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业界动态

谦谦唐骏游说华尔街 纵论斯皮尔伯格百度与丁磊(3)

...

Google中国没做好的原因是什么呢?第一、Google总部一直把Google中国当作Google全球的其中之一,这是所有跨国公司在中国发展的最大的问题。微软的前5年就是这么做的,我到了微软之后就不断的改变,现在微软中国是在中国的企业,必须像中国的企业一样运作。中国有特殊的文化背景,你搬到中国来作,肯定做不下去。第二、Google中国现行的团队并不是一个适合作互联网的团队,要不是就是做传统IT企业卖设备的,要不就是做研发的,互联网的营销有他特殊的营销手段,目前Google中国的营销是太传统的太技术性的,这个在中国是行不通的。第三:中国的团队没有和Google全球作一个很好的沟通。要么她们就不重视,要么她们的话音到了Google全球就没有什么分量。这就导致了Google在中国的渠道不行。其实Google在中国就需要做两件事情,一个是市场品牌的推广,第二就是渠道,因为渠道也是在帮助你作市场推广。渠道很差,导致有品牌而没市场。这是Google中国最大的问题,做市场管理的走错了方向。Google中国的毛病在做品牌,而没做市场。在中国做品牌一点用都没有,品牌是从美国带过来的。

网易科技:他们有提到在香港上市的腾讯吗?有吗?

唐骏:他们对腾讯也是非常关心的,很多人跟我说从腾讯里赚了很多的钱,说腾讯是家了不起的公司。我也很客观的给他们讲,腾讯在中国互联网企业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之一,几乎每个上互联网的人都是腾讯的忠实用户。比如一个新闻网站不能访问了,我还可以去新浪网易搜狐Tom中其它几大网站转转,但腾讯就不一样了,已经成为了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他们问我腾讯的股票,我说从长期的来看,应该是会增值的。

网易科技:你觉得未来几年当中,中国互联网还会有跟现在前三前五一样大规模的公司上市吗?

唐骏:未来在互联网是不会的。因为现在的进入门槛非常高,我还没看到一个非常成熟的未来商业模式。但排名是会有持续变化的。一两年或者三五年都有变化,但10年后我就不知道了,你说10年后前10前的互联网公司有一半死掉还是有可能的。3年中前10名的公司换一半的可能性不大。

网易科技:有提到丁磊马化腾这些人吗?

唐骏:我本身和他们都很多接触,丁磊是个了不起的人,发自内心的。丁磊很讲义气的,很地道。盛大和网易之间有时有一些冲突,比如上次像那个泡泡堂商标注册的问题,我就给丁磊打过电话,我说,丁磊啊,大家好好想,我知道你们也先注册,我们也用了这么多年了,我们不用也不合适,我们通过法律的方式,对你不好,对我们也不好。我们换个方式吧。丁磊说好啊,很认真的,找了个法务部的人好好聊聊,就差不多解决了。丁磊也给我打电话说,听说你们盛大要到我们这边挖人,我们之间就不要互相挖人了。你可以挖我们的人,也肯定能挖走,因为你出很多的钱。我也可以挖你们的人,因为我出很多的钱。那我们就等于互相之间拆台。虽然我们其实并没有真去网易挖人,但后来我们都有了就订了个不成文的规定,除非他本人要离开。这个就是中国人的习惯,美国人就不是这样,美国的CEO之间不会来做这种的交易。中国就会用这种人情世故,美国人是不会的。就从这2件事上面,我对他,真的很讲义气,这还不仅仅从做业务方面,业务我说了也没用,因为他带的游戏各个方面都做得不错。

马化腾很朴实,我和他交往什么的非常朴实,把个人东西都会来交流倾谈。不像有些人成天戴着面罩,或则我是丁磊,或则我是唐骏,跟你形成一种隔阂。我们这些人在一起,比如马化腾,就没有隔阂,可以随便交流。第一我们也不构成竞争,第二,公司之间的竞争也不是我和他个人的竞争,大家都是作为圈内的业内的人在一起交流。

网易科技:聊到曹国伟的新浪吗?

唐骏:曹国伟,刚才我们还在一起聊天呢。曹国伟是言辞比较低调,比较谨慎,交流不是特别多,今天是第二次。他就坐在我边上,我们一起交流。比较谨慎和稳重,他是稳重型的。

网易科技:一个上海人到北京去闯荡一个北京人的媒体公司。

唐骏:对!他的方式就比较稳重稳健的方式来管理一家企业。我觉得每个人的工作方式不一样。管理没有一种最好的模式,没有!最适合的模式不是说适合企业,适合你自己的模式是最好的模式。你说你让曹国伟去学别的模式去管理,肯定做不好。让我唐骏去学别的模式我也做不好。我的模式就是最大限度的发挥我的优势,这就是我的模式。

关于个人化的问题——微软到盛大2年变化

“以前在微软上面有好几十个领导。在盛大就只有陈天桥,我只需要和他沟通好,做好自己的事就可以。”

网易科技:从微软中国到盛大这2年半中,你的感觉有什么不一样?

唐骏:心态发生了很大变化,这是很重要的一点。其实工作方式也发生了变化,以前在微软主要是执行层面,每天被数字逼着被销售额推着,在盛大就不一样,网络游戏每天都是稳定的收入。过去在微软是很具体的执行层面的工作,包括招聘市场推广等。在盛大我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东西,市场、路演和投资者沟通,每3个月做季报,这些是在微软不可能做的。

网易科技:心态上有什么样的变化呢?

唐骏:平淡了许多,以前在微软上面有好几十个领导。在盛大就只有陈天桥,我只需要和他沟通好,做好自己的事就可以。

网易科技:你怎么看陈天桥?

唐骏:他在公司不断发展的变得成熟,从他的年纪来说,是我见到30多岁最成熟的,未来我想他会变得更成熟。从一家私人企业变成上市公司,企业成熟了,掌门人也成熟了,不再是人们想象中互联网企业老总是年轻人那样,一个上市的互联网公司的掌门人就应该像一个传统的IT企业的CEO,用他们的方式去运作一个互联网公司。

网易科技:这和互联网的创新有冲突吗?

唐骏:中国互联网企业面临的最大问题不是市场风险,而是管理风险。很多人没意识到,如果你随便给我一个网络企业,我给你预言,3年之内,绝对在管理上出问题。如果他不重视管理一定会输。1000人和100人的管理完全不一样,3000人和1000人又是不一样,必须要用制度规范来管理,而100-300人靠领导的威信就完全足够。

继续阅读
盛大总裁唐骏兼任CFO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