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网络资讯

评论:中消协并无本事逼电信资费就范

...

8月28日,中消协联合中国法学会举办推动电信资费改革论坛,在京各家电信运营商应邀参会。会上数十专家再次“炮轰”现有电信资费制度,呼吁“政府应该像对菜篮子工程一样抓电信工程”。中消协建议对电信价格透明化并通过听证会制定电信价格,以确保资费标准公平、合理;取消电话月租费和漫游费,降低上网费和停机保号费,通话费按秒计算。(《新京报》8月29日)

在大家对电信收费过高、过乱普遍不满意的情况下,中消协的“炮轰”与“听证”建议显然会深得民心——消息一出,旋即引起了各大媒体与网络的关注,再次引燃了公众对于“电信降价”的激情。既然中消协提出价格听证的建议,大家就群起响应,逼电信商坐下来谈,既然有举国舆论的支持,还怕你不乖乖就范?

恐怕我们又将白白欢喜一场。人家电信部门会坐下来跟你“听证”吗?不会!肯定不会,要想谈早就谈了,人家不是傻瓜,对“炮轰”置之不理,过一段时间也就风平浪静了,一旦坐了下来,不是把自己推上风口浪尖吗?

不是不合时宜地泼冷水,我们不妨想一想,大概从2000年开始,六七年来,舆论对于电信资费的“炮轰”还少吗?从最初的律师上书,媒体质疑,到后来的人大代表说话,政协委员呼吁,再到后来的消协开炮,专家发火——如火如荼的“炮轰”几乎从来就没有断过硝烟。问题是,起到作用了吗?公众的不满丝毫没有改变中国电信部门的高利润,一边是国人在资讯上超出承受能力的支出,一边是有的电信公司税后利润竟然可以超过20%,远远高于国际上5%~8%的水平。

不得不承认,作为主管部门,这些年来,信息产业部一直在努力,在调整部分电信业务资费管理方式上多次下发通知,并探索实施了“不管下限、只管上限”的“上限”管理方式,电信资费的平均水平也有所降低。但由于现有资费(也就是所谓的“上限”)实在过高,在竞争不充分的情况下,电信公司又紧盯“上限”,使得这些努力跟舆论的期望差距仍然很大。

有舆论曾指出,近年来相关部门和一些电信专家,一直以各种理由来搪塞社会各界提出的质疑。正是在如此撑腰之下,电信公司用“表面降价、实质未变”的“套餐游戏”把消费者玩得团团转。尤其是在单项收费问题上,在“箭在弦上”之时,有关部委官员一句“两年内不考虑”,便将其划为禁区,使得几乎就要“就范”的电信公司,又有了玩“捆绑”游戏的契机。

有官员曾对媒体表示,目前中国电信公司的利润并不是都高,国内只有中国移动的税后利润超过了20%,中国联通、铁通等运营商利润均小于5%。但有通讯专家一针见血地指出:利润率高低鲜明的差别,正好说明市场竞争不充分,存在垄断。因此,当前存在于电信领域的高资费问题,从根本上说是个通讯体制问题,本质上的行业垄断无法形成有利于消费者的充分竞争。在这种背景下,假如没有法律制度方面的约束,尤其是没有主管“婆婆”鲜明的态度,光有舆论的“咋呼”,很难产生实际的效果。

通讯本来是一项公共服务,以最低的成本给百姓带来便捷和高效率是其基本职责。从这个角度上说,“政府应该像对菜篮子工程一样抓电信工程”的表述很贴切。但追求最大程度地获利,是电信公司作为企业人存在的本能,不到万不得已,不到最后一步,不会轻易让利。

因此,从现实的角度来说,要想“一揽子”解决目前的电信资费问题,中消协可能的选择是,一方面吁请国务院在破除电信垄断、加快改革步伐上采取更有力的措施,让中国电信业能走上真正的市场发展之路;二是能通过与现有主管部门的协商,从政策层面得到与运营商“坐下来听证”的支持,扫清背后的障碍。政策层面的矛盾不解决,光去逼营运商是起不到多少作用的。

继续阅读
手机3.15元每分钟,全球最贵资费城市
电话资费改革再度提速 今年做好3项工作
日本提高手机价格降低三成手机资费
停机保号费竟是不正当收费?
中移动再升级手机上网资费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