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网络资讯

包凡:互联网将改变金融行业命运(4)

...

主持人:互联网可能会改变金融产品的业态,或者是改变金融产品的发展命运,前段时间,有一个贻贝的分析师,针对贝宝说过,15年后贝宝会取代很多银行的业务,不知道你对这个观点怎么看。

包凡:取代银行不一定。但会很大程度上改变银行的方式,我觉得这个问题其实问的相当好。我举个例子。某某程度上也反应金融渠道的低效应。美国有一家对冲基金,他们的老板去年对冲基金赚钱赚的最多的一个人,他去年一人分了15亿。你就在想,投资的钱肯定也不是他的,是某某渠道里开出来的。一个老百姓把钱放入自己的401K,401K投到一些基金去,然后投入到对冲基金,再投出去。从每一块钱赚出来的,有多少是当中的中间人给分掉的。所以我说在这里面是很不透明的市场。IPO市场更是一个例子,当初美国上市之所以券商能够分那么高的成交费。现在在纳斯达克上市还在7—8之间。由于那时候,券商真正是承担成效的风险。到今天为止。这个风险已经完全不存在了。但现在还是当中那么厚的一个费用。这里面实际上有很多缺乏效率的一些地方。所以我相信,在往前面走的话,互联网已经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很多行业了。互联网改变金融服务业是迟早的事情,这个跟国家的监管环境有关系。他们是监管比较多的行业。但是我觉得这个趋势是往我们这个方向走。所以说我觉得很大程度上,再往前面走,我估计在5—10年内,会把美国传统意义上的所谓的证券券商这些生意就干掉了。以前炒股票是你的经济代理人,你会打电话给他,买这个股票、那个股票。现在有多少人打电话,给人下单,基本上都是自己操作。美国有一家公司,他在网上提供贷款,把你的数据输进来,他就能说给你多少钱,要多少利息,这是一个发展的趋势。

网友:网友看到你们做的单子都很大。你们是怎么估计一个个公司将来能融多少钱,小一点的单子会不会涉及。

包凡:我们不在乎大,大跟小无所谓,最主要是对团队要有一个判断。目前我们对团队判断的能力,可能还是对一些相对来说,或者说发展中期、后期的企业有判断的能力,对早期的项目,我们也会参与,但是更多的时候不一定是说,我们帮他融资的方式参与,可能通过投资,或者怎么样?我们不分单子大跟小,我们关注的是创业团队的质量,我们认为是一个团队型的企业,我们会一路支持他。从A、B、C我们都会支持他。

主持人:这个相当于早期创业公司的话题。

网友:你们会不会做这种类似于天使投资或者是跟特别早期的初创企业进行投资。

包凡:我刚刚说的例子都是初创的。我们也是刚开始,我们投出去的钱,都是我们合伙人自己的钱,不是别人的钱。所以我们在做天使投资的时候,肯定选择的标准会比较高一点。

网友:在这个投资行业,以前听起来是非常高端的,如果是想加入这种行业的毕业生或者是新手,对这个行业人方面有什么要求?

包凡:我们现在进入这个公司入行都是毕业生,我们还会去四家大的大学招生。他们是有热情的、有活力的。而且他们都有创业的气氛,我们给他们创业的环境,希望他们在里面成长。我们是扎根于中国特色的本色的同行,我们所吸引的同行,我们要培养自己本土这些人才。所以说,任何对我们这个业务有志于我们这个业务,我们觉得我们的门都是敞开的,我们都可以谈,最终在这个阶段,是不是能合作成功,我也不保证。

杜晨:像电影里演的,化解节的投行家,都是西装革履,和老伴打交道,然后请他们吃饭。

包凡:今天是参加讨论我才穿了一件西装,平常是不穿的。

杜晨:像新兴这些形象是不是有改变。

包凡:形象不形象是价值取向。我们整个公司的价值取向实际上很大程度上是跟我们客户的价值取向是有关的。你到我们公司来,你会觉得我们不太想一个投行,更加像一个创业型的企业,你说的很对,我本来是创新的企业,我们的客户都是创新型的企业,他们的文化影响了我们的文化。

杜晨:最近,有了一些新的政策,这个政策会不会对现在的融资投行产生影响。

包凡:短期会有一定的影响,很大程度大家对这个政策有点不了解。因为这些政策也是在中国,发布了一个政策和执行这个政策还是有差距的。这个政策没有执行之前,大家有不确定性,但长远来说,这个趋势不会改变。外商投资推动了整个经济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外商直接投资肯定是中国的民营企业,唯一投资的途径。我想国家是不会把这条路给掐死。这样的话,对整个国民经济的影响会太大了。所以,我长期来说,比较乐观,短期会有影响。就是由于政策的不确定性。

杜晨:也有担忧说,这些创新型企业,发展迅速的公司上市,我们会关注中小企业。到时候他们在国内上市,会不会你们把一些生意在那时候就会丢掉,或者说上掉。

包凡:我觉得不会,最主要的是这些客户,我们跟他一块打拼天下,我们应该是战友的关系,对我们来说很简单,我们的利益跟他捆在一起,今天我们提供三个产品。买卖兼并、重组等。如果哪天客户需要新的产品,我们会提供新的产品。有一天我们也会收购国家内容的CEO,我们最主要客户有什么样的需求我们给他们提供什么样的服务。

网友:你们分析的话,投行火热的环境还能持续多久?

包凡:我觉得肯定至少我们做这个事业,我们需要长期做,这个事业至少还有十年可以做。中国经济发展到这个阶段,应该有本土投行的位置。但是中国自己本土的投行,应该选择好自己的定位。我觉得不要去盲目的跟现在有的投行竞争,选好自己的定位,做一个有中国特色的事情。而这个市场的需求,我们感觉基本上从公司角度来说,我们自己很早出去做,很多时候来找我们的人很多,好多活接不过来。目前也反映出这个市场对我们提供的服务的需求。我觉得这个市场还是有很大的潜力的。现在只不过是刚刚的起步。我们做的事情跟整个投资的环境,大家前段时间再说,风头比较热,泡沫。这不是直接的关系,毕竟我们的起点是相当低。以前这个市场基本上没有人去真正的做这个市场。空间还是非常大的。

主持人:火热的投行状况,大家都要搞的很大,都要选摩根。这个会面临投资行业可能出现新一轮的洗牌。

包凡:任何行业,只要他有利润,就会吸引很多人进来。只要很多人进来,必然就会有竞争,这也不是一个坏事,目前市场好的话,市场上很大一部分是鱼目混珠。所以,当然说我们相对来说还是比较成功的。但是其它人也可以说是活得下去。他们也有自己的生意。我本人倒是挺希望这个市场能够有一个调整,从某某程度上有一个冷却性。在调整期的时候,更能显示出不同公司之间的水平。

杜晨:我看您的一些合作伙伴合伙人,都是来自于一些在大的投行,在摩根做了很高的职位,你怎么说服他们在中国合作的。你是怎么承诺的。

包凡:我没有任何承诺超额的回报、收入。我觉得很简单,我们这些人自己是创业者。对我来说,我可能看这个市场机会看得比较早一点。因为我毕竟在中国的市场。但是他们对我,对整个市场的前景的分析比较认同。大家也在大的投行里面做了很多年。对大的投行碰到的困境和局限的问题,大家有共同的认识,反而更认为我们做的这件事情有机会,在这个情况下,大家志同道合做了这个事。

主持人: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刚刚谈到投行可能会洗牌,最后究竟是什么样的投行会留下来。

包凡:有真正价值的投行会留下来。我们第一句话就是理解价值、发现价值、创造价值。我们做的任何一件事情,必须给客户提供价值。如果你做的事是没有价值的,我觉得那也没有你存在的理由。

杜晨:其实就是让自己的合作伙伴更有价值,你们就更有价值。

包凡:我们必须给他们创造价值。

杜晨:会不会未来你和你们的合作伙伴,一起到海外去做IPO?

包凡:现在没有想的那么远。我们甘心于做一个配角希望他们成为明星,我举过一个例子,在好莱坞有一个例子,有很多CAA,他们代表了很多好莱坞的大牌明星,他们是艺人管理公司,代表艺人的中介。但是他在好莱坞基本上能想到的基本上都是他旗下的业务。对我们的生意来说,我们这些创业企业家,都是我们的明星。我们代表他们的利益,他们哪天真的成为世界巨星的时候,必然也有我们存在的价值。

杜晨:有点像明星公司的经纪人。

包凡:希望如此。

主持人:经纪公司的收入往往比明星还要大。

杜晨:包总这方面的消息是很多的。这是大家比较关注的业内的动向。

包凡:还行。

主持人: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的访谈到此结束,感谢两位嘉宾,谢谢网友的参与。

包凡:谢谢大家,希望以后有机会见面。

继续阅读
二代互联网不再是美国天下 各国争相研制新技术
胡润百富榜揭示互联网寒潮 丁磊陈天桥跌出前十
下一代互联网使命:让一切变得更快更简单
联合国互联网峰会开幕 美国控制权再成热点
互联网争读者 美报业拟用中国新闻纸降成本
五角大楼成立新部门反击互联网反美信息
专家称互联网热钱断流 明年将迎来兼并高峰
中国互联网背后玄机:市场仍于处双寡头垄断
互联网中文标准严重缺失 国际标准仅3项中国制定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