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网络资讯

黑客培训欲走入阳光 拿到千万风投震动互联网业(1)

...

眼下,有两条消息震动了互联网的“黑道江湖”,事关中国三大黑客培训网站黑客基地、黑鹰、华夏中的两家。一个月前,黑客基地拿到了1000万元的风险投资,现在正式更名为黑基国际科技有限公司,并打算把网上教室开进实地课堂。另一个未经证实的消息是,上星期警方进入位于北京市丰台区的华夏联盟办公地点,带走了网站负责人并把所有的硬盘拆下带回调查。可以证实的是,至今华夏联盟网站不能正常访问。

据知情人士称,现在任何一家网络黑客性质的网站都有被调查和关闭的可能,而华夏做得比较大,网站内容中包括了木马、病毒、盗号、DDOS攻击,所以被人举报甚至被调查,都在意料之中。

“黑客”这个词在10年前词义更接近于“大侠”,但在今天的话语体系中基本等同于“罪犯”。近两年黑客类网站暴增,而相比于早期黑客“大侠”所建立的技术论坛,新出现的黑客网站有着本质的不同,它们只教授如何挂木马、抓肉鸡等“实用技术”,使用那些自动化的黑客工具或技巧,黑到谁算谁。

经营各类攻击、盗号等黑客培训业务,严重违反我国法律。据国家计算机网络应急中心估算,目前“黑客产业”的年产值已超过2.38亿元,造成的损失则高达76亿元。

而黑客类网站也到了十字路口的中间,如何能既教授网络安全技术,又避免混同于教唆犯罪的站点,成为共同的问题。

灰色地带的培训

中国第一代黑客中的佼佼者王献冰,非常介意别人称呼他为黑客。“孤独剑客”是王献冰的网名,曾经在黑客界无人不知。“‘黑客’现在基本上就是网络犯罪的代名词。”王献冰说,“黑客的公众形象非常恶劣,因为频繁被媒体报道的黑客都是些令人发指的罪犯。”

王献冰是黑客基地的技术顾问,同时也是他给黑基找到1000万元的风险投资,成立公司后的黑基网正在淡化黑客色彩。“我们是网络安全培训学校。”王献冰说,“我们现在叫黑基网。而且我们不提供远程控制工具,在教程中攻击内容也只是点到为止,不做具体演示。”

王献冰认为,做上述两项培训内容的改动之后,来学习黑客技术的人,只能掌握一定技术之后找到一份正当职业,而不是直接走向网络犯罪。但他也承认,在这一点上让别人认可,“很难。”“就像是开锁行业一样,学会了开锁的人是不是去当小偷,主要是看自己能不能抵住利益的诱惑。”

但现在,掌握黑客技术的人面临的诱惑太多。王献冰说,经常有人主动找上门来,出钱让他去黑一个网站。“我现在有自己的公司,有稳定收入,我肯定不干这些。但我知道很多人如果觉得价钱合适,就干了。”王献冰说。

低门槛的黑客

与曾经的神秘相比,今天黑客的门槛早已降低了许多。曾经对技术的好奇心所驱动的黑客技术,早已被现实利益所取代,没有了道德约束的新一代黑客,只是在以谋取暴利为目的。

在谷歌和百度上,输入“黑客技术”、“黑客培训”等关键词可以点击近百个黑客培训网站。这些“黑客培训”的授课内容几乎囊括了各种病毒、木马制作技术和各种网络攻击技术,培训价格则由数百元到近万元不等。

2006年12月至2007年1月,许多中国的互联网站陷入瘫痪状态,就是一个极端的例子。“黑客”出身的李俊擅长研发病毒,他碰上了擅长“病毒商业运作”的“生意人”王磊和张顺,两者在“暴利”诱惑下的结合,最终引发了“熊猫烧香”席卷网络的灾难。

一个水泥厂技校毕业的中专生,一个从未接受过专业训练的电脑爱好者,被警方抓获时,李俊承认自己获利上千万元。李俊的低成本、高收益的犯罪之路,极大地刺激了2007年之后的黑客类网站会员数量的增长。

继续阅读
新浪向黑客索赔57万元
网上隐私被批发出售 黑客产业链“平民化”
专家曝光网银高危用户 3大安保措施难防骗局
网络公关公司删帖手法大起底 每单业务上万元
三元集团重组华都大发资产 新集团明天挂牌
最美女黑客视频澄清质疑称不会违法敛财
工程院院士披露中国遭受网络攻击很严重
黑客经济与“招安”策略
黑客产业链年产值数亿元 大学生成为后备军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