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网络资讯

大连网络写手获小说大奖 现实世界却是化验员

...

网络作家、武侠、70后、技术工人,这是大连人高拙音身上比较明显的几个关键词。今年5月,他的作品《龙战三千里》,获得了大连市第九届文艺金苹果奖的惟一一部优秀长篇小说大奖。

近日,这位平时一身工作服,只有在夜深人静之时才在键盘和鼠标上挥洒想象力和激情的网络作家,从神秘的互联网背后,坐到了记者的面前。

网络写手高拙音 我喜欢说自己是网络作家

高拙音是从2001年开始上网的,之前,他已经有多年写作的经验和历史。他的第一部长达四十余万字的处女作《寂寞江湖无归春》曾在投到春风文艺社后被退稿,这着实对他是个打击。当时出版社给他的答复是:写得还不错,但是武侠已经不是很流行了。

“上帝给你关上一道门,一定会同时给你打开一扇窗。”这句话用在这本后来成功出版的书上,或许是合适的,而这扇窗就是互联网。

2001年开始上网时,和所有年轻人一样,高拙音只是把网络当成了一个新鲜事物。出于天性使然,高拙音喜欢登录一些文学网站,并和网友进行沟通交流。慢慢地,他开始在网站上发表一些作品,回忆当时的情景,高拙音告诉记者:“我第一次发表文章时还问版主:什么时候能审稿通过啊?后来才知道,在网络发表文学作品的自由度是相当高的,完全没有传统媒体那样多的束缚。”

就这样,带着对互联网的懵懂和好奇,酷爱写作的高拙音仿佛是一个贪玩的孩子看见了大海,在宽容而广袤的互联网纵情文学才华,并很快就得到了反馈。“我的作品很快就有人跟帖了,有说好的,有说不好的,很有成就感。”他说。就这样,他的处女作小说《寂寞江湖无归春》也在网上进行连载,并且迅速得到了网友广泛的认同,进而被出版商发现,促成了处女作的发表。

“十年武侠第一人。”出版界这样评价他的作品。如今,已身为辽宁省作协会员的他,经常说自己是个网络作家。“因为我发小说,第一次是在网络上,没有借助传统媒体的帮助也能让自己的作品被大家认可。现在想想没有网络的话,就很难有后面的发表,是互联网给我提供了一个广阔的舞台。”他说。

作为一个网络作家,高拙音曾经最大的困惑是,手写到电脑打字的转换。“创作思维不一样,脑子里真是跟不上,后来时间长了,慢慢就熟悉了。电脑写作写得快,修改快,查找资料非常方便,而且还有互动,写出来的东西发出来,很快就有人给你留言,鼓励或是批评。”高拙音介绍说。

在手写时代,为了保留底稿,这个一根筋的年轻人曾经把几十万字的作品完整地重抄了一遍。“这就像稀里糊涂地爬一座山,人家走的是正道,很容易上去了,我是走小路,很辛苦,很艰难,但我也许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风景。”他平淡地说。

技术工人高拙音 昼夜交替的现代隐士

高拙音1974年出生于大连,令记者稍感诧异的是,他的最初学历证明上是一个技工学校的毕业生(后通过自学获得业大本科文凭)。小的时候,高拙音就表现了非凡的文学天分,他曾在校刊上发表散文、诗歌。“那时候寄个稿费也就十块二十块,但是非常高兴”。后来之所以没有继续走深造的路线,是因为英文成了他学习路上的一个瓶颈,等他意识到英语在应试教育过程中的重要性时,已经完全没有办法赶上了,最后只能上了一所技工学校。

1993年,高拙音从齐齐哈尔车辆厂技校毕业,分配回大连机车车辆有限公司,成为一名钢铁检测化验员,他的工作是负责在炼钢阶段检验不同阶段的成分。

在单位,他是一个努力做好自己工作的技术人员,和同事上下级相处融洽;业余时间,他又成了一个洞悉世事的深思智者,把思考和激情融会于键盘,把自己对国家、社会、历史、武侠等方面的思考融入到作品中,是一个已有三部长篇、一部短篇问世,字数达110多万的网络作家。

在2005年7月之前,单位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在搞创作。“因为毕竟是利用业余时间搞创作,如果四处张扬的话,我不知道是好是坏。还好单位领导和同事们知道后都对我很理解,也很支持,这是很难得的。”他实话实说。

直到去年他准备加入辽宁作协,其中的一个程序是必须有单位的盖章,他的作家身份才被单位的同事知道,大家都惊异于单位里竟存在这样一位寂寞高手,在万千文字和检验样本间穿梭变换,并行不悖。

作家高拙音谈潜规则:张钰不能算作女侠

高拙音的主要作品包括武侠的、现代军事的、历史军事的以及科幻类。简单阅读他的书名,就知道他是个“好战分子”。

“在你的作品中,大部分都是跟战争有关的,仅从书名《龙战三千里》《决战靖国神社》就可见一斑,这跟性格有关系吗?”记者问他。

“可能跟性别有关系吧,我的性别特征比较明显一些。一个是我比较好这个,我有意识地写这个,因为我觉得中国人尚武的精神有点淡了。”他说。

和他的作品相得益彰的是,高拙音本人平时就爱好武术和散打,“我属于不动就胖的人,没事就去锻炼锻炼。”他说自己喜欢读金庸的《飞狐外传》《天龙八部》。

而对于金庸先生的收山之作《鹿鼎记》,恰如记者预料的,高拙音最初却不太喜欢,“韦小宝是个反侠,对‘侠’可能是一种反讽。这部小说其实说的是江湖。”他认为这部小说完全超越了武侠的范畴。

他继续说道:“中国侠文化源远流长,从司马迁时代开始就说。‘侠,以武犯禁’,就是用暴力方式去打破潜规则或不合理的规则,这是对侠的理解。在当今法治社会,侠不一定是武侠,只要具有侠义精神就可算是。”记者问他:“从您这个意义上说,张钰算不算一个女侠?因为她也在打破潜规则。”

“只能说她客观上促进了这件事,但她没有什么主动性。如果一开始她就是要揭开这个潜规则,为民除害,勇于献身,那真是太伟大了。但是她还是为了自己的一些利益,她的想法很简单,我在这儿混,我认可潜规则了,但是并没有得到回报,没有回报之后,她就失去平衡了。

“因为潜规则具有豁免权,没有明文的规定和制度为了你的‘损失’来保护你,所以她当然不干了。张钰是官逼民反,逼上梁山的。”高拙音说。

继续阅读
网络写手写作学习往往两不误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