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网络资讯

墨西哥毒帮利用视频短片招募新成员发布杀人计划

...

海湾帮老大奥西尔虽然被抓,其手下士气依然高涨。

索那罗亚毒帮老大古斯曼的“美德”多次被手下吹捧。

墨西哥毒帮效法基地看重网络宣传

利用视频短片招募新成员发布杀人计划

信息时报4月10日报道 墨西哥毒帮的活动一直以来都很嚣张,毒枭辈出。除了贩毒能力强大之外,这些毒帮最近一两年还把“业务”扩展到了网络上,利用网络来招募新成员、向仇人发出威胁甚至贴出杀人计划等。除此之外,他们还雇用了若干人员谱写歌曲为自己唱赞歌,并使用最新潮的视频短片形式,YouTube网站不幸又成了他们的平台。去年底,著名墨西哥歌手埃利萨尔德在YouTube上推出的“作品”歌颂一个毒帮却贬损另一个毒帮,不幸惹来了杀身之祸。

唱“颂歌”偏心歌手惨被杀害

血淋淋的尸体——有跌在车轮下的,堆在垃圾车的,还有卧在人行道的——充斥着音乐视频的每一帧画面,在墨西哥社会引起了很大震动。去年,这段视频在YouTube网站和其它无数的墨西哥网站上广为流传。视频一开头就是刺耳的喇叭声和手风琴声。在目瞪口呆的受害人图片中,以“金雄鸡”而闻名于世的著名歌手巴伦廷·埃利萨尔德轻轻地唱了起来,“我把这首歌献给我所有的敌人。”

埃利萨尔德哼出的民谣叫作narcocorrido,包含有对贩毒分子的褒扬内容。这一视频播出后,引起了史无前例的网上“毒品战争”。聊天室里有很多人指责他在视频里赞扬了索那罗亚(Sinaloa) 毒帮,却讽刺了该帮的对手海湾帮。毒品巨头也纷纷出动,上传了无数砍首、行刑式杀人及折磨人的照片以示威胁与抗议。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埃利萨尔德就死了。事情发生的时间是去年11月份的一天,当天凌晨3时左右,埃利萨尔德乘坐一辆轿车全速冲出演唱会现场,后面有两辆汽车紧紧跟随,其中一辆汽车不久就追上埃利萨尔德的车并用冲锋枪扫射,埃利萨尔德身中20多枪,当场身亡,他的经纪人和司机也不幸遇难。警方后来在事发地点找到67颗弹壳,袭击者则已逃之夭夭。更令人发指的是,为了进一步泄愤,他的“敌人”们还把处死他的视频传到了网上,摄像机从他的个性化牛仔靴摇摄到血淋淋的裸体。

多年来,墨西哥毒贩都在雇用“御用作曲者”创作歌曲“歌颂”他们。如今,突然之间,网络真的把一些人变成了“明星”,最出名的莫过于埃利萨尔德了。在他活着的时候,从未有过一部畅销专集,可是在他离世之后4个月不到、“致我的敌人”作品成为网络新宠后半年时,他终于成了“大明星”。3月3日,美国拉丁语专集畅销榜面世时,他“幸运地”名列前茅。

效法基地毒帮看重网络宣传

埃利萨尔德“讴歌”黑帮的视频及其所导致的悲剧收场揭示了一个惊人的事实:墨西哥毒品集团在互联网上的活动越来越活跃,他们先进的网络手段甚至比执法机关还高明很多。也许受到基地组织等的启发,这些贩毒集团发现网络是一个极佳的工具,可以用来发出威胁、招募新成员,乃至“歌颂”毒帮富可敌国、打打杀杀、威震一方的生活方式。就在一年前,这些毒帮视频还很少见,可是现在却像讨厌的蚊蝇一样堆满了网络。

“情况完全失控了,”墨西哥提华纳一名毒品专家说。

上传杀人视频威胁震慑对手

不久前,一家墨西哥报纸网站贴出了一个视频片断,在里边,一个海湾毒帮的杀手正在被一名画面外的人拷问,拷问的内容是今年2月阿卡普尔科市5名警察被谋杀的事。杀手浑身上下只穿着一件底裤,胸膛上有用浓浓的墨水画出的“Z”字,旁边还有一些文字,“欢迎妇女儿童杀手”。Z字正是海湾毒帮中臭名昭著的杀手队Zeta的首字母。该杀手队非常专业,由一名退役的墨西哥特种兵军官创立。

在该视频的完整版里,这名可怜的受审者被人用铁丝绕在脖子上活活勒死。视频的结尾还有一个威胁:“Lazcano,下一个就是你”——众所周知,这个人就是杀手队队长。

“网络已经成为墨西哥有组织犯罪的一个大玩具,这个玩具可以给他们带来欢乐,还可以给其他人带去威胁。”

两大毒帮斗狠狂发暴力视频

恐怖分子们会利用网络跟其他同行们联系,墨西哥毒帮则主要利用网络来嘲笑和威胁自己的对手。他们上传的视频可能是公开的,也可能是秘密的。在视频中加入某种代码是毒贩们的伎俩之一,留下一些谜语给对手或警方破解也是他们的一大乐趣呢。

墨西哥研究人员正在通过网络来监测在毒品战争中谁占了上风,谁倒了霉。一位研究人员最近发现,索那罗亚帮最近的视频发帖量持续增长,许多视频都是在吹捧帮里领袖——有墨西哥毒品教父之称的大毒枭古斯曼的“美德”。

古斯曼2001年从墨西哥顶级森严的监狱越狱而出。他的手下上传的视频里有很多是该帮的杀手们在墨西哥一些被认为是海湾帮控制的地盘上杀人的镜头。

“古斯曼通过这些视频想传递的信息是,他的能力是超强的,而且不仅仅是在索那罗亚,其他的地方照样行,”研究人员称,“这就像是在为自己做广告一样。”

当然,他们的对手也在“沽名钓誉”,即使是在他们的老大奥西尔(Osiel Cárdenas)最近被引渡到美国去也不例外。一部向奥西尔表示敬意的视频被广为传播,称他依然位高权重。“只要老板发话,一帮人头就要落地,”一个不知名的家伙在视频里唱道,配合着他的惨叫,画面转成了满是血污的地板以及被从身体上砍掉的4个人头。视频的结束,是杀手用手枪一枪打在受害者的额头上,鲜血立刻喷涌而出。

网络斗法黑帮盖过警察

“墨西哥执法部门根本无力应付这种局面,”美国德克萨斯州一间私人情报机构分析师安德鲁·提凯尔说,“在美国,赤裸裸地发布这样的视频是不可想像的,简直就是疯了。美国有专门的执法人员整天啥事不做,就是在网上瞎逛管这种事。可是在墨西哥,这些人却能轻松地逃避处罚。这也说明,这些毒帮势力强大,一般人动不了。”

墨西哥联邦警察局的确设有网络犯罪单元,不过没办过几件像样的网络案子。同时,大部分地方警察又对网络犯罪重视不够。一位联邦警察局发言人拒绝对相关的调查进行评论,不过说他们正在协调相关警力,在网络上追踪毒帮。

批评人士称,在这方面,墨西哥警方的步伐显得慢了几拍,他们还没有认识到网络是一个巨大的信息源。这个不该犯的错误也使得毒帮的“网络活动”愈发无法无天。

“警方并没有很严肃地对待这些毒帮视频,”毒品专家克拉克说,“这是不对的,就调查而言,上面的确有不少可利用的信息。”

“如果你是个细心的警察,就一定会发现这些网站简直就像是个金矿,”墨西哥一位追踪毒帮网络使用情况的杂志编辑说,“这真是让人感到羞愧的事。网上几乎什么都能找到:姓名、地址,他们甚至还会把下一个猎杀目标也列出来!”

看过视频的网友跟帖评论里边其实都可能会有一些对警方来说非常重要的信息,这位编辑说。在最近的一个晚上,就有人在YouTube上那血淋淋的narcocorrido视频后边上传了一个好像是死亡威胁的东西,上边说,“你没有几天活头了,Miguel Treivio。”

这边删那边贴YouTube很烦

一时间,YouTube似乎成了毒帮视频的首选发帖地,网站的管理人员不得不对那些引起网友反感的视频删无赦。不过,删得快,贴得也快,这些毒帮视频往往刚被删掉,就有人立刻再贴上去。跟帖评论没有了,一旦视频再现,就会有人蜂拥而至再补回去。西班牙语的在线讨论则经常充斥着或公开或隐秘的威胁和谩骂。

继续阅读
门户网站回归网络广告 视频广告大有可为
视频广告市场猛刮"细分"之风
视频点播/直播服务商三高互联网受众
暴风、快车发起中国电影万里行公益活动
网络视频软件结盟 欲以规模合作抢占市场先机
微软推全新数字音乐服务 提供免费视频下载
视频网站“迷路”九成要关门
观察:从新浪播客看视频分享网站发展之道
独家:Google中国内部恶搞视频讽刺百度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