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网络评论

流量计费被停 运营商的悲哀

...

仅有十天,南京电信就暂停宽带按流量计费方案。说是暂停也许这只是一个托词,只是一个台阶,宽带按流量计费方案业已流产,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固话运营商,南京电信不想让自己死的太难看,只是一个“暂”字也许不知何时才能再恢复,即便是重新实施,相信南京电信也不会再甘为人先了,而这正是运营商的最大悲哀。

此间中国电信北京研究院专家于明峰发表于中国电子报的一篇题为《体制转变是固网创新主要阻力》的文章恰好为这一事件做了注释,文中观点再次印证了固话运营商想进行业务创新是何其难,因为日益恶化的经营环境处处束缚着这些企业。从经营环境看,宽带作为固网运营商的战略性业务,受到免费商业模式的影响较大,特别是P2P等技术的出现对固网运营商产生致命影响,国外有关网络中立的讨论正甚嚣尘上,不管结果如何,现有互联网的免费运营模式已经恶化了固网运营商的经营环境,使之无所适从。

这其实正是南京电信暂停宽带按流量计费方案真正原因。对于此项资费方案,网民和用户强烈反对,各类传媒更是口伐笔诛,央视《新闻30分》也是不甘落后,对此热点进行了报道,日子难过的固话运营商再次被称之为“霸”,受此压力,宽带流量计费只能昙花一现,南京电信选择激流勇退显然是明智之举,因为舆论的力量之大,不仅是一家市级电信公司承受不了,其上级省公司甚至中国电信集团也难免不受牵连,如果影响到香港上市的股价,那“罪”就真有点难以承受之重了。

目前还谈不上是网民的胜利,因为宽带按流量计费没有什么错,这一做法也符合宽带上网的成本结构,对于运营商和消费者都更加合理,有利于运营商改善现在的宽带运营的被动局面,不过按流量计费成功的关键还在于设计合理的收费标准。设计得过高,会找来用户漫骂,造成用户流失;设计得过低,付出的成本得不到补偿。由于度没有把握好,现在看来此次固话运营商是没法翻身得解放了,运营商在宽带产业链被动的局面还得长期存在下去。暗自偷笑的是那些在当前“电信网+互联网”的模式下,不考虑网络负荷、不计成本地提供业务,发展用户的各种内容提供商。

在网民与内容提供商的眼中,都希望固话运营商的宽带是个管道,希望运营商将网络像 高速公路或者电网那样运营。在此情况下,运营商将只能作为管道提供商为内容提供商以及用户提供服务,而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以及所传送内容分配资源。这样虽然电信运营商拥有网络,但是只能得到少量的接入费用,而内容提供商却“寄生”在网络上得到绝大多数的利润。

而这种情况在国外也是相当普遍。管道提供商意味着电信运营商只能提供一个中立的网络,而不能不干涉网络上传输的内容。这个由美国民主党议员Ron Wyden提出的的“互联网反歧视法案2006”,强调网络运营商“不得干涉、阻碍、降级、修改、削弱或者改变任何通过该运营商传输的比特、内容或服务”,也不能“按照有利于自己或任何其他人”。

但网络中立既排斥区别使用者分配资源也排斥区别应用分配资源。不仅运营商会强烈反对,而且目前也难以做到,因为互联网的网络中立的潜在前提是带宽资源不是稀缺资源,在一个带宽资源还没有极大丰富的网络上奢谈网络中立太不现实。如果资源极度缺乏,而网络对用户使用资源又不做控制的话,网络有可能崩溃。尤其是当前以P2P为首的业务应用已经引出各类问题,使网络中立这种理想化的想法更是痴人说梦,难以实现。在互联网的发源地美国,网络中立法案虽然提出但一直没能通过就是这个原因。

回想一下,最初的互联网实际上就是科研工作者的网络,各个大学各自组建校园网,然后租用电信运营商的高速链路相互连接起来构造成互联网的雏形,接想要接入互联网的学校向电信运营商租用一条专线连接到互联网就实现了接入。这时的电信运营商与互联网没有更多的关系,因互联网规模有限,无需考虑太多问题,互联网是中立的,没有涉及运营和建设的问题。

但日月穿梭,星转斗移,现在的互联网主体已由电信运营商主导,其构建全国范围的骨干网,用户从互联网的主人变成了电信企业的用户,电信运营商拥有骨干网和接入网,但不是拥有互联网。因此电信企业有网络建设运营和维护网络安全的义务,但是没有提供所有内容或者创新业务的能力。此时电信企业虽然没有刻意维护网络中立,但实际上网络却基本中立的。不过,当前国家尚未规定互联网服务是电信普遍服务,且我国的互联网还远远没有发展成为基本的通信网络,运营商难以为各类用户提供一视同仁的电信服务。

作为一直是固话运营商的利润增长点的宽带,虽有效益出现,但一直是投入大于产出,而市场竞争的加剧,各地的宽带资费一降再降,在中电信和中网通中报之后,已有券商分析认为宽带已难以为固话运营商提供太多的利润。南京电信推出的宽带按流量计费方案可谓是对商业模式的创新,但这一尝试无疾而终,昭示出市场对传统的商业模式根深蒂固,对运营商的影响仍然很大,手脚甚至将被左右,

当前互联网的运营模式很难提高电信运营商网络建设的积极性。由于电信运营商主要收入来源于用户的接入费用,大量与内容相关的收入属于ICP或者 增值业务提供商,电信运营商如果只是一个管道提供商,电信运营商扩建网络只能为ICP以及增值业务提供者获取更大的利润创造条件,在此情况下,让骨干网基本垄断、互联互通困难的条件下的运营商积极改造网络只能是用户的一厢情愿,因为举步唯艰的固话运营商再投巨资改宽带造网络不仅力不从心,而且缺乏动力。

虽然运营商也曾试图通过互联网增值业务来获取更多的收入,但由于技术和市场的原因至今大多数没有成功,因为运营商除了在网络上设置歧视性政策以外没有更大的优势。就目前的网络基础环境而言,一旦使用BT的用户和流量超过某个限度,网络设备就有可能瘫痪,更可怕的是无论运营商如何扩容,带宽似乎永远不够,运营商之间互联带宽加倍后会在短短的几周内被占满。

现实再次表明,在以P2P业务为代表的大量新业务出现以后,互联网如何建设和运营的问题是摆在运营商面前的首务。电信运营商是否应该老老实实成为管道提供商?如果成为管道提供商如何能促使电信运营商改造和建设互联网,互联网改造和建设如何适应业务新需求? 这些问题涉及到互联网地位、定位,需要由电信主管部门和电信运营企业进行深入的思考。

继续阅读
南京宽带明年推流量计费 正对网络进行大改造
中国高性能宽带信息网已完成全球最大规模测试
中国高性能宽带信息网已完成全球最大规模测试
中电信测试超级ADSL 按流量计费可能明年推出
网通CEO左迅生:未来宽带上网将完全免费
运营商强行宽带捆绑固话消费 律师称侵犯选择权
长城宽带陷入资金危机 欲寻找全国托管对象
电信强制宽带用户消费固话 95%用户认为是侵权
我国"高性能宽带网"通过验收 性能远超发达国家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