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堂 » 创业资金

温州千亿民资集体彷徨(1)

...

“你有什么投资渠道吗?”温州商人胡卫国发现朋友最近经常会这样问他。“在外投资受挫后提早返乡的温州商人,似乎一下子失去了投资方向,现在他们都在翘首观望,迫切寻求下一个投资方向。”胡卫国说。

之前,中央政府拿出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方案时明确表示,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成败的关键在于能否撬动民间资本。但一年过去了,拥有6000多亿元民间资本的温州,2009年以来新增居民储蓄屡创新高,最近3个月呈现出明显的“活期化”倾向,定期存款余额以每月10个亿的速度下降。

诸多企业、研究人士最近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温州民间资本开始由以前的“猛龙过江”,向现在的“按兵不动”、“随时待命”状态转变。胡卫国说,他的朋友最近都在观望政策的变化,如果政府引导合理恰当,民间资本将成为新一轮经济刺激的引擎。

民资集体返乡

胡卫国在非洲做生意已经15年,是第一批进入非洲的中国商人,目前在喀麦隆、尼日利亚等国均有自己的商业网点。他说,2009年圣诞节生意是历年来最差的,不是产品卖不出去,而是利润越来越低。

在金融危机影响下,和绝大部分中国商人一样,他的海外生意在2008年就已经下滑。胡卫国说,现在来非洲经商的中国人越来越多,销售的大多是鞋革、服装等传统产品,互相竞争已使利润下降至10%-20%。

胡卫国说,他接触的很多中国商人,在艰难守护海外生意的同时,资金流向已经发生变化:大部分人开始把部分资金转回国内,寻找新的投资机会;一部分人则逐渐淡出原有行业,向新兴的产品领域拓展。

事实上,外贸依存度较高的中国传统商品,在去年海外市场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

2009年6月底,俄罗斯以打击“灰色清关”的名义,突然下令关闭莫斯科切尔基佐沃大市场,对出口俄罗斯的中国企业影响巨大。据有关商会联合统计,估计有直接损失的中国企业约为2万家,有连带损失的企业3万多家,直接经济损失400多亿元。

其中,温州商人上报的损失超过8亿美元。据温州鞋革行业协会调查,至少有400家温州鞋企遭受直接损失。蜘蛛王集团董事长助理金晖说,此事件使部分在俄经营户销售链断裂,已经影响到温州鞋革供应链上下游企业,甚至威胁到上百家温州鞋企的生存。据介绍,去年下半年温州鞋革对俄出口急剧下降,一部分温州经销商已经回国。

从2009年11月24日开始,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市有关部门,对当地华商集中经营的尼罗市场进行了检查,并查封了300多家商铺。此后在中国驻罗马尼亚大使馆的介入协调下,罗马尼亚税务总局局长亲自回信,被查封店铺已在去年12月初恢复营业。据了解,尼罗市场有5000多家商铺,其中经营者以温商居多,主要销售服装、家电等小商品。

屋漏偏逢连夜雨。

除了海外市场,温商在国内投资也多有受挫,其中影响最大的无疑是山西煤改事件。据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调查,温州投资省外煤矿的500亿元民间资金将损失150亿元左右,主要是资产评估损失、停工停产损失,以及机会成本与社会就业的损失,从而影响民间资金安全、区域金融稳定与民间投资行为等。

“很多人已提早回家过年,或者不敢回家过年。”胡卫国说,一系列海外市场的遭遇,让一部分温州商人不再眷恋传统商贸,他们已切身体会到,传统产品再这样低价竞争下去,他们的生意迟早都会完蛋,于是开始把资金转回国内。

据人行温州支行统计,2009年初,由于外出投资资金回流,经济增长放缓、微观主体观望情绪浓厚和资金从资本市场撤出现象增多,大量资金以储蓄存款形式滞留下来。2009年1月,温州市新增存款近350亿元,是去年同期的近3倍,为1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之前人行温州支行有关部门负责人说,到2009年5月底,温州市储蓄额达2506亿元,抽样调查显示民间借贷650亿元左右,这就有3156多亿元资金,这还不包括25万左右个体户的存款、量大面广的社会集资、通过400多家注册与不注册的担保公司、几十家典当行发生的中介性民间借贷,也不包括60万海外温商在温州25亿美金左右的个人外汇存款。据此他保守分析,温州民间流动资金逾3000亿元。

早在2008年末温州市银监会就匡算,温州民间资本高达6000亿元之巨。“我估计,今年回乡的资金会明显增多,我周边朋友都在寻找投资机会。”胡卫国说,温州一些乡镇的资本积累已高度发达,瑞安马屿镇一个人口只有4000余人的乡,资产超过1亿元的就有34个。

实业吸金乏力

由于缺少有效的对接平台,这些民间资本在过去几年如“猛龙过江”,在全国各地四处炒房,这不仅让温州资本毁誉参半,更使实体经济不断“失血”。

从非洲回到国内后,胡卫国在老家温州瑞安一直忙着厂房建设,计划生产一种新型建筑材料,何时投产还在观望中。他说,他没炒过一套房子,还是喜欢做实体企业,这样让人感到踏实可靠,收入源远流长,不至于担惊受怕。“我做贸易起家至今,知道实业才是国富民强的资本。”他说。

然而,胡卫国很快发现自己已经跟不上潮流,周边的大部分朋友都选择去做投资,且财富增长之快让他望尘莫及。“你最近在投资什么?”这是去年朋友交流时经常听到的话,这让胡卫国难以启齿说自己还在办厂。

言谈之间胡卫国免不了有些失落,当年在他带领下发展起来的一些年轻朋友,在投资房地产暴富后,现在都懒得和他联络。

继续阅读
地下炒金凶猛 投资者当心血本无归
“单身贵族”如何巧理财?
地下炒金大案频发 高金价下更要防“黑色诱惑”
QDII产品报批潮再次涌动
“金牛”袭来 分析师称黄金投资策略需调整
人闲钱不闲 长假资金坐享回报8天游
人社部首次明确社保异地转移政策年内出台
地下炒金能一夜暴富?“黄金帝国”遍布陷阱
低利率下不宜提前还贷 闲钱投到哪里更划算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