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电信资讯

四华人买下俄城市电信 成为俄罗斯国家级运营商

...

以哈巴洛夫斯克为中心,往东到海边的海参崴和萨哈林岛,往北到马加丹,往西一直延伸到伊尔库茨克市以西,是俄罗斯远东(西伯利亚)地区广袤的土地。

自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数以百万计的中国人自黑龙江出发,越过边境线,在这块土地上从事伐木、运输、种植、贸易等。他们像蚂蚁一样,孜孜不倦往返于中俄两地:冬天寒风掠过西伯利亚平原时,他们会回到中国与家人团聚;春风解冻后,他们又打起行囊向北而行。

分开的时间里,他们与家人只能通过电话线千里牵挂。从俄罗斯远东打回中国,每分钟话费从2卢布到近20卢布不等(1美元约兑换27卢布),他们每个月的话费一般都要花几百卢布,高的甚至上万卢布。

不过,从2007年开始,他们的话费将便宜很多——不久前,电信运营商俄罗斯城市电信(以下简称“CTL”)悄悄入驻哈巴洛夫斯克市十月革命60周年大街的北京酒店,计划明年将VOIP引入俄罗斯,并在远东大展拳脚。

而CTL的实际控制人,正是一群神秘的中国人。

俄第六家国家级运营商

“CTL是俄罗斯除三大移动与国家固网等之外的第六家国家级电信运营商。”11月2日,回北京办事的王嫚麟告诉本报记者。王的身份是CTL董事兼CEO。

据本报记者查证,1996年10月,为给正在建筑的莫斯科商务区提供电信服务,俄罗斯CITY公司(莫斯科商务区的工程管理公司)、Comstar Telecommunications公司以及MGTS(莫斯科城市电话网络公司)共同发起成立CTL。其中MGTS公司是AFKSistema的子公司,AFKSistema同时拥有俄罗斯最大的移动电话公司MTC等资产。

据了解,自1992年电信私有化和股份制改造开始,俄罗斯电信产业就走向两极化:传统运营商群雄割据,一百多家股份制公司大都固守一地,垄断所在城市的固定电话业务;而“新兴电信企业”则提供移动通信、国际互联网、卫星通信等新技术和增值服务,其中包括俄罗斯前三大移动通信运营商MTC、Vimpelcom和Megafon。

目前,俄罗斯“新兴电信企业”数目已过1000家,但其中绝大多数都属于不需要业务牌照的移动虚拟网络运营商(类似于SP和虚拟运营业务)。

王嫚麟强调,CTL已经成为全国性电信运营商,地位与地方运营商和增值业务商完全不同,“今年4月,CTL已通过俄罗斯通信与信息化部审查认证,从而持有俄罗斯国家电信特许运营证”。

但CTL显然还不具有足够知名度,中兴通讯和华为相关人士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目前两家公司在俄罗斯的合作伙伴中,均没有CTL。

神秘华裔入主路径

事实上,对于外资而言,要想获得俄罗斯电信运营商控股权并非易事。

“俄罗斯电信服务市场表面上完全对外开放,实际上有许多限制,主要业务仍由政府控制的俄罗斯电信和其他一些本地企业控制。”中国商务部研究院2005年底发布的一份分析报告指出。

商务部的这份报告显示,外资进入该领域不可注册独资公司,只可建立合资公司,且俄方必须占有51%以上的股份。

据记者查证,俄罗斯其他几家主要的国家级运营商,虽然大都有外国资本介入,但仍由本土资本控股,外资很难真正介入实质运营。

“我们能够成功控股,其间很多机缘巧合。”王嫚麟拒绝透露更多情况。

本报记者几经辗转,终于了解到其中轮廓: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西方资本大量涌入俄罗斯,试图获取其基础电信企业股权。当时,某国外资运营商成功入股俄罗斯第三大固网运营商东西方电信,而其派驻莫斯科的代表则是一位外籍华人。

2006年,CTL成功拿到俄罗斯国家级电信牌照。此时,东西方电信正与CTL展开深度合作。此间,通过该外籍华人渠道,王嫚麟等中国人决定入股CTL。

此间事态多有转折,消息人士称,在王女嫚麟等人接盘CTL期间,多家外资机构曾展开激烈争夺,最终王等人胜出。至于具体细节,目前还难以考证。

“到目前为止,入股及获取全国运营牌照我们已经投资超过1000万美元。”王嫚麟透露。

以上资金来自多名华人。消息人士透露,包括王嫚麟和该外籍华人在内,共有4名中国人成为CTL股东。本报记者至今仍未获知这四人的详细身份背景。

新运营模式

“目前,公司主要在进行结构、业务的调整和准备,从明年开始就将展开大规模运营。”王嫚麟表示,CTL初期将主要提供城市之间的VOIP业务,并将努力把电力宽带业务引入俄罗斯,“如无意外,公司明年就将展开大规模运营”。

由于俄罗斯各个城市的传统电话相对垄断,缺乏竞争,因此长途业务收费很高,VOIP市场广阔。王嫚麟透露,CTL已经与一家美国电信运营商合作,由美方提供经CTL公司打往世界各地电话的中继服务,此外CTL还与香港一家电信公司达成了类似合作。

“2008年前,俄罗斯将拥有欧洲大陆14%的IP电话线路,成为欧洲最大、全球第六大的VOIP电话市场。”王表示,CTL将首先拓展莫斯科、圣彼得堡和远东的VOIP市场。目前,CTL已在莫斯科、圣彼得堡和哈巴洛夫斯克市设立分支机构,后者为CTL远东与西伯利亚地区总部。

“莫斯科是俄罗斯首都,圣彼得堡则是加里宁格勒地区首府,而华人和远东市场是一座尚待开发的富矿。”王称,“我们将广泛采用承包、代理、加盟等办法,吸引战略合作伙伴加入。”

除利用VOIP拓展长话外,CTL另一业务重点是将其他新兴业务引入俄罗斯。

比如无线布网规模项目(小灵通、大灵通、3G)。“小灵通或大灵通在俄联邦还是空白,但已经受到俄电信行业的高度重视,我们准备率先做,现在正在洽淡及筹备启动这一市场,并争取在部分地区独家经营。”王透露。

此外,CTL还计划将电力宽带上网引入俄罗斯,这一业务目前在俄罗斯同样是空白,“目前莫斯科ADSL宽带月租为35美元,如引用电力宽带技术,我们预测价格为15美元/月上下,加上电力宽带使用方便等优势,市场预期可迅速开通100万个以上的客户”。

这一计划的实现尚需要更多的准备。据本报记者了解,俄罗斯规定,用于俄罗斯通信互联网上的综合电信设备,应完全满足为这类设备制定的现行技术要求,并应有该国颁发的入网证。这意味着,如果引入电力宽带业务,相关的技术和设备还需要通过以上流程。

继续阅读
广东电信承诺下月全省全面实现清单查询
"鑫诺2号"故障修复机会渺茫 村通工程将被迫推迟
实现入世承诺 外资入股电信运营商比例提至49%
网民反驳广东电信副总 呼吁取消电话月租费
被移动商分流严重 信产部:固网商应获移动准入
国资委称今年电信重组加快 学者担心重组无效果
电信网通互联萧山遇困 下一代网络加剧暗战之忧
投行增持中国电信 运营商股票集体被看好
电信网通不竞争协议曝光 避免重复建设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