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网络资讯

包凡:互联网将改变金融行业命运(3)

...

杜晨:现在买的成长性的股票,集中在哪几个行业。

包凡:传媒娱乐、通信、流通,消费者产品,服务、金融服务。主要是这四个行业。我们今年跟明年,今年还是在这四个行业,明年会加一两个产业。比如像教育、医疗保健,对我们来说,我们公司成长的路径就是不断的增加一些,每个行业挖掘最优秀的团队。我们公司强调的是对行业的理解真正能够给客户提供资源也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

杜晨:现在有一个趋势,这几年以来,从互联网创业开始,涉及到一些消费品,最近上市的还有新东方,也算是一个消费为主的公司。未来是不是还有可能出新像中国最大的科技公司。像他们这样的公司,是不是需要借助外资。

包凡:一样的道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在互联网这个领域,创业团队相对来说比较成熟。当他们融资的时候,他们会考虑,找向我们这样的同行来帮他组织一个全面的金融解决方案。而在传统的行业,传统行业这些创业者,现在还很大程度上是被动的,很大程度上是投资者找到他们之后,他们就跟这个投资者谈了一个安排。这种安排很大程度上不一定是对创业团队利益最大化的安排,所以说我觉得一方面是我们需要做的工作,在传统行业要提高我们的意识,可以说,让他们传统行业里面的创业团队,民营企业家,也真正的意识到,我们工作的价值。

杜晨:但是像你们现在站在前排的还是创业公司。大部分人还是不太了解。像这样的群体,是怎么走到中国经济的前瞻的。像你们是一直站在后台的。

包凡:我们愿意做别人的嫁衣,我们的生意永远是我们搭一个舞台,别人唱主角,我们唱配角,我们觉得这样的安排很好。

杜晨:最近华兴做的还哪些能透露一些吗?

包凡:手头做的案子不方便说,我们今天上半年,在中国市场VC投资5个亿美元。我们自己做了一个亿,我们做了20%的市场份额,应该是没有问题了。我相信,下半年的业绩不会比上半年差。

杜晨:除了像做融资的这些,还有其它一些兼并、收购的案子之外,你们也做了一些投资。

包凡:我们投资了一些早期的案子。我们整个的业务模式在于怎么样和创业团队一块,帮助他们把企业做大、做好,利用金融杠杆。这个杠杆给他们提供全面的解决方案。这个解决方案里面,大多数时候的成份是我们用第三方的成份,有的时候我们也会有自己的成份在里面。有时候我们也会拿自己的钱支持一些早期的创业团队。帮助他们迈出第一步。

杜晨:民润你们怎么看好他们的。

包凡:民润也是我们看好这个团队。民润的投资者,那个案子里面的投资者。那个案子虽然从表现上来看,不是像我们传统做的创业型的企业,但是最主要投那个案子是投管理团队。他是把企业做转型。这时候你把他想为传媒。我们也是堵这个团队。我们投资了红黄蓝幼儿园,其它像做音乐的叫源泉,也是我们投资的。那个是相当早的投资了。我们愿意拿自己的资本出来,如果我们特别看好一个团队,我们愿意帮他跨出第一步。

杜晨:现在有一些也是中国的新型行业,他们在定目标的时候往PE转,做了一些案子之后,通过自己的资源,然后也是吸引一些公司,自己在中国做成PE。

包凡:往这个方向转要注意一个问题。怎么样能够保持住我们的中立度。至少从我们这个企业来说,我们是建立在我们的利益跟创业团队是完全一致的。难免这里面客户会问你你的中信度。所以我觉得朝这个方面发展是很好的思路,在美国有成功的案例。这里面我们要怎么样把握利益上的冲突,怎么样真正不要影响这个公司的定位。

杜晨:您的商业模式基本上投行加投资,在美国已经有一些上市了。

包凡:对。

杜晨:你们本身也是一个创业的企业。

包凡:我们本身就是创业企业,我们企业的文化都是创业企业,每一个到我们企业、公司来得人都说,你是到一家创业企业,如果你是喜欢创业氛围的人,你在我们公司会很喜欢这样的氛围。如果你是希望在大公司打工的人,不要到我这里来。

杜晨:您作为一个创业企业,您会在你们这个公司来融资吗?

包凡:不排除这个可能性。目前来说,我们这个企业从本身来说,本身的运营角度来说,我们是不需要钱的。因为我们实际上现金流还是不错的。如果说那次出去做融资的话,是为我们投资方面做一些动作的话,可能会朝那个方向发展。

杜晨:中国的新兴投行领域,会不会出现一些上市的公司。

包凡:肯定会。投行领域,市场上都在传,中京明年会上市,上市后是中国比较现代的投行上市,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当然国内上市也有。但中京、中信国营成份比较多一点。像我们来说,我觉得五年以后,肯定是会有几个比较优秀的新兴投行出来。我今年看了一下今年美国的投行,摩根的使应率是10倍。你可以看出投资者对投资方追捧的程度。

杜晨:中银、中信他们应该是第一代同行。

包凡:我们定位不太一样。现在大家是井水不犯河水,他的事我也做不了,我的事他也做不了。他的成本结构做事方式都做不了。再往前头走,都有共同的位置。就像在中国。因为我是从软件背景出来的。中国会有很多企业用他的软件做应用、服务。这样的公司也有他存在的价值。

杜晨:最关键的一点,最受关注的行业是中信、券商,他们关心的是在中国国内的投资?

包凡:我们最大的不同,我们是以客户为中心、导向的公司、投行。他们是一个以产品为导向的投行。他们考虑的是谁能够买我IPO的产品,谁能够买我可转换债券的产品,谁能买我金融工具的产品,他不在乎是谁,他在乎谁能买他们的产品。而我们更在乎这个客户是谁?我看好这个团队,我觉得这个团队虽然是一个规模很小的公司,一年500万的公司,但是他有潜力,五年后能挣5亿的公司。他们看重的是眼钱能从客户身上赚多少钱?

杜晨:第一代互联网公司,他们是不是当他们融资的时候,一开始都是自己去找,没有通过中间环节。

包凡:但是回国立说,投行这个市场那时候没有很好的发展。第二,在那个时候,钱的来源也没有今天那么多。在今天投资可数的那么几家,对他们来说,选择也不是那么多。什么时候需要系统供应商,当你有无数硬件、软件组合的时候,一个需要搭配一个方案。那只有这两个东西可以选择,你就只得用这两个。

杜晨:有一天中国的创业投资环境开始回落了,你们的生意怎么保证增值。

包凡:我们跟创业团队共融,他们环境不好的时候,我们肯定也不好,我们自己给自己定位就是这样子。任何一个市场都会有他的周期。

杜晨:那时候也可以做一些并购。

包凡:肯定会做一些,市场不好的时候,肯定会并购。很多人通过并购实现自己的价值。只不过我们手里可能是在客户从我们这边所需要的服务有所不同而已。

杜晨:其实你们这个工作也是一个需要想象力的工作。现在TOM和贻贝炒的很热。有一部分是投行放出来的。

包凡:投行有一定的参与。但是我想股东在背后介于的成份更深,据我们的了解。

杜晨:股东指的是TOM的股东。

包凡:可能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继续阅读
二代互联网不再是美国天下 各国争相研制新技术
胡润百富榜揭示互联网寒潮 丁磊陈天桥跌出前十
下一代互联网使命:让一切变得更快更简单
联合国互联网峰会开幕 美国控制权再成热点
互联网争读者 美报业拟用中国新闻纸降成本
五角大楼成立新部门反击互联网反美信息
专家称互联网热钱断流 明年将迎来兼并高峰
中国互联网背后玄机:市场仍于处双寡头垄断
互联网中文标准严重缺失 国际标准仅3项中国制定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