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堂 » 公司运营

绿色供应链上的那些事

...

“绿色供应链”的概念最早是由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的制造研究协会在1996年首次提出的,是一种在整个供应链中,综合考虑环境影响和资源效率的现代管理模式,其目的是使企业通过产业上下游的资源整合,达到提升效率,节约成本,减少企业对于时间、人力、资金等的投入,进而实现企业的可持续发展。通过本期利乐与理光推行“绿色供应链”的案例,可以看出:虽然绿色供应链的推行,将不可避免地推高企业的整体成本,但是有经验的企业,往往还是能通过企业上下游的资源整合以及企业内部各个部门的流程改进与技术创新,来实现最终缩减成本的目的。

利乐:先帮合作伙伴“绿”起来

见到羊军时,他正准备要在一个循环经济的论坛上发言。他的杭州富伦生态循环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富伦厂”)尝到了对无菌复合纸包装进行再生利用的甜头,而2009年3月正式启用的铝塑分离生产线,投产半年来更是取得了可观效益:复合纸包装的再生利用价值提高了约30%,月销售收入增长可达25%。这在同行很多企业效益都有下滑的前提下,已经算是一个不错的成绩了。

发现新技术比自己研发更有效率

山东天艺塑胶有限公司是北方一家主要的复合纸包装再生利用厂商。提取纸浆后剩余的大堆铝塑筛渣,3年前的一天,总经理沈安平看到这样的场景后,突然觉得“不满足”:如何能将这些渣也充分利用起来,既有经济效益又可避免二次污染?他开始动起脑筋,天天琢磨着如何把它们进行再分离,卖个更好的价钱。2007年初,他找到了山东聊城大学的研发小组,开始了铝塑分离技术的研发攻关。

多年来,沈安平一直和利乐保持着紧密的合作,利乐是全球最大的无菌复合纸包装生产商,这家来自瑞典的公司一直在不懈地推动回收利用无菌复合纸包装生产。让消费后的无菌复合纸包装逐步得到充分回收,并重新转化为有用的资源,一直是利乐的“绿色”心愿。十多年前,利乐中国的环保团队就开始了“绿色”征途。随着回收量的逐渐增加,这个团队开始寻求与国内厂商一起研发“经济版”的铝塑分离技术。

作为跨国企业,利乐为什么自己不研发,而是还要寻找合作伙伴呢?利乐大中国区环保技术经理崔忠伟说,利乐历来只做自己擅长的事,利乐只是一家纸包装企业,而在铝塑分离技术方面,靠自己的资源去发现要比自己研发更快更有效率。当然,回收包装本身的产业链也还不够完整,利乐自己也没必要花太多力气去研制,但是完全可以帮助造纸厂们进行技术尝试。

一直醉心于新技术的崔忠伟到现在还难以抑止当时的兴奋。“2007年7月,我们得知山东天艺正在进行这方面的研发,而且了解到他们的初步方案已经具有一定的经济性和环保性,感到非常兴奋。我们立刻从上海赶到山东聊城,与天艺探讨如何参与和支持这个项目。很快,我们就成为了一个合作团队。”崔忠伟说。

部门协作下的团队决策

经过多次技术论证和不断的试验改进,2008年5月,合作团队终于成功研制出第一套生产线原型,并开始了实际生产测试和环境评估工作。与此同时,华南理工大学的环保专家小组也加入团队,不断完善生产线的环保性能。

在关于铝塑分离,利乐一直希望有适合中国的技术出现。利乐副总裁杨斌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几年前利乐就已经考察过国外的技术,但都不太适合中国。比如巴西的一套设备至少耗资150万美元,原料的洁净度(回收的包装)要求高,铝粉纯度能够达到90%,看起来很炫,但是能耗太高。中国的再生利用企业多为中小型规模,需要更为经济高效的解决方案。

当这个“中国版”的铝塑分离技术萌芽时,利乐投入了很多精力。在从整个生产线的设计到装配的过程中,财务和采购起了很大的作用。负责利乐环保事务的经理姚特克介绍说,整个生产线的供应商至少有五六家,如何进行更好的资源配置,他的同事们费了不少心思。财务部门的同事对提高生产线的经济性提出了建议,负责采购的同事则利用国内的设备供应商资源,为生产线配备了经济适用的机械和电子组件。

以回报抵消投入

羊军的助手查海滨说,最初他以为有了利乐专业的财务和采购人员的加入,整条生产线的花费并不高,没想到最终的预算是500万元。他们的供应商包括造纸机械厂,甚至还有远在四川的精密仪器设备厂等,当然全程都有利乐专业采购人员的参与。按照查海滨原来的想法,组装生产线最简单的做法就是尽量在附近把所需要的设备采购齐,可能在性能和使用年限上差一些,但花费也会降下来。“我们一度也这样想。”查海滨笑言。毕竟,对一直以来自诩为“草根”的富伦厂来说,500万元不是个小数字。

在跟利乐沟通的过程中,羊军很快理清了自己的思路。利乐的财务专家用数字彻底打消了他的其他念头,利乐给出的生产线预算看似略高,但从长远的运营效率和折旧率来看,这种配置更经济。在长达10个月的筹备过程中,包括利乐的工程师、财务专家以及采购专家在内,每月至少一次的全面沟通会最终使这条生产线于2009年3月正式投产。其间,富伦厂将500万元的费用全部交付山东天艺,利乐从中并未得到任何直接的收益。崔忠伟表示,利乐看中的是整个无菌纸包装产业链高达10亿元的巨大市场潜力。

羊军对生产线的运行很满意:“富伦每年处理复合纸包装1万吨,每个月产生约200吨铝塑筛渣。在上马铝塑分离生产线后,至今公司的财务报表显示:复合纸包装的再生利用价值提高了约30%,月销售收入增长约25%。现在,我们分离出来的铝粉和塑料颗粒已经得到了客户的广泛认可。”他丝毫没有对收回这条生产线成本的担忧。

羊军希望铝塑分离技术带给富伦厂的附加收益能使他有更多的资金去提高回收商们的回收价格,“这样既能提高前段回收者的积极性,又能获得更多的原料。”实际上,在2008年经济危机时,包括纸包装在内的废品回收价格骤降,羊军却在此时略微提高了回收价格,富伦厂也借机在回收商中树立了自己的地位。

专家观点

经济效益让“绿色”更持久

润灵公益咨询机构负责人张浩而认为,从长远的经济发展趋势来看,生产厂商对废弃产品的回收和处理是一个发展趋势,企业不可能永远将环保成本置于企业之外。

这并非每家跨国公司都重视,但是我们看到有责任战略思想的企业都在做,包括惠普对于废旧耗材的回收以及理光对于废物材料的循环利用等,应该说,发展循环经济、重视废旧产品的处理是一家企业全方位成熟的表现。

除了其本身具有的环境意义之外,我认为更加重要的是其开启了一个社会责任为企业带来丰厚回报,甚至创造一种新型行业的典型案例。在中国企业中,因为缺少社会责任战略性思维,所以更多的社会责任体现在捐赠行为上,利乐的案例陈述了一种模式: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绝对不是为了追求经济效益,但是经济效益就像我们买东西时得到的赠品,我们看到,带来经济效益的社会责任才更持续、更有效。

抛开技术层面,利乐的做法就其社会价值而言,应该获得推广,推广之后才能产生更加巨大的社会效益;就经济价值层面而言,也应该推广,正如文中所言其创造了一个新的行业。如果技术层面更加成熟的话,我们讨论的话题就不是应不应该推广,而是如何推广了。

近几年,企业社会责任特别重视绿色供应链的概念,因为绿色供应链实际上是结合了企业内外部资源的一个庞大经济体,他的力量是非常大的。如今,利乐与理光等先行企业发动供应链伙伴一起参与其中,其社会和经济影响都是相当显著的。实际上,利用再生资源生产的新的包装实际上是一种非常显著的责任产品,通过推动市场认同,加速这个全新的产业链的发展,这对利乐们的常规产品也非常有帮助的。

继续阅读
缺乏财运关键是你缺乏人脉
民营资本试水通用机场 若航南京老山机场开飞
海尔效法耐克去制造化艰难重塑价值链
保障成功赚钱的8大妙招
恒天然拟在中国建新牧场 布局乳业供应链
吉利:行走在刀锋
小天鹅涅槃
当当的选择
肯德基最大鸡肉供应商拟打入零售终端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