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业界动态

中美密集磋商知识产权保护问题 计划成立工作组

...

“在中国,知识产权案例的情况越来越复杂,让我每天很难决定工作最重要的部分。”美国驻华大使馆知识产权专员马克。柯恒对记者说。

作为驻中国的第一位知识产权专员, 柯恒每天要研究大量关于知识产权的案例、会见中美双方政府官员、讨论中国知识产权的法规、做报告、组织培训、接受采访等等。他透露,在美国商务部长古铁雷斯的授意下,美方即将在北京成立一个6-8人的知识产权工作小组。

知识产权问题不是中美之间的新话题了。但自2月中旬美国贸易代表波特曼发布那份备受瞩目的“美中贸易关系报告”,对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IPR)再次提出严正警告之后,中美之间关于知识产权问题的磋商再次密集起来。

3月初,美国助理贸易代表夏尊恩(第莫斯。斯特福德),协同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办公室法律总顾问詹姆斯。门登霍尔组团来京访问。有效推动中方的IPR问题,是他们此行的主要工作。

中美密集磋商IPR

“我们不要听中国说了什么,而要看中国做了什么。”夏尊恩在谈到中国的IPR问题时对记者说。

夏尊恩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主管中国事务, 之前他已在中国工作生活了23年。对于像“家”一样的北京,他说自己绝对不会对天安门的位置混淆不清,甚至很清楚地知道在北京三里屯酒吧街的什么地方可以买到10块钱的DVD.

“如果我能轻松地在北京买到盗版光盘,那怎么说明中国的IPR做到位了?”夏尊恩反问记者。

接待了夏尊恩等代表团的中国商务部副部长马秀红,努力地向他们说明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的法规、执行等方面取得的成就。实际上,中国自2004年起就酝酿、并于2005年1月正式由国家副总理吴仪组建了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制定工作领导小组,以推动中国的知识产权战略、知识产权法律法规体系建设、知识产权执法等工作的进展。之后还在全国范围推广保护知识产权的专项行动。

但柯恒认为:“中国的IPR问题不是一次或几次专项行动就能解决的,因为这个问题在中国已经相当严重。知识产权保护问题在中国是长期的问题。”

此次来华访问的美贸易代表办公室代表团要求中国公开处理知识产权侵权的案件的细节。“我们认为中国(在IPR上)一方面行动太晚,一方面有些领域还没有开展。”夏尊恩说。

北京WTO事务中心法律部研究员武长海认为,美方要求中国公开IPR侵权案细节,正反映了波特曼报告的实质:“这就是他(波特曼)要求中国在IPR方面的实际行动。”

“美国政府最想看到的就是在中国降低知识产权的侵权行为。” 柯恒说。

不要贸易战

美国官方称,发生在中国的侵犯专利权的行为每年给美国造成高达200至240亿美元的损失。美商务部助理部长威廉。拉希曾指出2003年中国对侵犯商标、版权和专利权行为处以的罚款总额达3000万美元,但这只等于美国、欧盟和日本公司估计超过600亿美元的当年销售损失的0.05%.

“我们赞赏我们的(中国)同事的努力和精神。我们赞赏执法行动所确定的目标。但我们必须追究侵权者,使他们不得不认真考虑后果。”拉希说。

在美国贩卖一张盗版DVD就将面临数千美元的罚金,严重的面临2-3年以上牢狱之灾,中美经贸论坛秘书长何伟文介绍说:“因此美国总觉得中国在处罚知识产权方面力度不够。”

波特曼的报告提出,美方有可能向WTO起诉中国的IPR问题。夏尊恩对记者确认了该观点:“有可能我们会起诉中国的IPR问题(到WTO),甚至还有汽车零部件进口等其他问题。”

被问及美国将中国的IPR案提交到WTO的底线是什么,他只是含混地说:“这相当复杂。美国希望和中国合作,增加具体讨论,共享我们的经验。”他承认在中国的IPR问题充满复杂性,具体的问题有具体的解决方法,不能立刻解决。

柯恒提出了一个解决中国IPR问题的设想。他建议在中国大的城市建立试点,搞严格执行IPR措施的特区,比如在北京的朝阳区。

“中国很大,IPR问题很难一下解决。但是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大城市的IPR问题影响面相当大,应该先解决这里的问题,可以先做试点。” 柯恒对记者说。

“即使美国把中国IPR问题提交到WTO也并不可怕。”武长海认为,WTO有诸多的审查程序,中国完全有时间准备反申诉。

即使美国在IPR问题上对中国频频发问,但目前仍在积极寻求对话和解决方案。门登霍尔评价此次访华和中方的磋商是“建设性”的,但仍有诸多问题需要具体方案。

夏尊恩则透露他将于3月底再次来中国开展更进一步磋商。此外,中国国家副总理吴仪将在4月率团赴美商谈、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即将访美,都被看作双方解决IPR问题的契机。

总之,“我们不要(中美)贸易战。”夏尊恩最后说。

继续阅读
高等法院:严惩知识产权犯罪 经济上制裁侵权人
省高院公布去年知识产权典型案例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