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误区!对网站建设的反思 !

...



网站这个新生儿,仿佛衔玉而生的贾宝玉,一落地就获得了贾府老少的青睐,大把大把的钱如潮水般一拨拨滚滚而来,弄得整个社会为之神魂颠倒。资本集中,人才集中,舆论集中,更如布谷催春,反过来促使社会到处洋溢着一种紧迫感:再不建个网站圈片地,恐怕连新经济的汤也喝不着了!
一片乌云来,一阵风儿刮。大洋彼岸的一个什么股票市场有一天突然摔了一跤,结果就使中国匆匆搭起的积木大厦轰然倒塌。网站们急雨摧红,杯盘狼藉,甚至有人预言:2000年中国将有99%的网站要倒闭。这倒真应了一句古语“兴也勃焉,毁也忽焉”。

伴随着这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辉煌,社会对网站形成了形形色色千奇百怪的认识。如今风定波平,云过雨息。检点落英缤纷,我们就会发现:原先我们对网站的认识,其实大多走入了一个个貌似美丽的误区。现在,是该回顾和审视过往的浮躁和短视的时间了。

误区一:网站就是新经济

互联网是什么?恐怕没有几个人能真正说得清楚。但“发展互联网就是建网站”,“建网站就意味着新经济时代的到来”等观念却象商业化必须建商店一样深入人心。

从技术上讲,互联网说白了就是几根线连起的几台服务器,网站就是往服务器里灌输内容的机构。那么,是不是说只要社会上有足够的服务器与计算机,全世界便都站在了统一的起跑线上,世界经济便大同了,南北的差距、东西的不同便都可指日消除了呢?

其实,谁都能看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式的理论。产生互联网的原动力是为了实现更为丰富、快速的资源与信息的共享。但这种新的信息传递方式,只是实现新经济的基础,更重要的是需要有相应的社会结构生产方式与之相适应。

新经济的定义虽然不完全一致,但普遍认为,“新经济”是以信息革命和全球化大市场为基础,呈现低通胀、低失业的特点,并得到较长时间的持续增长的经济。新经济的三要素是高新技术,风险投资和资本市场: 而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产业迅速崛起是其技术前提,因为其大大降低了市场交易获取信息的成本。但是。倘若没有充分发展的传统工业作基石,没有相应的社会关系的改变,互联网上的信息流动是不能自己创造出新价值的。网站只是新经济的前提,并不代表新经济本身。我们要从旧经济跃迁到新经济,还有跨过一段漫长的距离。

举个例子。封建社会制度的萌芽应源自周朝末年第一片铁犁出现。铁犁成倍地提高了人们耕作的效率,使大面积垦荒成为现实。可耕种土地大幅增加,引发了土地制度的改革——“初税亩”,奠定了汉兴唐盛的封建制度基础。但这并不是说第一片铁犁下地之后,封建社会就到来了,其间经过了近千年的漫长发展。

网站们虽是未来社会的第一片铁犁,但新经济需要的建立在信息生产与消费之上的生产模式,以及建立在个性充分解放、创造力日益勃发基础上的更加平等、自由的社会关系却还不具备。因此,如果在运作模式、资源管理等方面没有这种新气息,那么,网站的兴衰对社会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对社会生产的主体企业而言,网络化的核心应是降低综合成本,而不仅仅是建一个网站,把传统的商店搬到网上来开。形式上的网络化不仅不能增加企业效益,相反还浪费了资源,增加了企业运作成本。

另外,从社会发展的综合角度来看,新经济时代除了网站外,还应包括与之相适应的法律体系、管理模式、服务方式等层次。而这些方面都是网站建设所不能解决的。因而片面强调网站的建设与发展,误将网站当作新经济,是不符合新经济的本质内容的。

误区二:做网站以技术为先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信息时代是技术的时代。谁主导了技术,谁就主导着未来社会的发展。到这里,应该说这些结论都有道理。但由于信息技术的代表是互联网,而互联网又大多表现为网站,因而,又出现了一个理论:互联网是高科技产业,做网站就要以技术为先。

网站所需要的设备、软件确实是高科技产物,但不是说每个网站都要自己去生产设备和研发软件(事实上这些东西绝大多数网站都是买来的)。至于说网页的设计,其实并没有多少技术的成份。即使可以把HTML格式看作一种程序语言,那也只是最简单的一种语言,稍微花一定的功夫就能掌握八九不离十。况且,有许多现成的软件已经使网页设计“傻瓜”化了(如FrontPage、Dreamweaver等),甚至不需要你去考虑它内部的程序结构。

事实证明,决定一个网站成功与否的关键并不是技术因素,而是人为因素,如管理、创造、服务等。技术在网站的建设中,顶多只能算是人们使用的工具。就象一把刀,在雕塑家手里出来的可能是维纳斯,而在樵夫手里,最多多出几捆柴。而对于浏览者来讲,他才不去关心你用了什么网页技术,而更注重你的内容对他来讲有多大的价值。

但从过去的发展看,不仅社会对技术有一种盲目崇拜,网站们自己也身体力行地实践着“技术第一”的信条。网站的组成人员绝大多数都是刚走出校门的年轻人,年龄普遍低于30岁,即使高层管理人员也大多不超过35岁。这些人无一不是靠技术起家的佼佼者,维护网站、做个璀灿的网页于他们而言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但若谈到对社会的了解与认识以及管理的经验,仅从年龄与阅历上来看就有很大的不足。不论什么行业,毕竟要靠社会生存,如果不了解社会,就谈不上行业的发展。在网站中我们可以看到五彩斑斓玲珑剔透的技术,却往往看不到服务与管理。这无疑是影响网站生存的重要因素。

不仅如此,对技术的崇拜还使技术大大超前于需求。传统的法律、道德、文化观念、消费习惯还没有从对技术的懵懂中醒过神来,ICP、ASP、B2B们又披挂上阵准备大干一场了。回头看看,网站发展后继乏力,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没有用户的支撑。据统计,中国各类网站已达3.5万个,按每年每个网站投资10万美元计,网站们一年就要投入35亿美元,而中国的网民目前也不过就1千多万人。这就意味着若要支撑起网站的生存,每一个网民每年要拿出近350美元,就目前中国的人均收入而言这是不现实的。况且,再加上物流不畅、管理无序、信用缺乏等诸多因素的影响,网络还不可能带来多少效益。这就决定了短期内网民不会作这种投入,网民的有效数量也不会有多大的增加。

技术有余而用户不足,先内容为王,后电子商务,现在又炒起来一个无线上网(WAP)。社会追网站,网站追技术,谁也没有踏踏实实地做一些培养用户需求的工作。一个仅靠投资者而没有市场回报的产业是不可能持久下去的。谁用互联网和用互联网干什么的问题本应该在技术之先就考虑,但却没有人很好地考虑。于是,,在技术为先的主导思想指引下,互联网变成了大而无当的屠龙之技。

误区三:建网站就能挣钱

互联网就是建网站,建网站就能挣钱。在“网站77种赢利模式”等理论的翻炒之下,这曾是红极一时的逻辑。

早期的网站挣钱办法很简单:建个网站挣注意力,然后将网站卖掉,这是当初许多个人网站的通用模式。事实证明这个模式是不成功的,除了早期偶尔有几个被卖掉的外,如今的网站们都可怜兮兮地找买主呢——都来卖,谁来买呢?

另外一个就是想依靠网站自己的运作挣钱。说网站不挣钱是不对的,因为现在网站的成分并不单纯,做ISP的网站们生意红红火火,因为它们手中有强大资源,是商务搞网络,即利用互联网挣钱。但是,大多数网站走的是ICP的路子。ICP开门户,目标是注意力,品牌。但这个品牌跳出了传统企业的“产品——品牌——产品”模式,它没有产品,创下牌子再去干什么的目标事先也并不明确,至于怎么挣钱,就更无从谈起了。倒闭潮使ICP们也认识到,光吸引注意力并不可行,于是纷纷投向了电子商务。但在电子商务的道路上,他们似乎又遇到了同样的尴尬。它们一没有可以依赖的产品,二没有值得自豪的营销经验,三没有足以支撑它玩下去的资金。用在“注意力”上储存的那点经验积蓄做商务的本钱,是远远不够的。

其实,挣钱是一种商业行为,如果一个传统商务都做不好的人,很难想象他会取得电子商务的成功。在商人手里,互联网只不过是一个强大的工具而已。利用互联网能挣钱的,没有互联网它也会挣钱,不过是挣多挣少的区别而已。

误区四:电子商务,必然之路

在“眼球经济”渐受冷落的季节中,为了盈利,网站们把“电子商务”叫得分外响亮。冷静地看,从注意力到电子商务,实际上是互联网从一种偏执走向另一种偏执。

互联网是一种高速高效的社会交流工具,其功能完全取决于社会需求,就象汽车既可以运货,也可以载客一样,电子商务只是互联网应用的一个层面。但网站们在盈利鞭子的驱使之下,纷纷选择电子商务,以为电子商务才是互联网发展的唯一道路,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短视行为。

互联网的应用前景应该说是非常广阔的,除电子商务外,还有网络娱乐、网络教育、网络医疗、网络出版等等。只是限于政策、技术等方方面面的原因,这些功能还没有得到长足发展。但若有一些网站抓住这个契机,趁此机会培育市场和用户,前景应该是相当广阔的。

所以,虽然说互联网的前途是光明的,但并不意味着目前玩电子商务的网站们会一帆风顺,行业与企业是两个概念。如果网站们死抓住电子商务不放,不仅会因为一窝蜂而上引起恶性竞争,并且也不利于互联网本身的发展。大家都来做电子商务的最后状况,只能是少数存活下来的网站称王称霸,用毫无创新的业务垄断了市场。

误区五:中国是个大市场

以前论及中国,总有四大发明,总有资源辽阔。眼见得时光流转,四大发明变不来钱了,于是,如今再说中国,必然人口众多,市场前景广阔。然后就是必然对外资具有青春期冲动般的吸引力。

当然,互联行业也不例外。有人意识流般地设想,中国12亿人口,即使只有6亿人上网,这个市场蛋糕也将分外香甜。于是网站们都来瓜分这片想象中的资源,同时也引得国外资本家流着三尺长涎,一团兴奋。

《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说中国网民目前已有1690万(比去年的400万增长了一大块),好象也证实了这一点。但仅停留在纸上的思考是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中国的互联网用户大多为城镇人口,城镇人口大约为3亿,每3人1户,为1亿户;每户一台上网电脑,为1亿台上网电脑。1亿,这个数字是够诱人的。但如果再参照户平均经济收入来看,前景恐怕就不那么让人激动。对于普通收入水平的人家来说电脑加上网的投资目前还不是一个小数目,草草估算一下,目前具有上网潜力的用户不超过5000万。

但也不是说,这5000万就会立即上网,因为网络的普及工作远比网络的建设要困难得多。比如三网合一,技术使互联网已具备了与有线电视一较高低的资格,但却迟迟不能被应用,表面上看是标准问题,事实上却是与人们对网络的理解、文化水平密切相关的。又拿机顶盒来讲,从功能来看,机顶盒应该大行其道,因为它使得上网更简单了,就象老百姓不知道电脑为何物,却接受了全自动洗衣机、影碟机等用电脑程序控制的家电设备一样。但事实上机顶盒在中国现在还根本成不了气候,——不是因为它的价格,也不是因为功能不全,而是老百姓根本就不清楚拿它来干什么用。其实,机顶盒只考虑了中国人的经济水平,而没有考虑到中国人的社会整体发展水平,因而尴尬就是在所难免的了。

是的,网站的服务并没有走入千家万户,因而,想让千家万户走入网站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笔者有一个这样的感觉,在一个圈子里生活的时间长了,往往会觉得圈里的生活便是所有人的生活。网站们正是在抄袭来的模式的圈子里打转转,它们的眼里只有IT界,只有上网族,恍然以为只要自己搞出特色,就能将中国人一网打尽。其实,中国的特色网站到今天可以说越来越多,但日子却举步维坚,原因就在于网站的发展速度远远大于网民生长的速度,并且目前来看,网民的生长潜力并不很大。

有人说,比尔.盖茨先生在美国是个天才,到中国来,他可能一事无成。这,难道还不能引起我们对“中国是个巨大市场”的深层次思考吗?

误区六:一切归于泡沫?

网站红火之时,有人担心泡沫;网站失落后,许多人论证泡沫。归根到底一句话,中国网站的今天,全是泡沫惹的祸。

泡沫其实就是经济的言过其实,就是产业的表现值大于实际值。说网站的泡沫主要表现应该是网络股被炒得远离它的实际价值。

但如果网络没有所依托的价值母体,那么这还叫不叫泡沫?比如说,美国的亚马逊书店,虽然曾被炒得离了谱,但它毕竟还有个谱,它毕竟还通过完善的社会服务系统挣了钱,某个时期,它还确实盈利(如果不是由于它贪吃——过多的吞并的话,相信它的日子不会象今天这么难过)。但如果把亚马逊放在中国,没有配送系统、服务系统以及社会接受心理等背景条件的支撑,它还值多少钱?没有了实际价值,还叫泡沫吗?

如果说美国的网站们被吹起了泡沫,那么中国的网站顶多算是人家吹泡时太阳蒸起的一片水汽。美国的泡沫破灭了,会露出坚硬的岩石;而Nasdaq一阵风就把我们的水汽吹得无影无踪,除了一个美丽的梦,什么也不会留下。原因在于我们没有搅起那个泡沫的基础。

近日,从上海地区首家国际顶级域名注册机构“域名在线”传来消息,前去咨询、注册域名的企业中,国企不到5%!许多国企仅是派个科长之类的过来咨询一下便再无下文了。要知道,中国的国企,目前仍是经济的主体。如此,能说我们的经济需要互联网吗?国企,无论资金扶持还是人才优势都曾具有私企无可比拟的优势,但国企却很少盈利。国企不是输在技术上,而是输在管理上。一样的流水线,产品质量却不如国外,说明了什么?互联网的精髓在于减少产业的周边成本,而我们的体制却正靠增加这种周边成本生存。据载某个供货商一直以采购员采购的方式供货,全国各地的采购员千里奔波,效率十分低下。于是供货商就想做个商务平台搞电子商务。但结果却不了了之。因为电子商务剥夺了采购员的回扣,供货商便失掉了原先的客户。

目前,业界正把中国网站失败的原因全怪于泡沫,结果引得众人把目光全集中到了网站内部,什么管理不善啦,什么模式陈旧啦,什么调整不力啦等等,就是没有人肯把目光放到社会中去看一看。其实,正是独特的社会状况,从根本上限制了网站们的发展。

网站们发展到今天,应该说积累了很多的经验,也有很多的教训。有些失误还给中国的网站造成了致命性的打击,会使网站们在以后的一定时期内萎靡不振。那么,在这段反省的时期中,我们的确应该再次好好审视一下自己,吸取教训,从基础上、根本上转变观念,冷静而长远地考虑问题,从而有准备地迎接信息时代的到来。


继续阅读
网站设计中 10 个必须避免的问题
网站更新短平快
优秀网站的五大要素
在线约会网站比拼信息披露 详尽信息保证信任度
傻瓜上网
Craigslist:探访美国最火的分类广告网站
效果付费值得深思,话告模式奇兵突出
2005年Focus50值得关注网站名单
软银亚洲亿元注资碰碰网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