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电信资讯

电信等垄断企业工资差距近100倍 难获真实数据

...

收入分配改革的数据之殇

“调查所用的资金将于最近到位,新的数据将在2010年左右对外公布。”一位收入分配改革民间课题组的专家向记者介绍,“本次调查主要是对低收入者的收入调查,包括城市农民工和农民户,还将反映性别造成的收入差别。”

而国内所沿用的数据都是2002年的调查结果。研究界普遍认为,2002年,中国的基尼系数超过0.4,国际上通常把0.4作为收入分配贫富差距的“警戒线”,认为0.4~0.6为“差距偏大”。

无独有偶,收入分配改革的掌权机构——发改委也意识到需要用真实客观的数字来加强自己的话语权。

“我们正在探讨如何完善现有的统计数据,建立新的统计办法。”发改委人士向记者透露,2007年上半年的主要工作便是调解城乡收入差距以及垄断行业与竞争行业收入差距,“目前的统计数字并不精确,涉及城乡收入差距以及垄断行业与竞争行业收入差距的重要数字很难统计。”

“目前城市里有许多自由职业者,其中不乏中低收入者,对于他们的收入数字并不准确。”发改委人士向记者讲述目前的数据之困,“比如小商贩的收入只是自己向调查人员上报的,比较随意。”

“统计数字是一切的基础,”发改委对此很头痛,因为调节城乡收入差距以及垄断行业与竞争行业之间的收入差距,是发改委当前的工作重点,而这两项都面临着数字之殇。

知情人士透露,“世界银行认为,中国的城乡收入差距,已经堪称‘世界之最’,但是谁都不知道能达到什么程度。”

垄断行业仍待攻克

当大家都一致把目光集中在中低收入者的身上时,中国收入分配改革面临的另外一个数字死穴却没人能够解决。对最高收入者的调查和对最低收入者的调查,是发改委和民间机构共同的硬伤。

“你能敲开各地油田公司经理的家门,并拿到他们的收入数字吗?”一位收入分配改革民间课题组向记者形容目前的收入统计困境。

对于垄断行业的收入,让发改委更加为难,“很难知道垄断行业的真实收入。有人提出通过个人收入所得税,来调查垄断行业的收入。”发改委人士透露,“但这并不完善。”

据透露,2006年,按照调查税收的办法,劳动与社会保障部曾经配合发改委,对垄断进行收入调查。调查结果令人惊讶。

“调查涉及数十家大中型国有企业,石油、电信、航空、电力等垄断行业都在被调查的名单内。”一位参与此次调查的劳动部人士称,“通过对石油、电信等垄断行业的工资收入调查,我们发现垄断行业内部的收入差距已经接近5倍,差距最大的为石油行业,个别企业最高收入者与最低收入者的差距接近100倍。”该数据是调查组通过对包括位于东北、西部等处的10家油田职工的工资收入调查得来的。

“一些石油行业的油田管理者,税务登记的工资超过百万。”上述人士透露。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的调查结果仅是根据纯工资分配的数据得来的。”该人士表示,调查主要依据的是税务报表,“收入调查仅包含工资一项,不包含灰色收入。而个别行业的灰色收入可以占到总收入的2/3,灰色收入是很难调查的,而灰色收入将对最终数据分析产生重要的影响。”

收入调查深入乡村

此次新加入的城市居民所享受的教育、购房等补贴内容也让上述两大机构头痛,“城市居民的各种补贴太多,教育、住房、社会保障方面补贴都多于农村,这也成为影响中国基尼系数的准确度的重要原因。”上述人士称。

尴尬的是,目前参与收入分配改革的统计机构包括统计局、劳动与社会保障部以及专家组成的民间收入分配改革课题组,对补贴的统计数字各不相同,但是这些调查又都是依托统计局在各地的布点获得的。

“民间课题组有更多实际的指标和不同的范围,这要求统计局提供的数据准确度要更高。”民间课题组的人士透露。

但长期占有统计资源的统计局,又被认为统计过程草率。“反映不出问题。”但是发改委的决策却只能依托这一调查机构。

而劳动与社会保障部针对垄断行业的调查,只是按照课题规划的短期行为。

收入分配改革领域的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赵人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政府需要进行再分配,达到较好的“抽肥补瘦”的目标,这就要求一个全面而准确的数字。”

据悉,为了得到真实的数据,民间收入分配改革课题组的成员经常前往各省农村。“陕西、温州、西藏的农村,课题组的成员都去过。”

继续阅读
中电信新一轮人事调整涉及多名地方高管
摩根大通:国资委或已就电信重组展开研究
分析师预测电信、网通中期业绩纯利双双倒退
电信重组曝新版本:移动网通合并 电信联通合并
电信网通一致暗示分拆联通进行重组是最经济选择
大唐电信30万元罚款牵出违规旧账
中国电信半年净利润下降4.3%
电信肆意关停服务器 中小站长陷入恐慌混乱
中消协呼吁电信资费下调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