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网络资讯

北大学子网站陪聊1分钟收费1毛 第一笔收入20元

...

自称通过聊天加强与人沟通;同学认为他很有勇气,选择自己认准的路

高健6日那天赚来的一张20元钞票,至昨天还揣在身上。这是他从北大金融系毕业一年来的第一笔收入,是陪一个女生聊天的报酬。10月底,高健第一次举起“陪聊”的牌子在北京街头招揽生意,业务冷清,招来的议论却蔓延得无法收场。

毕业后第一笔收入20元

高健是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本科生,已毕业一年。10月底,他在北京几个高校的BBS里发出帖子称,自己将创业搞“陪聊”,希望有困惑要聊天的人找他,不计较费用;后来,他举起一块牌子走上街头招揽生意,牌子上写着:“光华毕业,求职受阻,自谋生路,多谢支持”的字样。

“跟我联系的人特别多,电话接烦了!”昨天,记者拨通高健电话希望采访,他要求通过QQ沟通。他说,自己打广告“陪聊”事件最近已经轰动了,但来电话的多为凑热闹,真正做成的生意只有两笔,都是在6日上午,是两名刚毕业的女生找他陪聊天。

第一个女生没给钱,第二个女生走的时候给了我20元。

这20元是他毕业一年来的所有收入,他至昨天下午还将那20元钱揣在身上。高健老家是黑龙江的,一年来一直在北京找工作,却一直没有如意的去处。

自述陪聊原因:想与人沟通

高健毕业后一年来的生活,一直由家里接济。每月费用没超过一千元,其父母都是哈尔滨某企业的工人。他在QQ里发给记者一个“傻笑”的表情,自称“可抗饿”,两天左右吃一顿饭是常事。

与高健一同毕业的李岩,在北京做着一份风光的工作,现在已经干得轻车熟路。李岩昨天对记者说,班上的同学许多都是进了待遇优厚的金融机构,但高健毕业后去几个单位求职,都遭遇了挫折,可能是运气不好。

高健自己则认为,找不到工作是因为他在学校成绩不太好,“很好的工作那是绝对要求成绩的!”而陪人聊天是他目前最想做的事情。“我觉得陪聊没有什么不好,可以开导别人,自己也可以与不同的人沟通,如果还天天呆下去,心情会很差的。”至于以后,他称还没有什么长远打算。

加盟网站当陪聊 低价起步

就在6日上午,高健获得第一笔陪聊收入的时候,一家叫“阿凡提”的刚开业的心理咨询网站,邀请他到网站做心理咨询服务。

高健被安排在青少年心理咨询版块,平时不需要坐班,将联系方式挂在网上,需要咨询的客户直接与他联系;付费则通过网站。昨天,网站已经将高健的资料挂在首页,该网站市场部负责人王涛对记者说,最近几天点击高健页面的人很多,其中一部分是冲着他的“名气”来的。

但高健在该网站只是一个普通心理咨询服务者,他陪聊的价格最低,1分钟1毛钱,此前还可免费试聊5分钟。而该网站的高级心理咨询师,价格可达5元1分钟。

高健表示,自己本来就不专业,起步的价格低没有关系,如果信任他的人多了,会考虑涨价,靠这个价格,现在仍然无法在北京生存下去。

新闻链接

同学:高健的选择有勇气

高健称,虽然自己学习的专业与陪聊行业毫无关系,但他曾看过一些心理学书籍,也有过求学求职的一些经历,这就够了;他对自己陪聊的定位是,与人沟通而不指导别人。

目前,网络上关于高健的议论还在蔓延——“他一个北大毕业生去陪聊,多少有些怪异。”

但高健同班同学李岩不这样认为,他说,他能理解高健这种做法,“想做的事就是要去做,高健很有勇气。”李岩介绍,高健性格内向,却是个有主见的人。高健的父母几天前知道儿子当“陪聊”,都很难接受,认为这工作是“不入流”的,他母亲还急得掉了泪。

北大光华管理学院负责学生工作的党委副书记马化祥,极不愿意与记者谈论高健当“陪聊”的事。昨天记者拨通他电话后,他说“我不发表任何意见,也不希望媒体写来写去!”

此前,马化祥在公开场合表示,高健当“陪聊”并不是因为学校的原因,北大的学生能力都是很强的。

继续阅读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