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站技术 » 程序员生活

程序人生

...

    要上班了
  猛地睁开眼,伸手摸到手机,“靠,还有十几分钟快9点了”。杨力从床上跳起来,趿着拖鞋跑到卫生间。卫生间很小,虽然他租的这个房子年头不长,可是卫生间墙壁很像用了很久的键盘,斑斑驳驳。因为新公司在科技园,杨力又从蛇口搬回到大冲。刚来深圳的时候,杨力一直把大冲听成大葱。

  昨天晚上加班干到11点多,太困了。外面小超市的大喇叭把在马桶上打盹的杨力吓了一跳,靠,差点又睡着。杨力急忙胡乱冲冲,反正头是湿透了。牙就不刷了,来不及了。如果迟到今天就白干了,这个季度全勤奖当然也就泡汤了。虽然公司里就他住得离公司近,可杨力却从来没有拿过全勤奖。想想老板那笑着的脸,杨力套上衣服就冲下楼去了。

  杨力是学机械的,毕业后找的第一个东家就是在科技园的公司,也就是当地人所说的大冲。这个当地人不是指土生土长的当地村民,杨力称他们是土著。这里的当地人是指长期在科技园上班的这帮所谓白领们。平常同事们心情好不好都爱解嘲自己是键盘上种地打工的。嘴上这么说,杨力心里知道打工的是指像公司做清洁的那帮打工妹和他们的男朋友们。

  杨力并不是看不起他们,只是不同的生活圈子罢了。有时候杨力还真挺羡慕他们在深南大道的草坪上依偎在一起的惬意样。

  上班路上

  太阳刺得人睁不开眼,路上“忙碌的打工族兄弟姐妹”让杨力感觉自己好像还挺悠闲。碰到一个卖馒头的,杨力就买了一个馒头,馒头挺软的,还不错。杨力是北方农村的,想当年,干馍馍都吃了,何况现在是又白又软的馒头。他在大冲一点没有觉得不习惯,大冲卖什么的都有。

  吃着馒头,杨力跑到公司的楼下,看看手机,57分35秒,幸好没迟到。杨力飞步进去,看到一大堆人乱哄哄在等电梯。高峰期,坐什么都拥挤,杨力公司在四楼,他准备走楼梯。楼梯口的门却被锁了,旁边放了一个告示。身后人群一阵骚动,电梯来了,杨力挤了半天没挤进去。急也没用,杨力看起了告示,说是为了安全便于管理所以如何如何。杨力也理解,保安工作也辛苦了,都是出来混的。

  终于挤到一个电梯里,杨力看见电梯口有两个人不死心,进来出去的,电梯还是鸣叫超重。大家虽然很同情,还是关了门。

  在公司

  到了公司,飞速打了卡,还差几秒就九点了。杨力同前台的美眉打个招呼,穿过一个个蓝色格子间,碰到一个熟悉的同事过来倒水,杨力冲她了乐一下。打开电脑输入密码,杨力也去茶水间倒水去了。杨力的公司是做电信方面的东西,类似华为做的。杨力的任务是高层业务软件开发,这几天的活就是把有关的接口文档写出来。

  要参考的概要设计文档杨力已经看了两三天了。因为公司的文档属于机密,不能带回家里看,只能在上班时间看。虽然这个项目杨力比较熟悉,但是项目经理催得急,这几天杨力都在加班。杨力依稀还记得老板在员工大会上吹得唾沫星子乱飞,说公司文化决不提倡加班,说一个员工老加班只能表明这个员工工作没有效率。杨力现在才明白,原来是加班还没工资的意思。

  前两天关于概要设计文档的内容和写这个文档的同事沟通的差不多了,杨力埋着头开始写接口文档,写了一部分,发现概要设计文档的描述有个地方不太对劲,杨力直接就跑到那个同事那里和他讨论了半天,搞清楚了又回去接着写。快中午了,同事喊他一起吃饭,杨力才意识到该吃午饭。杨力先让同事等他一会,他得赶快去厕所,突然感觉挺憋的慌。

  上完厕所杨力感觉挺舒服的,洗手的时候发觉手有点麻麻的,手腕那里红红的突起来一块,摁一下感觉是骨头。到公司门口,大伙正在七嘴八舌讨论中午去那里吃饭。二楼的都乐门大家都吃腻味了,今天准备去个新地。大家没主意去哪里,杨力说他住那个地方新开一家川菜馆,还不错,大家都同意了。

  吃饭的时候,杨力问大家说手腕里红红的是怎么回事。大家伸手给他看,都差不多,有的都长了好几层茧子,大家都打趣杨力算是“处女茧”。由着这个话头,大家谈起了程序员是不是拿青春换明天的老调子,自然结果是不了了之。毕竟现在做什么都不容易,程序员还算有点工资。

  下午,杨力又写了一会文档,项目经理通知大家说下午到小会议室开项目例会了。杨力大概整理了一下工作计划就拿个本子去会议室开会去了。项目例会就是大家说说自己上周完成的工作、本周计划完成的工作、还有没有什么遗留问题没解决。例会主要是大家互相知道一下彼此的工作进度,一般半个小时就结束了。今天有个问题大家意见很不统一,争吵了半天。吵的声音太大搞得隔壁的同事说了好几次,最后项目经理快刀斩乱麻采纳了一个人的意见,大家都按照他的想法去做。

  开完会,杨力感觉有点累。和同事聊了会天,正聊着老板过来了,“你丫的,又不好好工作跑这里来偷懒了”,杨力他们一乐,就和老板一块聊起来。什么地方有好一点的饭店啦、深圳的房地产呀、乱开玩笑啦。杨力说,“经常和我们经理开玩笑,或者骂他几句。都没有关系的。所以我觉得这个公司的人文环境还算不错。”

  吃了晚饭,几个同事沿着科技园溜了一圈,路上买点零食回公司又接着干活。有几个同事离家远,干一会先走了,杨力觉得今天文档写得差不多了,也准备提前走了。

  业余生活

  今天比平常走得早,杨力刷完卡突然不知道要去那里。深圳有几个大学同学,关系也挺好的。但平时各忙各的,偶尔聚聚外也很少联系。

  回家路上,杨力想起来一个校友让他打听一下深圳中兴的情况,中兴离他们公司挺近的,不过了解的确不多。不过和他合租房子的许南的同学在那个公司,回家问问他吧。没注意已经到了租的房子楼下,房东住一楼,正和邻居聊天呢。见了杨力,房东打个招呼,“杨力,明天你们在吗,要收房租了!”。杨力应了一声,上楼去了。

  这些当地的“土著”,一般一家建一栋单元楼,自己住底层,楼上全部租给这些打工的,白天没事做就天天打麻将。杨力有时候想想上个大学还不如这些土著。打开外面的铁门,里边木门没有锁,许南的门开着。杨力进许南屋一看,他戴个耳机正玩CS玩得上瘾,没注意有人进来。杨力看着显示器上的人在地道里跑来跑去眼直晕,算了过会再问他。杨力觉身上粘粘的,跑到卫生间准备冲个澡。抬手拉窗帘,不经意往对面看了一下,对面有个女孩子一个人在客厅看电视,还能看出来好像是香港的明珠台。大冲的房子离得很近,伸手好像就能够到对面墙壁。那边客厅和他们的很像,一个破皮沙发,一个电视,几个凳子,没了。

  杨力冲完凉,把电视打开,也不知道放的什么节目,一帮人在聊着什么,换台,一对男女腻腻的嘟哝什么,换来换去,杨力烦了把电视关了。平时很少上网,杨力打开电脑,到各大网站转了转。他也不喜欢泡论坛。百无聊籁,突然QQ一闪一闪的。打开一看,“怎么最近你消失了啊?”,原来是以前很聊得来的一个女网友。“最近工作忙,很少上网”,杨力赶快解释。聊聊杨力才发现,最近网上流行很多趣事逸事,自己都不知道,感觉自己和网络没什么关系。最近项目忙,也很少看南方都市报了,什么马家嚼、张惠妹、什么虐囚事件自己都不太清楚怎么回事。聊天聊得很晚,杨力迷迷糊糊也不记得聊到什么时候。

  后来我到了北京,很少和杨力联系。最近MSN上见到他,告诉我说这家公司不刷卡了。因为他们要工作到晚上九点。所以......

  现在他也不再到外面吃饭了,和女朋友住在一起了。女朋友给他做饭,就是聊得很好的那个,她没有工作,也不是不愿意找,没什么合适的。

  杨力还是很乐观,老爱在MSN上呵呵乐。

继续阅读
“混”在北京的Linux程序员
一个程序员毕业后的四年生活经历
看看程序员的生活
程序员的16种死法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