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堂 » 公司运营

德青源的“鸡粪发电厂” 下注未来生态农业(1)

...

如果国家在政策上进一步向生态能源倾斜,今后大的养殖场都可以建立自己的发电厂

从2007年起,潘文智这个养鸡场场长,干起了电厂经理的活计。

潘名片上的头衔是“北京德青源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生态园总经理”。用当地农民的话说,就是德青源“北京养鸡场”的“场长”。当然,这个养鸡场并不简单,它是亚洲最大的养鸡场,坐落于北京北郊一个山脚下的阳面缓坡上,饲养着300万只蛋鸡,为整个北京市供应70%以上的品牌鸡蛋。

从2002年养鸡场动工至今,潘文智一直在这里工作。从选址到工程基建,再到投产后的鸡舍管理,基本干了一个遍。最近两年多来,他除了照料鸡舍,每天还会围着生态园南侧的三个高达十几米的大罐子巡视一圈。在一旁的机房里,发电机的隆隆声日夜不停。这里,就是德青源对未来的生态农业下注的地方。

土工艺和洋技术

德青源北京生态园位于北京市延庆县郊区,占地800亩,从2004年开始产蛋。2007年项目全部完工之后,每天的产蛋量是150万枚。这个产能至今一直稳定维持着。

鸡蛋生产步入正轨之后,潘文智的工作就多了一项新内容。几年之前,德青源开始筹备生态农业项目,潘文智也正式接到公司的指令,要他负责在这个刚刚建成的养鸡场里,找到用鸡粪制成沼气发电的办法。对于习惯了围着鸡舍转的潘文智来说,这既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2007年,德青源开始着手筹备“鸡粪发电厂”。在国外考察了一圈之后,潘文智得出的结论喜忧参半:喜的一方面是,沼气发电设备不成问题,在欧洲,有很多现成的发电机制造商;忧的一方面是,这些设备和技术在移植到中国来的过程中,有一个适应的问题。例如,在国外,沼气发电机主要适用于煤层气和垃圾填埋场的废气,而鸡粪发酵所产生的沼气,与之有很大不同,含有腐蚀性很强的二氧化硫,无法直接用于发电。

于是,德青源尝试自己做发电系统的设备集成商。他们设计了发酵和脱硫的工艺,计划对鸡粪产生的沼气进行预处理,最后才将符合标准的沼气存储到储气罐中,用于发电。

2008年,德青源开始对外进行沼气发电机、储气罐等设备和技术的招标。作为一个可持续投资项目,在招标的过程中,可靠性和后期维护成本是重要的参考指标。最终,包括GE-颜巴赫等10家供应商,成为德青源的设备供应商。在选择GE-颜巴赫之前,潘文智曾受邀参观过其代理公司——香港捷成洋行位于香港的垃圾填埋场沼气发电项目。他认为,捷成的发电项目在价格上没有优势,但技术和效率正是德青源所需要的。

在那段时间里,潘文智更像是一个电厂经理。由于没有现成的技术可以参照,从采购设备到技术集成,从工艺研发再到调试运行,德青源很多时候都需要自己“拿主意”。潘文智承认,由于对技术理解的差异以及沟通的问题,在项目建设中德青源走过不少弯路。不过,在捷成等核心供应商的深度参与下,德青源的土工艺与洋技术之间终于实现了对接。两年下来,德青源手里关于沼气发电的专利也申请了一大把。

2009年4月9日,德青源的生物沼气发电项目正式并入国家电网发电。

发电厂的“五份收入”

“鸡粪发电厂”不是一个独立项目,而是德青源规划的生态农业链中的一部分。

项目解决的首先是空气污染问题。作为亚洲最大的养鸡场,德青源北京生态园的19栋鸡舍,每天产生200立方米的鸡粪和3000吨废水。尽管厂房采用的是全球最高的卫生标准,鸡粪也全部通过地下的自动输送带处理,但最终鸡粪仍要暴露在空气中,被运输车辆拉走。由此散发出的味道往往会影响到周边1-2公里内的空气。在一定程度上,这甚至影响到了德青源与周边农户的关系。

建立发电厂之后,鸡粪通过地下传送带被送入发酵池发酵,之后的处理过程也是全密闭的,这大大减少了对空气的直接污染。现在,即便是在德青源生态园区里的大部分区域,也不会闻到鸡粪的味道。

更直接的是经济收益。潘文智说,一个发电厂给德青源带来的是“五份收入”。

第一份收入是发电。发电厂每年发电1400万度,全部卖给国家电网,卖出价是每度0.3805元。此外,由于属于生物沼气发电项目,德青源还享受每度电0.25元的国家补贴。德青源每年自用电是500万度,从国家电网的购入价是每度0.57元(由于技术和制度上的限制,德青源不能直接使用自己发的电)。一进一出,每年德青源在“免费用电”的基础上,还有上百万元的额外收入。

继续阅读
肯德基最大鸡肉供应商拟打入零售终端
郭广昌1.6亿“抄底”养猪 最高利润超80%
德青源:6000万元的绿色选择
国内奶粉积压30万吨 多部委紧急摸底降库存
卖掉家中房子闯农村 大学生筹资80万元养鸡
江西弋阳引导返乡农民工“落地”创业
GE的养鸡场生意?
中国城镇失业率攀升至9.4% 农民工失业问题凸显
广东本地品牌鲜奶检验合格 销量直线上升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