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网络资讯

新华网:2006年中国互联网“客”时代到来

...

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21日统计显示,2006年,中国网民数量达到1.3亿人,这说明在9年的时间内,中国的网民数量翻了近200倍。

2006年的中国互联网,客文化在网络生活中蔚然成风。从博客、播客到换客、威客,甚至反“流氓软件”的维权客,种类繁多的客不期而至,网络生活客时代全面来临。

博客:从商业到法治的艰难砥砺

中国互联网协会发布的《2006年中国博客调查报告》显示:截至2006年8月底,中国博客用户已达到1750万,博客读者达7500万人,博客进入成熟发展的空前繁荣期。

激烈的发展,意味着经济利益追求的放大。有人说,2005年是中国博客元年,那么,2006年则是中国博客商业化的开端。

8月份,博客网推出新制定的名为“博客金行”的分成方案,其主题思想是:让所有的个人博客都有机会分享广告收益,从而实现博客、博客网站、广告主的三方共赢。“博客金行”同时获得了TCL集团、亚马逊、卓越等一批广告商3000万元的博客广告,于是众多博客开始对分成方案跃跃欲试。

和讯博客也在8月份举办了首次博客广告佣金发放仪式,最高额为1000元。

与此同时,博客大众化扩张的趋势,也纵容着自由、随意和不负责任现象的存在和发展,由此引发的负面效应,给社会稳定带来危害。

11月24日,备受关注的中国博客第一案终审落槌。至此,这起堪称最受公众关注的网络博客案,以原告南京大学副教授陈堂发胜诉而告终。“我为制止侵权而付出的成本太大了。”胜诉的陈堂发言语中多少流露出隐忧,而事实上,关乎博客监管的酝酿早已开启。

11月28日,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长胡启恒院士透露,中国正在探讨和逐步试行在网络世界实行有限实名,也就是后台实名,当一个用户要到博客网站或BBS网站注册时,应提交身份证、必要的证件和真实姓名等。

由此,一场关于构建和谐网络生态环境的博客监管风暴正式启动。中国互联网未来命运的思考正以博客为突破口,辐射整个产业链,博客的法制框架正在逐渐建立并完善起来。

威客:中国知识经济的互联网勃兴

威客是英文Witkey(wit智慧,key钥匙)的音译,指在网络上出售自己无形资产(知识商品)的人。他们以个人的智慧、知识和专业特长在互联网上提供创意,获取报酬,实现依靠电脑谋生的“网络化生存”。

9月14日,重庆新欧鹏集团以30万元的价码在“猪八戒威客网”上以悬赏方式,邀全球威客诠释该集团理念。这个被称为中国网络威客“第一单”的案例,是中国威客模式出现以来金额最大的单项网络悬赏。

威客的应用包括“百度知道”“新浪爱问”等基于大型搜索引擎的威客网站。在威客网站上,任意一个悬赏任务,小到几十元大到几千元,无论金额大小都会引来很多威客的竞标。一旦方案被发布方选中,威客可以得到赏金的80%,赏金的另外的20%归威客网站所有。

一份名为《中国威客Witkey商业模式及投资前景研究报告》显示,自2005年以来,中国威客已达60万人,威客网站40多家。报告预计,至2007年,中国威客将激增到900万人。

换客:网络易物时代开启奇迹梦想

以物易物,当人类祖先用交换的方式维持他们最初生存的时候,也许并没有想到,时过境迁,这种原始的交易方式被现代人搬上互联网后,居然受到很多人的追捧。

去年7月,加拿大青年凯尔·麦克唐纳开启了用互联网与人交换的先河。他用自己特大号的红色曲别针多次交换,终换回一套双层公寓,创造了网上换物的奇迹。

日前,多个国内换物网站,如易物网、换物网、易贝网纷纷问世,正在吸引着越来越多换客的加入。与此同时,以互联网为载体的新型“易物时代”正在来临,尤其是上海人朱人杰首创的“易物网”,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专业换物平台之一。

10月15日,北京女孩艾晴晴模仿凯尔·麦克唐纳,用一个曲别针,希望在100天内完成“曲别针换别墅计划”。

和大多数换客不同,有的网友在易物网上发布了自己的交换品——“倾听”,他们希望有换客愿意向他们倾诉烦恼和不快乐的事,然后用自己的“倾听”作为交换。

维权客:互联网开启网络“维权时代”

维权客是今年较特殊的网络群体,而他们代表了中国网民的真正觉醒。

2006年,随着中国反“流氓软件”浪潮的兴起,一批深受“流氓软件”侵害的网络维权客决定拿起法律武器与这些“流氓软件”制造者对簿公堂。

今年9月,以董海平为发起人的网友组织,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一系列针对“流氓软件”的维权活动,他们以每周起诉1至2家“流氓软件”制造者的速度,将包括中搜、千橡、阿里巴巴、易趣等网站送上法庭。

11月17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对“流氓软件”侵权案首次进行判决。但原告网友因证据不足被朝阳区人民法院一审驳回而败诉。

11月30日,董海平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对雅虎中国的上诉状……

反对“流氓软件”的侵害,虽然还在经历漫长的上诉之路,但众多网络维权客们,正通过网络方式的集结,向长期疏于管制的“流氓软件”制造者“讨个说法”,开启了互联网的“维权时代”。(陆文军、钱晨祎)

继续阅读
木子美播客性爱录音网上流传 监管成为难题
上海开通全球最大互动电视网 增值服务高潮来临
播客网站苦寻广告主 新一代视频混沌中前行
商业周刊:播客距离我们日常生活还有多远?
盈利模式不明吓跑风险投资 播客网遭遇寒冬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