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业界动态

跑马圈“风”现困局 全国近1/3风电机组被闲置

...

核心提示:国家电监会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08年年底,全国风电装机容量达894千瓦,占全国发电总装机容量的1.1%。“实际吊装容量为1217千瓦。”上述专家告诉记者,差额部分是完成装机但一直处于闲置状态的风电机组。

“风电的经营困局还将持续相当长的时间。”华北电力大学尹忠东教授认为,由于很多基础性问题没有解决,风电成了“绿色劣势能源”,这导致风电短期内看不到盈利前景。

国家电监会近日公布的《我国风电发展情况调研报告》显示,目前全国风电场普遍经营困难,甚至亏损。

“还有近1/3的风电机组处于闲置状态。”有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电力专家表示,包括电网建设在内的很多风电配套设施并没有跟进,直接导致投入巨资的风电资源被大量闲置浪费。

国家电监会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08年年底,全国风电装机容量达894千瓦,占全国发电总装机容量的1.1%。“实际吊装容量为1217千瓦。”上述专家告诉记者,差额部分是完成装机但一直处于闲置状态的风电机组。

跑马圈“风”仍在继续

“风电的装机容量在2011年有望实现3000万千瓦。”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施鹏飞告诉《每日经济新闻》,3000万千瓦的目标原本预计到2020年才能实现,但按照目前的发展速度,2020年风电的总装机容量可能达到1亿~1.5亿千瓦。

“跑马圈风仍旧在继续。”有风电专家向记者表示,在2006年国家颁布《可再生能源法》后,风力发电受到一窝蜂式的追捧,几乎所有能发展风电的地方政府都积极上马风电项目。

数据显示,政策出台当年,全国实施风电项目超过300万千瓦。甘肃、新疆、内蒙古、福建、山东、江苏等省(自治区)先后规划大型风电项目,内蒙古多个城市提出要争建“陆上三峡”,甘肃规划了两座百万级风电场,江苏濒海的每个县都在规划10万千瓦以上的风电场,近期更是喊出了建设“海上三峡”的口号。

虽然有近1/3的风电机组处于闲置状态,但风电建设并没有因此停滞。7月14日,甘肃酒泉总投资1200亿元开建世界上首个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7月21日,华仪电气(600290,SH)宣布在内蒙古投资100亿元建设总装机容量100万千瓦的两处风电场……

中国风能协会人士告诉记者,根据目前的规划,到2020年,仅酒泉、哈密等7个在建风电基地的总装机容量就接近1.2亿千瓦,总投资近1万亿元。

中投顾问提供的数据显示,风电投资热也带动了上游产业火热:目前我国风电整机制造企业总计已超过70家,风叶生产企业50多家,塔筒生产企业则有近100家。“从企业产能计算,已远远超过市场容量。”中投顾问能源首席研究员姜谦告诉记者。

“跑马圈风过于非理性了。”尹忠东表示,风电热是受政策刺激而引发的,未来必然会有大量小的风机、风电企业萎缩、淘汰,只有实现规模化的风电运营商才有可能生存下来。

“上网”是个难题

由于国家出台政策支持绿色能源,很多风电场盲目上马,根本不考虑后期的电网配套输出和电力消费问题,导致发出来的电无法并网销售,这也是近1/3的风电机组闲置的主要原因。

上述风能协会内部人士也向记者证实,内蒙古蒙东、蒙西各规划有一个千万千瓦级的风电基地,但时至今日,其风电送出方式和消费区域仍未落实。

风电并网“有难度”

“并非风电企业不想并网,而是风电并网目前还存在一些技术性难度。”国电龙源集团一位负责人说,由于风力发电存在“靠天吃饭”的不确定性,导致目前的电网很难有效调度风电。国电龙源电力是国内风电企业中为数不多的盈利企业。

中电联秘书长王永干也告诉记者,国家支持风电上网,而且实行的是“(风电)一上网就购买”的硬性规定。

“国家是有(风电)发多少就收多少的政策,但要考虑风电和电网间的平衡。”尹忠东分析说,相对于火电,风电的调控性比较差,“火电可以让你发你就发,让你发多少就发多少,电网可以有效调节。”而风电的随机性和间歇性对电网安全存在很大影响,这也导致电网企业对风电上网存有排斥心态。

“风电有很多不确定性,对传统供电模式有很大冲击。”国家电网一位人士表示,风电规模化建设后对当地乃至区域电网的安全运行、电源结构配置、外送等都有很高的要求。

“钱和资源都不是问题,关键是‘上网’。”华仪电气一位人士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该公司7月21日在内蒙古刚上马的风电项目也未落实“上网”事宜。

亏损或将延续

“具体数据难以统计,但至少有一半的风电企业经营困难。”有电力分析人士告诉记者,除了像国电龙源那种专业化的风电龙头企业,其他中小风电企业基本处于亏损边缘。

“风电短期内看不到盈利前景。”尹忠东认为,相关部门应该在上马风电项目之前致力解决风电的若干基础问题,形成技术规范。

“由于技术瓶颈没有真正突破,导致到目前为止风力发电的成本依然高企,类似于德国等新能源应用大国的强制上网电价法并没有推出,导致电网公司以及用户很难有积极性去购买。简单来说,就是发出来的电没人买。”姜谦也认同尹忠东的观点,他认为风电本身的成本就很高,再加上企业在招标过程中采用压价的方式以求获得项目,导致风电项目中标价格远低于合理价格,这样即使有国家的财政补贴,也会显得杯水车薪。

上述国电龙源集团人士告诉记者,以内蒙古的风力资源核算,每度电的成本大概在0.45~0.50元之间。“我们的风电企业甚至以0.382元/度的价格参与竞标。”该人士认为,国家关于“上网电价最低的投标商中标”的政策也刺激了电企的恶性竞标。

“我国风电产业的现状是,在政策引导下表面高速增长,但市场缺乏真实需求,景气存在泡沫。”姜谦表示,风电盈利还需要一个规范化的过程。但他认为,在经历了这一轮投资热潮之后,风电产业应该会恢复理性,而风电设备产业的洗牌也将不可避免。(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张超)

继续阅读
英国最大房贷银行面临倒闭 可能被收归国有
双龙汽车注资裁员未果申请法院托管
电子信息业振兴规划出炉 敲定九大重点领域
万向集团鲁冠球:电动汽车要挣大钱了
山东平度市将投资20亿元立起120台大风车
顺丰快递:行业引领者得益于把握创新“天时”
兰世立最后的救赎
首个千万千瓦级风电项目即将开建
外资养猪意向明显 猪场选址缺乏陷尴尬境地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