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网络资讯

青年网上出租孝心惹争议 呼唤传统美德还是恶搞?

...

本报记者 涂超华 欧阳建勇是江西财经大学的一名教师,眼看着中秋节临近,他却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回家过节。他想到给自己的父母买些东西寄回家以表孝心,可一时又想不出买什么好,就习惯性地上网寻找。当他进入搜索网站输入“孝心礼品”后,显示出来的商品令他眼花缭乱,其中的一件特殊商品更是让他大吃一惊。

这件特殊的商品竟然是“孝心”,有人在网上以每天1000元的价格公开吆喝出租“孝心”。卖家在自己的网上店铺这样介绍“孝心”商品:“最好是在同一个城市,可以给您倒茶陪您聊天,说顺心的话给您听,还可以给您捏捏背揉揉腿。”同时还表示可就具体的售价与买家商量。

“孝心也能出租?这还真是头一回听说。”欧阳建勇对此啧啧称奇。一时间,这件特殊商品引来无数好奇的网民。

按照上面的方法,记者进入了这家网上商铺,并联系上了要出租孝心的田明(化名)。今年24岁的小田是江西赣州人,两年前从江西的一所大学毕业后,只身到上海闯荡。他告诉记者,是因为自己发现身边的传统美德正在慢慢消失时,才有了将“孝心”挂在网上出租之举。

9月初的一天晚上,家人告诉小田,身患癌症的奶奶已时日无多,老人家就想见一见孙子。在上海两年多了,他也只是在一年前回过一次家。他决定立即回家见奶奶最后一面。第二天一早,小田匆匆挤上了回家的火车,由于公司经理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他上车前只能发短信向经理请假。几天后,当他匆匆忙忙赶回公司时,他却被公司告知已被开除,理由是他的个人业绩不够理想。

“对于这样的结果,我感到非常痛苦。为何公司如此冷漠,连一点同情心也没有呢?假如为了工作没有回家而给自己留下遗憾的话,我将会内疚和痛苦一辈子。”小田对记者说。

暂时的失业让他感到身边似乎缺少了一些爱,缺少了传统美德。他想到,或许和他一样身不由己的还大有人在,这些人因为长年漂泊在外,对父母无法尽孝。于是,他就想出了“出租孝心”的点子。9月10日晚上,小田将“孝心”挂在了网上,还配上了一段广告语:“假如您的儿女对您不孝顺的话,假如您想感受一下孝顺的话,不妨租个孝顺的儿子试试。”

起初,田明没有具体标明出租的价格,可没过多久还真有人问他如何购买,怎么收费,能提供什么样的具体服务?这让他犯难了,一下子还真有点儿不知所措了。

于是,他有意把“孝心”的出租价格调高到了1000元/天。

然而,出租“孝心”所产生的影响是小田远远没有想到的,几乎所有的评论都是一边倒的质疑和批判,偶有赞同的也只是表示欣赏卖家的创意和勇气。一时间,他被舆论的洪流淹没了——“孝心也能出租吗?这分明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恶搞。”“对老人尽孝,本来就应该是子女的义务,也是最起码的道德要求,根本不可能替代。一旦‘孝心’被明码标价,实际上就成了一桩被浓厚的商业气息充斥着的交易。而这种并非真情付出的‘孝心’,只不过是一种例行公事。”

还有人质疑:租来的“孝心”,那还叫“孝心”吗?靠这种方式来维系亲情能让老人感到幸福吗?这种“孝心”对老人来说不是一种享受,反而是一种痛苦。

还有网友表示,近来,出卖自身器官、出售人生、卖灵魂等新闻频频见诸报端,如今对叫卖“孝心”已经见怪不怪了,这纯粹是一种炒作而已。这位网友说,跟我们常说的金钱不是万能的概念一样,金钱可以买到药品但买不到健康,“孝心”也是如此。1000元一天只能是买到一种高级的家政服务,却不可能让老人感受到亲情和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幸福。

在小田将“孝心”作为商品挂上网几天之后,网站删除了这一网页。

小田告诉记者,迄今为止,有不少人咨询过,但还没有一个卖家表示购买。他说,从把价钱定为1000元/天的那一刻开始,他已经不关心有没有人对这件特殊的商品是否感兴趣了,他的目的是为了引起更多的人关注“孝心”这个话题。

他表示,这件事他还会接着做下去,如果网站上不行,他将会在自己的博客中进行。

继续阅读
网络四大黑之色图
城市“偷听”语录火爆网络惹争议
美国会批准互联网禁赌法案 赌博公司减收65亿
调查显示:女性占网络游戏玩家的64%
“僵尸网络”扎根互联网 中国1/5台式机受影响
网络代理月薪上万元 暴富梦想易入网络传销
下载音乐牟利被判刑 第一例网络传播侵权案宣判
网吧通宵放映黄片 网管称已摆平各方关系
网络"情圣"终于翻船 因诈骗罪被判刑八年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