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业界动态

上海网吧黑市牌照飙升至天价130万元

...

七月流火,政府主管部门发动的新一轮监管风暴令上海网吧业主人人自危,也让屡禁不止的网吧牌照黑市交易迎来了狂热。

2007年7月1日,为了配合国家工商总局自该日起至9月30日展开的查处取缔黑网吧专项行动,上海工商部门停止了对2007年新网吧的注册,并联合公安、文化等部门对全市1500多家网吧进行了逐一排查。一张上海市区单体网吧牌照的“转让”价格,也随着整治行动的深入展开飙升至130万元。这较6月底的市场价格平均涨幅竟超过30%!

国务院《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第十二条明确规定:互联网上网服务经营单位不得涂改、出租、出借或以其他方式转让《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但随着国家对网吧执业资格审批的日渐严格,网吧牌照立成稀缺资源。在上海,自2003年之后便开始出现地下转让市场,黑市交易行为越来越猖獗,价格也越来越离谱。

五证缺一不可

2007年7月27日,为了进一步查清网吧牌照黑市交易的真相,《IT时代周刊》通过“上海热线”以接盘人的身份联系上了一位有意转让网吧的卖主——王建中(化名),并在28日下午在其所经营网吧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

王建中的网吧位于宝山区长江西路。这里在上海不算繁华地段,但即便时值盛暑,网吧内的120台电脑面前仍然人头攒动,座无虚席。王要转让的网吧属于单体网吧,经营已有8年时间。之所以要转手,是因为他无法保证网络盗窃、冒用身份证的事情不在自己的网吧发生,而主管部门不定期地检查让他深感压力。

就在7月初,王建中的网吧因为接纳了一名没带身份证的客人而被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黄牌”警告一次。“接着又是令人身心俱疲的罚款和整改,考虑再三,我才决定转让。”他无奈地说。

“能否单独转让牌照?”“可以,但至少130万。”王建中干脆地回答。

按照规定,开办正规网吧需要“五证齐全”,即《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安全合格证》、工商执照、《消防审核书》和电信的许可证,如果要在网吧卖食品饮料,还需要有《卫生许可证》和《从业人员健康证》。以上所列证件中,《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最为关键,但国家文化部门已经不再审批,所以,炒作网吧牌照实质就是在炒作《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即坊间所称的“网吧牌照”。

“你要尽快给我答复,因为这段时间来我也接触了不少买家。”王建中特别叮嘱。据他介绍,由于刚刚受到管理部门的“黄牌”警告,他的网吧证照半年内都不能转让和变更,前几天有人借此压价,但被他拒绝了。“现在牌照价格一路看涨,国家短期内也不会对网吧‘解禁’,我放一放也有钱赚。”他说。

4天后,王建中的网吧被一名福建人以178万元(包括电脑等设备48万元)洽购成功,过户手续将在半年后办理。虽然不愿透露下家的联系方式,但经他提醒,记者也在上海本地的网站上发布了一则网吧转让信息,并且很快接到了一位操着闽东口音的蔡姓男子和某中介网站的电话。

而正是这名蔡姓男子,他揭露了上海网吧牌照黑市交易的大部真相。

福建“炒网团”

蔡自称是福建连江人,主要帮老板从事牌照交易前期对网吧的考察并负责与业主谈判,他称身后有经济实力强大的族系力量支撑。

据悉,蔡所说的“族系力量”就是近几年才形成的福建“炒网团”。福建“炒网团”自2003年进入上海,次年就已经“扬名立万”——他们只用一年时间就掌控了上海主城区80%的网吧。2005年11月,福建人又集体转战重庆,一个月“收购”了当地大约60家网吧。随后,宁波、武汉直至北京的网吧行业,都不同程度地感受到“炒网团”的巨大冲击。

据蔡某所述,“炒网团”的早期发动者都是自己的老乡,之后也有福州人和泉州人参与。其中很多人曾是游戏厅或网吧经营者,并从中挖到了“第一桶金”。在当地网吧市场完全饱和后,他们以家族联手的方式走上异地扩张道路。其间,“炒”网的丰厚利润又吸引了大批成功人士,甚至是中产阶级人士,成员增长到40多人。从此,“炒网团”的流动资金规模急剧膨胀(有业内人士估计资金规模以千万元计),网吧收购起来就更加得心应手。

“为了快速‘跑马圈地’形成规模优势,我们常以人为高价打压上海的其他竞争者。开始的时候,10万元差价就能把不少人挡在门外。”蔡某说。

“在2004年底,有福建人找上门来愿用40万元买我的网吧牌照。这样的价格我当时想都不曾想过,因为我向政府部门申请网吧牌照也不过几十元钱。前后差距实在太悬殊。”王建中说。

继续阅读
武汉叫停网吧最低2元每小时限价政策
重庆网吧上网涉黄自动关闭所有电脑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