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网络资讯

实行“零点断网”再引争议 网吧该向何处去?(1)

...


(漫画为陈春鸣画)

科技之花却成“电子鸦片”

话题一:网吧是万恶之源吗?

今年10月,湖北省十堰市老虎沟社区的居民张晶致信市政府,呼吁“管管网吧,救救孩子!”这封信代表了许多家长的心声,在他们眼里,网吧经营者只管赚钱,不管孩子在看什么、玩什么。该市三堰社区的刘先生伤心地告诉记者:“网吧的危害几天几夜说不完!”他的儿子原本是一所名校的尖子生,沉溺网吧之后,结识了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打架斗殴致人重伤,不得不退学在家。父子俩为此闹得感情近乎破裂。

十堰市文体局副局长周高潮说,今年上半年,十堰市文化稽查队调查发现,进网吧的人中60%以上是青少年,其中90%在打游戏、聊天、浏览乌七八糟的东西,了解信息或收发电子邮件的微乎其微。一些青少年没有固定收入,没钱上网便想歪招。从公安部门破获的案件来看,十堰城区发生的盗抢案、伤害案,相当一部分犯罪嫌疑人和网吧有关。

近年来致力于帮助青少年戒除网瘾的华中师范大学教授陶宏开说,网络原本是信息交流的工具,但现在已被空前游戏化、娱乐化,成为腐蚀青少年心灵的“电子鸦片”。几天前,他应邀到湖北某少年管教所作报告,发现1000多个“问题孩子”中有六成受过网吧的毒害。“我还了解到,东北某大学被33家网吧包围,200人的课堂一般仅有四五个人听课。该校一次就开除了126人,180人作留级处理。他们本该成为有用之材啊!”

十堰市三堰社区的一位网吧经营者则有自己的看法:网上有大量的新闻和信息,许多人需要通过网络来了解。还有文学网站、同学录等,还可以炒股、交友、玩游戏等,小孩不该来,大人总可以吧?怎么能说网吧是万恶之源呢?

治理整顿屡遭反弹

话题二:网吧是“禁”还是“限”?

“零点断网”的举措,在十堰赢得了家长的一片叫好声。六堰山社区居民齐栋说:“对‘零点断网’,我认识的家长都拍手叫好,恨不得政府关了所有网吧才好。”但也有些家长担心:这次断网的力度挺大,但能坚持多久还不好说。电信部门给断了,网吧会不会再找别的运营商呢?

周高潮说:十堰也和方山等地一样,曾发生过多起孩子几天几夜泡在网吧的事情,一些家长情急之下,只好用蛮办法死盯着孩子。“那么,十堰会不会也像方山一样关闭所有网吧?”对于记者的提问,周高潮表示,“方山县的做法有其道理,但网吧毕竟还有积极的一面,如果一下子全部取缔,恐怕有点武断,还是要加强管理。”

不过,谈及此话题,陶宏开教授比较激动,“我完全支持方山县的做法。按照有关规定,网吧在零时至8时是禁止营业的,而且,3次接纳未成年人就要被吊销执照。问题在于很多地方只是说说而已,就是没动真格去管。我认为,方山县是在依法行政,不必大惊小怪。”他表示,“既然管不住又管不好,留着又危害青少年,就目前而言,关掉也许是最好的办法。谁家有孩子谁家着急,我们要对下一代负责。”

采访中,对于“零点断网”的行动,十堰当地不少网吧业主均表示支持,不过,因为影响收入,看得出,也有不少业主内心并不情愿。

继续阅读
陈至立要求彻底铲除黑网吧 加强监管网络游戏
元旦期间网吧火爆中隐患多 实名登记掺假
14部委联手加强网吧管理:2007年不新增网吧
“网吧审批禁令”颁布 南京一张网吧证炒到20万
太原年底前消灭“独苗”网吧
审批禁令让网吧牌照“奇货可居”
扬州将重罚接纳未成年人网吧
东陵西路黑网吧“拿枪”恐吓工商执法人员
铜陵网吧实时监控系统开通24小时在线监控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