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网络资讯

孙德良:中国互联网企业不能被外资控制

...

孙德良,网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这位10年前还在为筹措第一桶金而苦恼的浙江萧山农家子弟,绝对没有想到,10年后会成为拥有20亿市值的新富豪。

网盛科技作为中国A股市场第一只纯粹意义上的互联网股,一上市就创出了68.1元的高价,交易所的三次停牌也没有阻挡住投资者的狂热追捧,最高一度到78元。


孙德良做客网易科技

与他的浙江老乡陈天桥、丁磊、马云不同的是,网盛有着自己的成功路径。有人认为网盛科技是中国互联网产业的一个异类,当互联网创业者们眼睛都盯着大小门户网站时,孙德良选择了行业网站,成为了一个实现盈利的B2B网站;在那个疯狂烧钱的互联网泡沫年代,孙德良的企业几个月就实现盈利,不到几年利润就数以千万计;当互联网发烧友们梦寐以求希望获得VC(风险投资)青睐时,孙德良一次又一次将他们拒之门外;当互联网产业逐渐稳健发展,大小网站纷纷寻求海外上市机会时,网盛科技选择了留在国内上市,成为中国A股市场第一只互联网股。

孙德良坦言,网盛科技10年来的成长经历,证明了一个理想的可行性:中国互联网产业应该为中国民族资本控制,中国优秀的互联网企业应该在国内上市,并在中国股市形成一个强大的互联网板块。

员工持股计划

还将扩大70人

网盛科技的发展路径和许多互联网企业不一样,没有选择VC,也没有在国外上市。

孙德良说,整个创业过程中,其实很多VC都曾主动找上门来。1999年,公司发展到几百万元规模时,美国一家风险投资公司找到孙。此后多年,国内外陆续有十多家投资公司找上门来,孙德良都拒绝了。“可能不知道我们准备上市,今年上半年,还有一家欧洲的风投跑来和我们洽谈。”

孙德良说,拒绝VC原因很多,为了公司更稳健发展是理由之一。“我一直对我们团队强调一点,那就是公司发展要‘激情澎湃走楼梯’。一个企业的发展应该是‘走楼梯’,而不能是大起大落的‘乘电梯’。每一步上一个台阶,这样即使受到挫折掉下去也顶多落到下边的台阶上,还可以爬起来再走;而坐‘电梯’虽然快,一旦摔下去就粉身碎骨。做企业心态很重要。如果给一个刚创业的年轻人1000万现金,这个年轻人1000万花完可能就废了。因为他心里没有有这么多钱的准备。但是,如果他是10万、100万、200万这样稳步上升赚出来的,他的心态就很好。”

孙德良说,现在公司上市融到钱了,但还是会稳扎稳打地发展。以后将主要做好三大领域:第一就是做好中国化工网。还是坚持过去“会员+广告”模式。“中国成规模化工企业中,也只有10%多加入到我们网,还有80%多,所以空间还很大。”

第二,要在原有的盈利模式前提下,探索新的盈利模式。目前网盛正在关注和试验一个私有交易平台和共有交易平台。除此之外,2007年公司可能还开通一个化工专业搜索平台。以期在互联网B2B领域中,创造更多的盈利模式。

第三,会在国民经济的其他领域,比如建材、食品等行业寻找新机会;目前在做的纺织网和医药网,肯定是化工网之外优先做的。

对于2007年可能推出的化工专业搜索引擎,孙德良非常看好它的前景。“我一直秉持这样一个理念,那就是‘细分天下’。过去10年的中国互联网产业发展十分粗放,以后会逐渐细分。我们在这个领域有近10年的经验和资源积累。我们6000多家会员当中,大部分可能会转化成搜索引擎的客户。许多新的客户也将加入到这个引擎来。至于盈利模式,这个和GOOGLE和百度这样的搜索引擎是一样的,还是竞价排名的盈利模式。”

谈到上市对网盛科技的影响时,孙德良认为网盛作为中国A股市场第一网络股这样的概念,上市扩大了公司的影响和知名度,“这是哪怕花2亿元广告费都买不来的”;第二是大大增强了公司的资本实力,使得公司更有机会寻求新的发展空间;第三是团队的战斗力进一步加强了。

对于上市以后的股价波动,孙德良说:“我自己不为所动,我也要求我的团队不要关心股市,更不要被股价牵着鼻子走。他们分工不同,有的做技术,有的做客户,有的搞研发,这些工作和股市无关。股市的波动,无论是上涨还是下调,都不会影响我和我们团队。”

孙德良相信他的团队能创造更好的业绩,“我们的团队一直很稳定,员工持股计划是团队核心层稳定的十分重要原因。我们团队有70多人持有股票,少者5000股,多者几百万股。我们的员工持股计划还会继续,我打算下一阶段,再有70多人持股。主要是针对现在团队里新成长起来的骨干和新进入团队的精英。”

对于是否有意将总部迁往上海或北京的问题,孙德良表示暂时没有这个考虑。“浙江传统行业十分发达。我们无论是化工网,还是医药网、纺织网,都可以对接浙江的传统产业。行业网站企业,其实就是现代服务业企业,离开了服务对象,你说我们做什么,浙江有一个非常好的服务对象,所以这里的专业互联网企业成长空间很大。另外,杭州无论是创业环境还是生活环境,都非常好,我们对杭州很有感情,人在哪里住久了总会有感情。老婆、孩子和其他亲人也都在杭州。”

孙德良说,自己和传统浙商有很多共同点,自己始终信奉“踏踏实实做好每一件事,一步一个脚印。”

希望更多互联网企业在国内上市

上海证券报:网盛的上市好像几年前就已列入计划之中?

孙德良:是的。早在2002年,我就想过到香港上市,但只做到一半。主要是两个原因,上半年,因为一个商号的官司,阻止了我们香港上市的计划。除此之外,当时我们也觉得香港股市特别是创业板,很不景气,所以就停止了香港上市的步伐,2003年下半年,我们提出了A股上市的想法。

2005年4月,我们向中国证监会提出了上市的想法。但2005年6月,当时暂停发新股。当时我也有些郁闷,因为不知道全流通改革到底是成是败,需要多少时间,2年、3年还是5年,都不清楚。

我当时就想,还是安安心心做产业,至于什么时候能上市,那是天意。

上海证券报:工夫不负有心人,你们最终上市成功了,而且股价很高。

孙德良:是的。68.1元的价格出乎我的意料。这说明中国投资者、中国股民,对互联网产业是抱有希望的,我相信股民希望更多、更优秀的网络公司在中国股市上市,分享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快速发展和快乐。

上海证券报:但中国许多优秀的互联网企业,都选择了在海外上市。

孙德良:是的。不只是互联网企业,我们国家许多优秀企业都到海外上市了。

我记得一个律师讲过一段话,我觉得讲得太好了。他说10多年前,老外拎个皮包,拿着一箱子美金,到中国办厂,搞实业投资,赚取我们快速发展带来的成果和快乐,这一波老外在中国赚了许多钱。

最近这几年,我国许多地方政府对外资没有以前那么狂热,而且中国本身的资金很多,钱满为患。老外开始想办法了,他们通过将中国的优秀公司,介绍到在境外上市,通过在家里买卖股票的方式,分享中国经济的快速成长和快乐。

上海证券报:所以你希望更多更优秀的互联网企业在国内上市?

孙德良:是的。你说为什么那时候,我们的股票跳出68.1元的股价,很大原因就是因为偌大一个中国股市,居然没有一家纯正的互联网公司。

外资在传统制造业的并购,国家有关部门和媒体都关注了,因为它会影响民族产业发展和经济安全。但民族互联网企业,现在基本上被外资控制了。

而实际上,互联网产业,对国民经济的战略地位,决不亚于传统产业,它的作用,远远高于许多传统产业,因为它是信息高速公路。

所以,我们提出这样一个理想和愿景,那就是希望更多的优秀互联网企业,在中国上市,形成新经济板块,由国内资本控制。中国目前的互联网产业,被外资控制有三种形式:第一,互联网企业本身就是外资控制的;第二,都在境外上市;第三,风险投资来自国外。我们的目标是:第一,中国互联网企业,由国内资本控制;第二,大量的互联网企业,可以在国内上市。

上海证券报:但目前中国的资本市场确实没有境外许多国家和地区成熟,甚至还没有真正的创业板。

孙德良:中国互联网企业以前之所以选择境外上市,其实并非出于创办人的本意。而是境外资本的力量。比如许多互联网企业的VC是境外的,风险投资商当然熟悉境外市场的规则,所以他们也会要求成熟一些之后在境外上市。

但是中国金融证券业的改革步伐很大,2006年就是中国证券市场历史性的一年。未来几年里,深圳可能会出现中国创业板,到时候许多处于起步期的网络企业都可以入市,我认为如果这个愿景得以实现,那么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发展一定是健康、安全的。我想,我们5年、10年后的互联网产业,应该是由中国民族资本控制的,并在中国资本市场形成一个强有力的新经济板块。(朱国栋)

继续阅读
模仿和拷贝挫伤创造力 互联网面临商业模式拷问
06年度中国互联网报告:网易位居第二大门户
盖茨:互联网5年内“颠覆”电视
互联网 并不虚拟的世界
互联网协会发布2006热点领域第二轮最新数据
美国知名专家盛赞中国下一代互联网安全可靠
互联网之父Cerf:互联网应坚持开放标准
互联网结算美国占尽便宜 中国忍无可忍开始夺权
2006年互联网业薪酬增8.5% 整体水平依然偏低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