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网络资讯

网络电话试点4月出结论 收入规模决定牌照发放

...

当信息产业部电信管理局副局长鲁阳在今年的政策通报会上表示,信息产业部正在组织启动PC-Phone 的VoIP商用试验时,他的目光所及已经不再是VoIP的组网技术或运维,而是“我国发展VoIP的基本原则和总体管理框架的初步思路”。

事实上,在长春、泰安、上饶、深圳四地为期半年多的测试中,相关商业模式设计虽然仍是测试的中心议题,但已不再是主要问题,一些地方甚至已进入了“业务开发前的最后验证测试”。按照有关人士的说法,VoIP已经进入了启动前的政策通道。

试点四月可出结论

去年年中,经信息产业部正式批准,中国电信在深圳和江西上饶、中国网通在吉林长春和山东泰安的本地网范围内,进行基于VoIP的网络电话试点,试验重点限制在 PC-Phone 方式。当时有关负责人表示,其主要目的是“探索网络电话这一新的商业模式,并为有序监管提供经验”。因此,从一开始,此次VoIP试验就不是普通的技术试验,而是包括网络维护与管理、计费账务、商业模式等在内的全面试验。

按照原定计划,该实验将在去年年底完成,其结果将经过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汇总到信息产业部,以帮助管理部门制定相关决策。但据相关人士介绍,由于该实验全部采用软交换技术,前期难度较大,试验下手较早的中国电信将给出最后结论的时间推迟到了今年三月。

被问及目前试点的情况时,参与测试的广东电信有关人士表示,目前广东电信的VoIP试验已经进入了业务开发前的最后验证测试阶段,“内部已经开始使用,边做边半转为商用”。该人士表示,VoIP通话技术本身非常简单,但是涉及到的商业模式构建非常复杂,其中包括QoS、业务控制、互联互通和网间结算、计费模式、业务受理流程、与上网的冲突等等问题。由于计费系统还在修正,因此,在深圳进行的VoIP试验给出最后结论的时间将是4月初到4月中旬。

在号码规划和编码上,该人士表示,深圳试点一开始采用集中规划新号段,以便辨认业务。但基于将来其本地传统电话业务全部向软交换网迁移的预期,VoIP号码和原有号码逐渐混编。

而今年以来重点测试的IP地址漫游功能,测试效果并不令人满意。对于固定形式的IP电话,如SIP电话、 H.323 电话等,深圳试点本来准备建立一个本地IP地址库,以便实现本地IP电话之间的漫游,但由于需要处理的数据量太大,最终不得不打消这个念头。而对于基于PC的网络电话,由于固定IP地址在通话质量上不可控制因素太多,深圳试点倾向于不限制其IP地址漫游。

此外,包括短信、彩铃、一号通、多媒体业务在内的多种业务测试也基本完成。

进入政策通道

各地试点即将落幕给了人们关于发放PC-Phone 形式VoIP牌照的无限遐想。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一位专家表示,近两年,为了避免VoIP对电信业造成太大冲击,我国对VoIP业务进行了严格的过渡性限制。但是随着VoIP设备价格大幅下降,非法经营VoIP的行为难以得到有效遏制,这使得政策制定者不得不考虑针对这一市场重新进行制度设计。四地试点的结束将使VoIP进入启动前的政策通道。

信息产业部王旭东部长在年初的信息产业工作会议上曾经意味深长地指出,要积极适应新技术新业务的发展,而不能让新技术新业务的发展来适应我们,通过调整经营模式和监管政策,将其引导到良性发展的轨道上来。而事实上,无论是监管者还是运营商,在来势汹汹的VoIP大潮面前,都显得有些被动。

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高级工程师朱金周表示,由于涉及产业的各个层面,VoIP政策的改变不是简单的放开还是不放开的问题。新政策的出台首先必须全面评估其对运营商的影响。现阶段,IP电话无论是在业务功能还是其网络的普及能力上,都无法取代PSTN的话音业务,而且还需要依赖PSTN网络来实施必要的紧急呼叫等功能,因此从管制政策制定上,必须考虑到需要维持现有的PSTN网络的有效经营。其次,随着政府决策的民主化,政策的改变还需多征求运营商的意见。

而目前,两大固网运营商都在争取能够有更长的过渡期。中国电信上海研究院在一份建议报告中称,固网运营商应尽可能争取有利政策,推迟宽带电话规模发展时间;将来视市场情况,可采取分步推进、梯度发展策略。而前一阶段北京网通酝酿收回代理商IP短号码也反映了这一思路。

此外,朱金周还表示,进入政策通道并不意味着政策将在近期出台。此前早已结束的专网试点和驻地网试点就因为有关各方利益难以协调,而不得不搁置起来。

应用不足掣肘发展

目前,各国际主流运营商都已广泛开展VoIP业务,并且多将业务卖点放在更具吸引力的服务上。英国电信日前宣布,该公司将投资2100万美元建立一个全球性的VoIP平台。这个全球性的VoIP平台不仅将用于电话,还将同时承载电子邮件、视频会议等数据业务。而德国BT公司近日也在 CeBIT上宣布,将为VoIP启动一个新的销售平台,从而使德国分销商、互联网服务提供商、有线电视网络运营商能够为用户提供更有吸引力的VoIP服务。

分析人士指出,事实上,只有足够多的新技术应用产品足以支撑或超过现有收入规模,我国VoIP的许可证发放才有可能。否则,新技术导致现有资源浪费,在电信企业承担国有资产保值增值任务的情况下,该政策不可能被国资委认可。前年信息产业部能够发放多方通信试验牌照就是基于此种考虑。因此,新商业模式的搭建将决定我国全面启动VoIP的时机。

推动VoIP发展另外一个重要因素则是非传统运营势力的进入,如在中国已经积聚400万用户、全球用户达4200万的 Skype,再如将在新操作系统中集成VoIP功能的微软。“由于亚太地区运营商和服务提供商对Skype 服务的转售,”IDC亚太地区电信、外围设备和服务研究副总裁SandraNg 表示,“运营商将不得不重新评估其消费者VoIP模式、策略和实施计划。”而这一点也适用于国内的运营商。只有在运营商态度发生积极改变后,我国的VoIP政策才能发生积极的变化。

继续阅读
打网络电话赚取美元?传销开始借“网”重来
网络电话陷阱泛滥 质监部门称不要下载陌生软件
网络电话经营内幕:60元包打国内长途涉嫌传销
网络电话骚扰器“斗法” 专家:全都违法
全球网络电话用户达3800万 即将迎来黄金机遇期
百元IP卡仅卖22元 IP卡受网络电话冲击走向衰落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