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网络资讯

女诗人触网遭遇恶搞 作品被网友总结为"梨花体"

...

实验作品被网友总结为"梨花体"当事人称遇"网络群体暴力"

在自我简介中称担任过鲁迅文学奖诗歌评委的女诗人赵丽华没有想到,自己人到中年居然还会经历一场全国轰动的网络风波——其写的一组实验诗遭到网友“恶搞”。近日,猫扑、天涯、西祠等互联网论坛、网站争相转载她的部分作品,网友带着讥讽口吻惊呼“中国文坛出了大诗人!”指责其作品毫无诗味。有网友甚至发起了模仿赵丽华诗歌的“后现代诗大赛”,截至昨日下午点击量已接近10万,“赋诗”回帖500余条。

昨日下午,处于“风暴眼”的赵丽华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这次恶搞对自己平静的生活造成了影响。

网上热议

网友对女诗人作品或支持或恶搞

昨日,猫扑论坛一网友发起的“BT(变态)后现代诗大赛”进入白热化,网友们以诗人赵丽华的多篇作品作为范本,模仿其句式创作各自的“BT后现代诗”。网友“小猫菜”说:“只要将一个普通的句子通过换行,就是一首诗了!”网友们针对赵丽华的诗,总结谓之“梨花(丽华)体”的新诗创作手法。

在西祠胡同、天涯社区等网络论坛,赵丽华的诗歌也被冠以“国家级女诗人暴寒诗”等题目,受到网友集体恶搞。记者昨日下午读到了据称是“赵丽华创作”的诗歌。这些诗的文字较口语化,内容主要是作者对一些生活琐事的描述,写作十分随意。如《我爱你的寂寞如同你爱我的孤独》,全诗共6行34字,内容为:赵又霖和刘又源/一个是我侄子/七岁半/一个是我外甥/五岁/现在他们两个出去玩了。《傻瓜灯———我坚决不能容忍》这样写到:我坚决不能容忍/那些/在公共场所/的卫生间/大便后/不冲刷/便池/的人。

而《一个人来到田纳西》原文仅有四句:毫无疑问/我做的馅饼/是全天下/最好吃的。对此诗,各大网络论坛出现的一篇“专家评论”说:“全诗只有短短17个字,描述了诗人一个人来到田纳西,举目无亲,做起自己往日喜欢吃的家乡馅饼,活生生地构筑了一个十分立体的“境”,抒发了一种客居他乡的孤独状味,嗅到一种浓烈深刻的思乡情思。本诗语言平实,朴素自然……”

网友“想飞的猫”发帖表示,“这样的评论让我‘呕心’,这样的专家,是这样水平的女诗人成为国家级的原因。”而为赵丽华辩解的网友“我是福娃娃”质疑说,“这个评论是恶作剧,只是为了进一步恶搞赵丽华。”

女诗人表态

生活受影响,但仍宽容“网络群体暴力”

昨日下午,身在河北廊坊的赵丽华在电话中接受记者专访,嗓音疲惫而无奈的她回忆,这几首诗为2002年刚接触网络时所作,“当时的想法是卸掉诗歌众多的承载、担负、所指、教益,让她变成完全凭直感的、有弹性的、随意的东西。当时是想变个方式玩玩,当然,我也可以把它称为尝试。”

对于这种尝试,赵丽华说:“任何一种艺术的进步需要不断地摸索和实践,难免要走弯路。我明白我这组实验性的东西既不成熟,也很草率,承蒙某些网站目光犀利专门挑出了这几首来做文章,而且有些诗还刻意给丢掉几行,这样的诗歌遭受批评也在情理之中。但是我不后悔这些尝试,它放松了我的写作姿态,使我可以更好地进入到一种自在自如的创作状态中去。”

“我认为他们(网友)是以偏概全,为恶搞而恶搞,我的生活已经受到了影响,我已是中年妇女了,他们怎么还这样……”赵丽华语气很无奈。

但赵丽华仍对这种“网络群体暴力”表示宽容。“我认为恶搞是当今时代的一种正常现象,而网络又给这种恶搞提供了自由的平台和迅速传播的可能。不论电影《无极》被恶搞,还是《夜宴》被恶搞,再到我的诗歌被恶搞,这说明任何艺术都不是只有一种形成方式和途径。你搞严肃版,我就搞调侃版;你搞崇高版,我就搞恶俗版……这些都无可厚非,因为我们已迅速进入了一个解构的时代。如果把这个事件中对我个人尊严和声誉的损害忽略不计的话,对中国现代诗歌从小圈子写作走向大众视野可能算是一个契机。”

流沙河

“我认为这个的确不是诗”

昨天下午,记者找到诗坛泰斗、75岁的四川诗人流沙河。电话中,记者先给他读了赵丽华的《一个人来到田纳西》,后来又读了《傻瓜灯———我坚决不能容忍》。流沙河客气地表示:“这些文字,有的是警句,有的是慧句。但是在我看来它们还不能算是诗。要判断一首诗是诗不是诗,首先还是要判断它的内容是否含有诗意,如果内容太苍白,它就不能算是诗。”

流沙河表示:“我平时不上网,也很长时间不作诗了,因此我对于现代诗的发展不是很了解。刚才我跟你说的话,是我们两个人之间摆龙门阵(聊天),不能算诗歌评论。不过,我认为这个的确不是诗。”

作者: 晨报记者郭翔鹤

继续阅读
软件测出雷锋的"人品"太低 专家建议立法禁恶搞
"夜宴"恶搞者相信冯小刚不会"较真" 对其无恶意
网络恶搞层出不穷 《夜宴》被人搞成《晚饭》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