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IT人物

求伯君 - 金山软件股份有限公司 - 董事长(3)

...

对照这几条,求伯君是怎样修炼成中国第一程序员的?

求伯君高考数学成绩满分,所以班主任给他报了国防科技大学的系统工程与数学系,1980年,只招系统工程专业,系统工程要大量地使用电脑,求伯君从此和电脑结下了不解之缘。求伯君把这个高考志愿称为他之所以有今天的第一个不可错过的机遇。

求伯君一接触计算机就表现出了在这方面的天赋。1983年,求伯君为国防科技大学图书馆做了一个借还书管理系统。这个系统由一台Honeywell-DPS6小型机和几十个终端组成从设计到开发,求伯君一个人利用两三个月的业余时间就完成了。一家全国性的报纸刊登了“一个学生求伯君研制成功国防科大图书馆管理系统”的新闻。但求伯君没有记住那是一份什么报纸,“当时没有去在意这种事情。”

图书馆程序是求伯君写的第一个能用的程序,这个程序让求伯君挣了40多块钱。

1986年,求伯君开始研究当时的汉字系统CCDOS,把它的缺点找出来,用Debug做一些小改动。那时候,CCDOS拼音输入法输入一个字母,显示一行待选汉字,连续输入拼音时,必须等上一行完了,才显示下一行,速度极慢。求伯君对CCDOS的第一个改动是:连续输入拼音时,第一个拼音字母对应的待选汉字即使没有显示完,如果这时接收到了下一拼音字母,上一屏待选字行将不再显示。这是求伯君第一次深入地接触PC,对CCDOS的分析为他以后写WPS的低层SPDOS奠定了基础。

自身是程序员的求伯君认为程序员最难管,他的经验之谈是:销售人员,给点高工资,多给些奖金,一切都比较好办。对程序员不仅仅是钱的问题。第一,你要尊重人家,知识分子都有一种“臭脾气”;第二,要给程序员一个能够发挥的环境。不能卡得太死。开发程序,属于创造,你不能强迫人家一定要在多少天内完成。写程序和写文章一样,思路打开了,一天都用不了;没有灵感,一个月也不一定能写出来。“我们在摸索一些经验,不能照搬国外的,因为国外可以利用先进的软件工程方法,一个产品投入几百人。而我们不行,投不起,经常是一个人做几个人的活,有的东西没有办法,只有精简。”求伯君有资格谈程序员管理,因为珠海金山的程序员队伍比较稳定,做WPS97的核心人员,四年下来,没有动过。

盗版是对程序员的抢劫。求伯君认为,对中国软件发展影响最大的就是盗版。“我们国家对信息产业制订了很多优惠政策,但这些对软件企业无关痛痒。只要盗版问题解决了,其他所有的问题都不成问题了。WPS卖1套正版有10套盗版。假设10套里面,少盗一套,1比10变成2比9,对盗版来说,少了一套,对我来说,则是收入增长了一倍。我如果有了一倍的增长,根本不需要免什么税。”****

采访手记

盖茨11号来北京这天,求伯君被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请进了演播室,在《面对面》栏目中畅谈为什么要做WPS97以及如何同Word抗争。求伯君俨然成了可以和盖茨抗衡的人物。求伯君从珠海到北京下了飞机,没吃饭直奔中央电视台,5分钟的节目,采访花了5个小时。WPS97粉墨登场,在友谊宾馆开新闻发布会的时候,求伯君蓄起了胡子。当时他正在寻求大部委的支持,免不了要和相信“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的官员们打交道。这次上电视,求伯君穿了一身在上海定做的特别合身的中山装,显得很中国味。

贵州电视剧制作中心也正在筹划拍摄求伯君传奇的电视剧。求伯君要求他们的剧本刻划出他自强、智慧、坚定的性格。

按照雷军的观点,写求伯君的文章虽然很多,但令人满意的还没有。雷军这样说,可能是因为雷军觉得自己的文章就写得不错,但雷军又说,他也无法写好求伯君,因为他太熟悉求伯君了。雷军的理论是,要写好一个人,既不能不熟悉他,也不能太熟悉他。不熟悉,写不深;太熟悉,熟视无睹,感觉没什么好写。我的采访从晚上八点开始,晚上和求伯君、雷军同住在燕山酒店,因为第二天要早起看7∶20的《东方时空》,另外,早餐时他还要接受《中国日报》记者的采访,因此,聊到凌晨3点,我们就倒头睡了。

在我们眼中,求伯君身上程序员的色彩要远远大于经理人的理念。

求伯君独自掌管金山公司已经有些时日了。张旋龙从1987年开始教求伯君怎样进入所谓的上层社会”也已经十年了,关于礼节、习惯,甚至什么场合穿什么衣服,求伯君早已心领神会。比如,他知道在各地演讲时,要穿中山装;知道来北京要住燕山大酒店,也克服了演讲时,脸红得讲不出话来的怯场,现在是就怕人少,讲起来没劲。但骨子里面求伯君仍是一个程序员,直到今天他还没有停止过写程序。当他遇到能用程序实现的某个应用时,他不会像大多数用户那样四处去找现成的软件,而是自己写一个。“四处去找,多么麻烦!还不如写一个。”

求伯君思考问题的方式是汇编的,他在机器上不加思索写汇编的神速,让他的手下佩服不已。求伯君认为用汇编写的程序很好看。求伯君自己喜欢玩游戏,所以,尽管《中关村启示录》、《中国民航》、《剑侠情缘》都没有挣到什么钱,但求伯君还是要坚持做游戏软件,并将在今年年底推出《抗日》。这不是生意人做企业的方式,而是程序员做企业的方式。

能把汇编用得出神入化的求伯君不会用Word,他觉得文字处理需要完成的功能WPS里面都能实现,“假设哪个功能实现不了,我会提议,加上这个功能。”

求伯君像爱护他的双胞胎儿女那样爱着WPS,你要是当着面说WPS坏话,求伯君肯定会很生气地质问你,“WPS哪里不好?”,你说出的理由绝对没有求伯君反驳你的理由充分。求伯君第一次知道有人盗他的版时,和所有的程序员一样,很高兴有人在用自己的东西。

求伯君乐观地估计,WPS有2000万个用户。求伯君自豪的是,WPS养活一批书商,一批搞培训办班的人,一批打字小姐,并且推动了电脑的普及。

求伯君认为,很多和他同时代的程序员没有适时地转到Windows上,并不是他们抱残守缺,而是在Windows上开发程序不是一个人能做得了的事。“投入要比DOS上大很多。具备这种转向实力的,并不是很多。”

求伯君爱看武侠书、历史书和社会纪实作品,唯独对外国文学不感兴趣。“国外名著,包括电影、音乐,都没有共同感,无法引起共鸣。我是个传统的民族主义者,喜欢中国的民族音乐,比如古筝和古琴。”

继续阅读
雷军 - 原金山软件股份有限公司 - CEO
金山软件预计募资最多达7.67亿港元
金山软件香港主板发行价确定为3.6港币
求伯君身价破10亿 近百员工成百万富翁
金山在马来西亚成立全资子公司
金山软件发布四大产品新战略转型互联网
金山分拆为软件公司网游公司 求伯君退居幕后
金山软件一分为三 求伯君仍是掌门
求伯君:金山软件不排除分拆网游上市可能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