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网络资讯

玩家12亿游戏币被封将网游公司告上法庭

...

网游运营商以大金额转移认定玩家有刷币行为,将玩家的15个ID账号和游戏金币查封。为了要回自己近12.6亿游戏金币的虚拟财产,谭红(化名)将成都某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告上了法庭。昨日,锦江法院特别在法院机房开庭,现场进行网络财产的确认。最后,双方在法院的主持下同意调解,该公司赠予谭红4亿游戏金币,谭红自己承担诉讼费。

账号被封玩家状告网络运营商

今年30岁的谭红在成华区经营一家网吧。从2003年成都某网络技术公司运营一款成都本土的棋牌游戏之初,她就成为了忠实玩家。针对不同级别的玩家,该游戏实行游戏金币制度。谭红丈夫杨雨(化名)告诉记者:为了防止账号被盗后游戏金币丢失,妻子先后开了15个ID账号,通过网游中的“金币银行”来分别存放游戏金币。

2月24日,谭红发现自己的15个账号的金币全部显示为零,旁边写有“被封锁”。据她粗略估算,15个游戏账号共计约12.56114960亿游戏金币。“第二天,我到他们公司解决此事,工作人员却说这些金币是‘刷’出来的。”

谭红说,自己购买游戏币投入的资金,至今留有充值记录的都有约5万元人民币,在游戏中也并未违反《用户注册条款》。“运营商有什么权利说封就封。”谭红认为,被封锁的12.6亿游戏金币是其他玩家通过游戏中的“金币银行”转至其ID上,是还款和赠予她的,该公司无故封锁,侵犯了自己的合法权益。日转2亿金币公司怀疑黑客入侵“封锁她的ID账号,是数据库报警系统自己发现后自动封锁的。”网络技术公司的胡总经理告诉记者。报警系统发现2月22—24日3天内凭空多出很多游戏金币。于是,系统自动查封了包括谭红15个账号在内的很多ID。通过该公司用户后台管理系统记者看到,2月23日仅谭红的一个账号,就分别4次转入5000万游戏金币。“一天内转入2亿金币,十分可疑。”胡经理说。后来,网络工作人员查出,那3天该公司的服务器被黑客侵入,盗取了大量的游戏金币。“黑客‘刷’出多余的游戏金币并私下和玩家进行交易。”胡经理表示,此事他们已经向成都市网监处报了案。

6月4日、5日,在成都市国力公证处的监督下,该公司将2月22—24日封锁的账号进行了统一的解封。“账号内的游戏金币也原封不动地退给了玩家。”胡经理说。

机房开庭调查原告网络虚拟财产

由于本案涉及的一项重要证据——“游戏金币”是网络虚拟财产,因此在昨日的庭审中,锦江法院特意将法庭调查这一环节放至该院机房进行。双方当事人在法官的监督下,逐个对15个账号的游戏金币进行核对。然而,虽然该公司于6月4日、5日两天将之前封锁的所有账号解封,且对账号内的金额原封未动,但在昨日现场核对时,谭红的15个ID中,一共只剩余了几百块的游戏金币。对此,被告代理人杨雄律师表示:“从6月4日账号解封,公司没有再对她的账号进行改动,钱变少了也是她的个人行为。”对此,谭红反驳:“解封并没有通知我,根本没来得及查当时账户上的游戏金币是否跟封锁前一样。”

争论焦点网络公司是否有权动玩家金币?

在法庭辩论中,虚拟财产是否属于真实财产,能否通过现实货币转换其价值,双方各执一词。被告代理律师杨雄说,谭红在玩棋牌游戏时,曾多次用ID发过出售游戏币的广告。广告中,留下的QQ名与她经营的网吧名称一致,联系方式也是网吧的电话。对于100元人民币兑换200万游戏金币的“官方价格”,她的“汇率”则为100元人民币兑换400万游戏币。“由此可见,她实际在用15个ID进行游戏金币的买卖。”杨律师说,根据该网游相关《用户条款》,谭红一人注册多个账号及游戏数据都不正常,为维护网络游戏的公平性,查封其游戏数据是合理的。“运营商一面在卖游戏币,一面又随意封锁,《用户条款》也是他们单方面制定的。”谭红认为,作为强势一方的运营商,不能因为自己是规则的制定者和以黑客入侵为借口就任意改变玩家金币。

经过激烈的法庭辩论,双方在法庭的主持下,签署了调解协议书。该网络公司同意在昨日下午6点之前,赠予谭红4亿游戏金币。谭红放弃了其他所有诉讼请求。

法律解读“虚拟财产”归属尚未明确

本案中的游戏金币纠纷,涉及虚拟财产交易,虚拟财产是否是法律意义上的“财产”?省高院民三庭一法官说,到目前为止,“虚拟财产”仅是一种通俗说法,还不是一个法律概念。而对于“虚拟财产”是否属于法律意义上的财产,学术界目前尚有争议,其归属尚未明确。“有人引述法律上对‘财产’的定义,认为它符合‘财产’的必备条件;也有人认为,虚拟财产是在游戏过程当中积累起来的,如果离开具体的游戏环境,其本身没有任何经济意义,它只是表现出来的一组数据而已。”该法官说。但是,因其具有一定程度的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故常被公开或私下买卖,由此产生了虚拟财产交易的说法。但是,由于目前并无明确定义,之前许多网络账号、游戏币、网游装备乃至域名,都作为虚拟财产被网友进行互相交换和买卖。

新闻纵深网络声明如空文私下交易难控制

尽管今年2月25日鉴于虚拟财产所涉及的纠纷越来越多,公安部、文化部、信息产业部、新闻出版总署发布联合通知指出,网络游戏服务商不得提供游戏积分交易、兑换或以“虚拟货币”等方式变相兑换现金、财物的服务,不得提供用户间赠予、转让等游戏积分转账服务。而一资深网游玩家“胖胖”则告诉记者,事实上许多运营商的官方声明形同一纸空文,实际效用并不明显,各种游戏币的交易在论坛、C2C平台等非官方渠道上照常交易。“玩家的私下交易行为难以控制。”他说。

继续阅读
中国网游告别“打工”时代
中国青年报:谁在瓜分网游利益蛋糕?
专家称沉迷网游3年智商将下降10%
史玉柱称《征途》网游将尝试推广收费模式
调查:34%的美国成年网民每周都玩网戏
上半年我国网游市场规模达48.5亿元
18岁少年成为网游公司百万年薪CEO
熊晓鸽:IDG谋求投资网游公司
分析师称网易新网游表现超预期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