将这些原本作为“存货”的域名逐步激活生成为一个个可以接受访问的网站。这还仅是个开始,一项称为“域名停靠”的新业务被同时启动:任何域名的所有人,只要在许扬的停靠平台上办理注册手续,便可以将域名生成为一个网站,加入到整个庞大的网站群中,分享收入分成。

据悉,几个月之间,已经有几十万的域名在这里汇聚成为几十万个网站,这个依然在快速壮大的网站群,每天产生的巨大访问量被导向各个商业网站,换回收入,这种业务模式在国外被称为网络流量直航。

■门道

看起来简单做起来太难

几乎可以忽略的建设成本,无需员工维护,无需市场推广,就等着广告收入,许扬的生意看起来再简单、完美不过了!据悉,到今天,偏居广州的许扬所建立的团队也只有二十几号人马,其中只有一半的人手在负责流量直航,每个月却能产生二三十万美金的收入,对于网络同行来说,这完全是一个不可想象的神话。然而,这种看似简单的网络生意,实际上有着一个极高的门槛,几乎没有几个人能够介入。

“网络流量直航,实际上是对域名价值的开发释放,整个产业建立在域名的基础上,而域名投资不是谁都能进入得了的,所以这个业务的门槛会很高,”在这方面,许扬有充分的自信,“我就是把整个业务模式都公开,别人也很难复制,太难了!”

这里面的逻辑是:流量直航的模式完全是守株待兔地等待访问者主动上门,这就需要拥有一个海量的域名资源,尤其是那些容易被网民自发输入的高价值域名,而随着近年来域名价格的飞速上涨,一个稍微好记的域名价格动辄几千几万美金,成批量域名资源的价格可想而知!据悉,2004年,美国上市公司Marchex为了一次获得一万多个域名,花费了1.64亿美元,而假如是现在,谁要想拿到这批域名,估计要花10亿美金,利用这批域名,Marchex的流量直航业务每个季度产生数千万美元的收入。

目前,在国内最为热门,也被认为最耗资金的视频领域,两个月前曾有人高声喊出“干视频的门槛是一个亿”,但对于大规模的域名投资来说,这个资金额显然有些单薄,而事实上,即便有了足够的资金,也不一定能一次性获得想要的域名,全球优良的域名资源都掌握在为数不多的投资商手里,这些人对各自的域名都具有强烈的个人爱好,轻易不肯出手。

“这个圈子近十年来都是那么一批人在玩,大家彼此很熟悉,但分散在全球各地,都不爱张扬,圈外人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么些人,更不用说进入圈子,”实际上,许扬自己就是个例子,手里掌握的.com域名在国内几乎无人能比,但认识他的人至今寥寥无几,但他的域名停靠平台刚一推出,不少国内外圈内老友便将手中域名交给了他,一下子成了亚洲地区最大的域名汇聚平台之一,行外人要做到这一点几乎不可想象。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实际上,即便是有了一个庞大的域名资源,也不等于就可以躺着收钱了!“什么样的域名适合停放什么样的内容,如何将这些流量导航到合适的地方,产生最大收入,这种优化技术,需要一个长期的积累,”据悉,在美国,寻找一个懂域名的高手,远比寻找一个基金操盘手难得多。

这一系列的门槛,让眼前这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孤零零”地站在了一个行业之中,在乱哄哄的网络行业之中显得分外奇特。

■前景

想要大产出还要大投入

每天深夜一两点,许扬停下当天的技术开发工作之后,喜欢一手托着长久伏案而疲惫的下巴,一手随意打开浏览器,休闲地巡视自己的一个个小网站,此时在全球各地,成千上万的网民也在不停地到访他的整个网站体系,其中的一部分网民从这些网站上导流到了各种各样的商业网站,一笔笔“介绍费”也便会转到这个“介绍人”的账号中,这跟搜索引擎的关键词服务的商业规则完全一样。

当然,作为“介绍人”的许扬无需一家家登门去收费,在国际网络行业,流量直航已经发展成为一个相对成熟的商业链条,Google、雅虎和另外一些网络广告代理机构充当了其中的中间人,他们负责将流量导航给有需求的商业网站,并负责向他们收费,然后定期向许扬在境外注册的公司转账,许扬再按合约把其中的份额分配给停靠域名所有人。

“看起来是每个月都有不少的收入,但实际上我都没拿到手,基本用来投资新的域名了,现在稍微看得上的一个都是几千上万美金,很贵,”这个当年为了抢注域名不惜辍学的年轻人,对域名至今痴心不改,多多益善,当然,他也会在一些顶尖企业为品牌、域名犯愁的时候,帮他们找到一个出色的域名方案,这是他真正的拿手好戏、看家本领。

“更关键的工作是收集更多好域名,”许扬解释,在这个行业,域名就像土地资源,流量直航就是在这些土地上盖房子出租,能收到多少租金,关键看地段(域名质量)、看面积(域名数量),而且最好是自己能买下来,这样才能有持续长久的收入增量,而这还需要大笔的投入。

这笔投入需要多少,一个亿,还是十个亿?他没有说!

继续阅读
中国安全专家称中国军方网站还未遭受过攻击
新手必看之网站的定位篇
中国电信断接近9000家非法网站
雅虎携手Bebo 首次与社交网站签合作协议
谷歌推出选举网站受澳大利亚政要重视
为什么网站项目只需测试5个用户
公安部:已关闭色情网站栏目1.3万个
“克隆”别人网站 侵权赔了三万元
专心提供核心服务 忌浮躁 网站运营之秘诀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