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业界动态

征途百万巨奖涉嫌作假:获奖名单为高校录取名单?

...

当带有传奇色彩的史玉柱挟《征途》亮相时,很多人都为这位曾经的“商业巨人”捏了把汗——网游在互联网的世界里能让史玉柱再建一幢“巨人大厦”吗?

4月下旬,此前备受网游玩家关注的大型网络游戏《征途》终于开始了公测。据征途公司官方人士表示,公测首日就达到了20万人同时在线的效果。尽管有业内人士表示,20万同时在线的数据可能有水分,但仍然有不少玩家说,《征途》是今年大型国产网游里最好玩的2D游戏之一。

史玉柱涉足网游的第一步就让业界惊呼:这是一匹“黑马”!然而,就在五一长假之前,这匹“黑马”出事了。记者从某博客上得到消息:征途公司“百万巨奖名单”涉嫌作假!该博客指出,征途公布的获奖名单的一部分,居然和南京某高校的录取名单局部一模一样!

A 百万巨奖,诱人的“征途”

“过年的时候我就知道《征途》了”,一位玩家对记者说,“当时的广告做了好多,大家都传开了。”随着推广力度的加大,越来越多的《征途》消息在玩家当中流传:“最优秀的国产游戏”、“投资最多的国产游戏”、“从内测就开始赚钱的游戏”等等。某业内人士对记者说:“谁都知道这只是宣传手段而已,但像《征途》这样不惜血本的确实少见,而且效果真的达到了。”

无论是玩家还是业内人士,大家都承认《征途》在推广上“很有手段”。比如在2005年底征途公司举行的“玩《征途》,中百万巨奖”活动就让很多玩家至今还记忆犹新。《征途》去年8月开始内部测试。为了聚集人气,去年11月底,《征途》公布了一项百万巨奖活动,只要参加该游戏的内部测试,就可以得到不同级别的奖励,奖品有笔记本电脑、数码相机、MP3、U盘等。之后,《征途》在其官方网站上公布了两批中奖名单。

“那次活动奖品听说还有笔记本呢”,正在南京某大学附近一个网吧里玩着《征途》的玩家毫不掩饰对奖品的向往,“好多同学都参加了那次活动,奖品实在太诱人了。”

B 公布结果,惊人的“巧合”

就那次让很多玩家踊跃参与的活动,在2006年的4月下旬,被某位细心人发现了其中的“猫腻”。一篇名为《百万巨奖名单与高考录取名单相同》的博客文章出现在某IT专业网站首页。文章称,《征途》在去年11月份内测时进行的抽奖存在作弊嫌疑,因为其公布的46名中奖者,与去年某高校的录取名单一致。

记者在登录《征途》的官方网站后发现:该名单所在的网页已经被删除,但目前仍可在百度和Google等搜索引擎上,查看该网页的副本。

消息披露之后,还有玩家进一步指出,“《征途》百万巨奖首批获奖名单亦作假”,获奖者中有多名某医科大学学生和多名某新闻单位记者。

记者通过调查发现,“《征途》百万巨奖”活动首批中奖玩家公布名单与南京医科大学“关于授予韩云等五十位同学2005年度民安特困学生助学金的决定”名单中,竟然存在惊人的一致性。前一个名单有86人,后一个名单有50人,两相比较,相同姓名的有10人之多!

“这种结果简直让人说不出话来”,从南京某大学数学系毕业的一位玩家对记者说,“学过概率的人都知道这种巧合的概率是多少!除非《征途》就只有南京医科大学的同学在玩!”

“人家可是特困生啊,居然集体玩这样的游戏,还居然集体中奖!”另一位玩家补充道。

C 答复追问,拒人的“不便”

面对这种令人无法理解的巨大巧合。记者采访了《征途》的运营商上海征途科技公司。不料,在辗转了几个部门之后,记者得到的答复竟然是异口同声地表示对“名单事件”不方便发言。而当记者表示出于客观报道需要,请征途官方提供第一批和第二批玩家获奖名单时,征途公关部的王小姐却表示,该名单是公司内部资料,也不方便向玩家公开。

“我搞不明白了”,一个《征途》玩家对记者说,“当时活动宣传铺天盖地,名单也在官网公开过啊,怎么突然就变成了内部资料呢?”

很多《征途》玩家都想通过记者了解,原本应该而且曾经公开的中奖名单为什么忽然变得如此遮遮掩掩?变得见不了光?

“如果没有猫腻,为什么不能公开获奖名单呢?”一位玩家愤愤地对记者说,“这就叫欲盖弥彰,《征途》别以为玩家不在乎!”

D 记者调查,中奖名单疑点

由于“《征途》百万巨奖活动首批中奖玩家公布名单”与南京医科大学“关于授予韩云等50位同学2005年度民安特困学生助学金的决定”的名单存在着惊人的一致性,记者对此进行了仔细地对比分析,列出了其中完全一致的10个姓名。他们是:

王倩,22052481021,吉林,笔记本;基础医学院

祝因苏,31010719790825,数码相机;第一临床医学院;

陈蓉,13010219850602,数码相机;第一临床医学院

王小芳,33010319750221,浙江,数码相机;第一临床医学院

万守信,61010419771125,PDA;第一临床医学院

张先明,50010019830507,重庆,PDA;第一临床医学院

杨晶,64012219850814,宁夏,PDA;第一临床医学院

杨利,11010419770205,北京,PDA;第一临床医学院

张宏亮,21010472090,PDA;第一临床医学院

张静,31010419770814,上海,128M优盘;第一临床医学院

对于上述名单,记者在公安部门的配合下,做了抽样调查,发现:

名单中的获奖玩家祝因苏在公安部门的记录是1982年出生,但征途公布的祝因苏身份证号却是1979年出生,与事实不符,且同地区并无重名之人。根据名单中所公布的获奖玩家王小芳的身份证号段显示,她应该是1975年出生的杭州人,但通过查询,杭州1975年出生的公民中,根本就没有王小芳这个人!而其他被玩家指出名单中涉嫌捏造的,如宗焕平等人,也存在实际身份证号与《征途》所公布的信息严重不符的现象。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征途》就彻底没有诚信可言了!”一位玩家对记者说,“以后谁还敢玩《征途》和《征途》公司出的游戏啊!”

E 业界质疑,虚报在线人数

“《征途》糊弄玩家也不是第一次了,”一位玩家说,“在线20万就是例子。”

其实早在“名单事件”之前,《征途》大肆宣扬公测20万人同时在线的业绩,已经让业内讨伐声不断了。根据业内人士分析,发现其宣布的人数含有大量水分。还有人针对其所有分区做了逐个登录以及服务器状态预估,结果现实人数远没有达到他所公布的数值。“20万同时在线!如果是真的那就是奇迹”,某业内高层表示对这种不负责任的宣传方式很有意见,“但在我看来,却是个笑话!”

面对业界和玩家们表示“征途吹牛”的质疑声浪,《征途》在日前放出了一篇解释在线人数遭质疑的新闻。但玩家似乎不太买账,“谁会相信那篇漏洞百出的枪手帖呀,”一位玩家对记者笑着说,“现在网上这种厂商枪手帖太多了,我们一眼就能看出来!”经过几年的锤炼,游戏玩家的分辨力显然已经超出了厂商的估计。

“虚报人数虽然已经成为业内的潜规则,但是太夸张的虚报就会被业内所唾弃,”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吹牛不能吹到这种地步。”

F 观察人语,狂赚玩家金钱

“不花钱玩的,透不过气;花几百元的,郁闷之极;花几千元玩的,勉强混得下去。”有玩家这样表达对《征途》这款游戏的感叹。

在网上,玩家对《征途》的“抢钱模式”也质疑声渐起。记者在Google上搜索“质疑征途”,能够搜到将近76000个网页,但是再搜索“征途抢钱”,竟然能搜到336000多个!

网上有玩家算了一笔账。按照《征途》官方价格,1元人民币能够买“40两银子”。再按照此比价换算,可以得出花1元人民币能够实现的功能:

能够在《征途》世界里说上4句话;

相当于1个生命(补红的药品,每天需要10到20个不等);

相当于1个魔力(补蓝的药品,每天需要5到10个不等);

能够让60级的玩家修一次装备;

能够让90级的玩家原地复活一次;

相当于1个精致(升级装备的宝石,要让1件装备升级11星,需要100到200甚至更多个);

相当于10个蝴蝶(记忆位置的传送物品,每天需要20到50个不等);

以上仅仅是日常开支,还没有包括每天做“付费任务”需要缴纳的费用。

“靠花钱玩得好,这在游戏里是很丢人的事情,但《征途》却在倡导这个。”一位《征途》玩家表示。也有业内人士表示,这样的做法不符合游戏精神,好游戏应该注意游戏的公平性。

此外,更有观察人士称,《征途》允许玩家之间互相抢劫,这在网络游戏中是比较少见。这一功能的设置,对正处于人格形成期的许多青少年玩家将有极大的负面影响。

总之,无论是“百万大奖”的获奖名单涉嫌作假,还是可能虚报在线人数,甚至被玩家痛斥的“抢钱”模式,这越来越多的问题,最终能够解答的恐怕只有站在《征途》幕后的征途公司董事长史玉柱先生。

一方面,这些问题将直接拷问那位靠脑白金翻身,刚涉足网游便已尝到甜头的史玉柱先生的商业诚信,但另一方面,“百万大奖”的获奖名单涉嫌作假倘若最终被证实,就不仅仅是商业道德的问题了。

继续阅读
网络游戏免费模式如何赚钱
虚拟世界掘真金:网络游戏引进置入式广告
绿色游戏评测结果公布 魔兽世界不宜未成年人玩
联众昨回应"涉赌指责" 游戏豆回收是解决平衡性
防沉迷系统改变网游赢利模式 游戏商遇道德挑战
网游运营商尝试分区运营 20万可当网游运营商
网络游戏公司看淡网游实名制影响
寇晓伟:网游实名制将纳入法律程序 并继续改进
网游的革命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