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网络资讯

影视剧试水网络化生存 网络盗播成收视毒药

...

原本要拿《卧薪尝胆》问鼎央视年度收视率冠军的制片人俞胜利,这些天有些郁闷,因为在开播前两天,该剧就开始被一些网站非法提供完整的免费下载。根据央视索福瑞提供的数据,该剧在央视8套播出第一周的平均收视率仅为1.8%,这离预期值实在是太远了。

而雪上加霜的是,由他制作的另一部古装戏《大宋提刑官2》,近来也遭遇到了同样的命运。没付一分钱的版权费,网络就分走了他们一大块蛋糕。

忍无可忍之下,作为两剧的制片人,俞胜利和出品方中视影视制作有限公司日前呼吁:面对网络盗播这一顽疾,国内影视制作机构应该团结起来,对非法下载剧集或在线盗播说“不”。

都是网络盗播惹的祸

在网上用搜索引擎输入“在线播放”和一部热播剧的剧名,眨眼之间就有数不清提供网络在线播放和下载的站点跳出来,排着队等候为你免费服务。在这些网站提供给网民的服务当中,绝大多数是没有版权的。随着互联网的不断延伸扩展,网络盗播已经日益扩张,占据了盗播市场的绝大多数份额。

早在2005年8月,因《大宋提刑官》被部分地方电视台盗播抢播,中视影视制作有限公司曾建立起了遍布全国的维权网络,但中视影视制作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华称,此次网络盗播事件让他们意识到,网络作为新兴媒体,其盗播的影响面和危害度都远远超过了传统意义上的电视台盗播。俞胜利更将网络盗播比作“收视毒药”,它的盛行,直接损失的是广告商对电视台的信赖。

“除了买便宜的盗版盘,现在又有了网上的免费下载,谁还会每晚等着看电视?”俞胜利表示,《卧薪尝胆》、《大宋提刑官2》两剧除了发行音像制品外,没有授权任何一家网站提供网络下载。但随着播出过半,网络盗播现象反而更加猖獗,现在已经发现全国有70余家网站提供这两部剧的下载服务。这种侵权行为不但严重影响了首轮收视率,给下一轮的销售也蒙上了阴影,因为收视率是电视剧定价的一个重要指标。“初步估算,这两部剧我们已经损失了上千万元。”他忧虑地说。

去年夏天,低成本影片《疯狂的石头》的票房火爆引起了一波网络疯狂盗播,20余家网站被追究法律责任;还在后期制作中,38集电视连续剧《封神榜》就已有23集被挂在了网上,而提前下手的居然有60多家网站;今年元旦期间,赵本山尚未公映的贺岁片《落叶归根》也不得不悬赏10万元,追查网络盗播的“黑手”。

有专家表示:“盗播盗版越猖狂,收视率就越低。”近年来,几乎没有一部影视作品在播出前后能够逃过盗版与盗播的“灾难诅咒”,为此影视制作方每年都不得不付出高达约10亿元人民币损失的代价。

网络维权步履蹒跚

据业内人士分析,与获得合法授权行为相比,网络盗播行为的成本几乎是零,在巨额利益的驱动下,盗播才会如此疯狂与泛滥。

对于影视剧作在网络上在线播出和下载的情况,中国传媒大学媒体与政策研究中心副教授王四新感触颇深,“和传统的广播、电视媒体不同,网络具有共享性、自由性和开放性的特点,在这一媒介环境当中,任何人不用付出太多的代价就可以安装一个服务器,从而给网民提供信息服务,而这些服务目前在网络上又缺乏规范,这就为影视剧在网络上被下载提供了便利。加之技术上的局限性,以及需要巨大的人力、财力和技术上的支持,很多人想要网络维权但却步履蹒跚。”

据了解,电影《无法尖叫》的制片方曾将一家网络公司告上了法庭,虽然官司已经打赢,但由于侵权的网站甚多,他们能找到的只是其中很少的一部分,所以整个取证过程很艰难,而这正是造成当今影视剧网络生存环境恶化的一个重要原因。

有关法律人士指出,盗播本质上是一种侵犯知识产权中著作权的行为,根据2001年10月27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修改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及其《实施细则》中的相关规定: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和音乐作品均属于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著作权人依法享有对其作品的广播权、信息网络传播权、许可使用权以及获得报酬等权利。同时在第五章的“法律责任和执法措施”部分,法律也明文规定了对于各种未经许可授权盗播行为的惩罚条款。2006年7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的出台,再次对网上盗版侵权行为敲响警钟。

影视剧网络化生存提上日程

面对盗播泛滥的现状,越来越多的受害者纷纷拿起法律武器维权。

张华透露说,中视影视已经拟定了一整套打击网络盗播的方案,包括:通过媒体网络曝光已取证的涉嫌非法盗播的网站;将启动司法手段,通过司法手段维护公司的合法权益,严惩不法盗播网站;等等。另据出品方代理律师介绍,他们已经收集到涉嫌侵权的数十家网站盗播的证据,并在北京公证处做了公证。

也有一些影视公司却在极力避免这种针尖对麦芒的正面冲突——与其任网络盗播,不如干脆将作品的网络版权正式授权给网站,在获取版权费的同时,也把讨伐网络盗播的麻烦转给了首播网站。

第一个吃螃蟹的是电视连续剧《小鱼儿与花无缺》的制作方。尽管早在网络首播前,该剧就已被21家网站非法盗播,但版权方亡羊补牢,把该剧的网络首播权交给了一家信得过的网站。他们称,目的并不是要通过此举为制片方带来多大的利润,而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告诉人们:影视剧在网络的市场空间足以引起大家的关注。而对于作品本身来说,电视与网络的结合又能形成优势互补。

不必受播出时间的限制,付20元就可以收看整部剧集。但这一举措却招来国内多家电视台的不满,因为它直接导致了观众的分流。而面对浩浩荡荡的网上盗播大军,购买网络版权的网站也是忧心忡忡,事实上,没有版权的网站和有版权的网站之间是一种不正当竞争关系,谁都想以最低的成本在网络影视剧这块市场上吃到最大的蛋糕,但是却很少有人想过要培育这块市场。

网民对“免费午餐”的习以为常,版权方的力不从心,让影视剧的网络化生存在今天还明显缺乏规范性和安全感。

大多数影视制作公司不愿意把自己的作品交给网站,因为赚不了多少钱可能还会多许多烦心事,而近年来,随着流媒体时代的到来,电视市场越来越萎缩,制片方把眼光投向网络这一传播途径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有专家认为,网络版权在影视这个领域虽然还不普及,但在唱片业已经相当通行,由此可见网络影视的前景一定也很宽广。(吴晓东)

继续阅读
网络电话骚扰器“斗法” 专家:全都违法
50万年薪 网络媒体开出重金与传统媒体争夺人才
九成涉外网络侵权案得到落实
财经时报:网络色情的“技术革命”
网络推手一年想赚1000万 陈墨浪兄立二等推手要转型
我们的网络世界还缺什么?
网络掉链子炒股损失由谁赔 发疯股民狂骂中电信
四部委叫停网络赌博 虚拟世界由乱而治
广电总局下文整顿网络视频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