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投资理财 » 内幕披露

记者卧底揭南宁传销内幕 亲历千人聚餐场面(1)

...

“想成为千万富翁吗?来南宁吧,你要做的,就是先投入5万元钱‘入股’,然后租个房子住下来,再然后,你可以每天和朋友一起喝喝茶,一起吃饭唱歌聊天,闷了你还可以去旅旅游,够轻松吧?以如此轻松的生活状态,在南宁呆上两年,便可得到780万元、甚至1000万元的丰厚收入”

如果有一天,你接到这样的电话,你会动心吗?

这一定超出了你的想象空间,或者,你认为这是在梦呓。然而,在现实的世界里,这种近乎天方夜谭似的诱惑却真实存在。最近几年,正有数以万计的人们,带着这种幻想,从不同的地方,涌向那个“实现梦想”的地方——广西。

“别人说,广西有两样东西让人印象深刻,一个是桂林,桂林山水甲天下嘛;还有一个,就是传销。”在飞往南宁的飞机上,邻座的一位山东大哥低声问记者,“广西传销很厉害,这是真的吗?”

2009年6月5日至12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成功进入南宁非法传销网络内部,揭开了以“纯资本运作”、“开发建设北部湾”、“千万工程”、“民间资本再分配”等名义进行传销活动的惊天内幕。

6月5日,通过内线的引荐,记者以“投资者”的身份,进入了南宁地下“纯资本运作”网络。

在这个非法传销网络内部,不止一名传销人员向记者“炫耀”:仅在南宁,从事“纯资本运作”的人数就超过了50万人,而整个广西,则有近300万外来人员,通过“纯资本运作”,在为北部湾的开发建设做着“贡献”。

关于从事非法传销的人数,记者无从考证,但是,7天的暗访,让记者见识了“千人大聚餐”的壮观场面,结识了近百名来自各地的“投资者”,熬过了10多次令人崩溃的强行“洗脑”

什么是“纯资本运作”?

“一次投入69800元,两年赚1000万”

6月6日上午,按照事先的约定,记者与一个叫做“阿西”的女子接上了头。阿西是广东人,自称曾做过直销,2008年10月来到南宁。在随后的7天时间里,阿西一直努力说服记者,希望记者成为她的“拍档”,也就是“下线”。

“纯资本运作”,按照“行业”内部的说法,就是“民间资本重新分配”。具体操作如下:首先你要“投资入股”。按照3300元一股的标准,你一次性要申购21股,也就是69300元,另外还要缴纳500元作为管理费用,这样算下来,一共需要投资69800元。

投入69800元的第二个月,“组织上”会自动返还你19000元,作为入股奖励,也有叫“工资”的。这样,你实际投入的资金是50800元。

至于为什么是3300元一股,阿西的解释是,这个项目最早的准入门槛是3800元,行业经过10年的发展,现在越做越大,挣钱也越来越快,69800元是根据最早股金推算出来的。

接下来,你要寻找3个合作伙伴,也就是要发展3个下线,你的3个下线同样要投资69800元,还要每人再发展他们的3个下线;你本人+3个下线+9个下下线,你的团队已经有13个成员了。“1变3、3变9、9变27、27变81以此方式发展下去,你的团队将迅速壮大,而你的千万富翁梦想,也就可以实现了。”阿西说。

按照行业人员的说法,正常需要一年半到两年的时间,你就可以升为“老总”,累计收入正好是780万元。“这里有一个窍门,行业准入是凭身份证的,一个身份证只可申购一次,所以,为了挣钱更快,很多人都另外再找一个身份证,两个身份证同时运作,两年赚1000万元就没有问题了,”阿西告诉记者,“‘纯资本运作’其实很简单,你交上的69800元钱,分给了你的上线、上上线、上上上线,而你再去占有你的下线、下下线们的钱”

“行业”也有“自我保护”

公务员、广西本地人等五类人不得进入

在这个传销网络里,有严格的行规和“制度”。传销网络被叫做“行业”,入门初期叫“考察”,上第一次课叫“开班”,上线叫“家长”,上线的上线叫“大家长”,预约资深人士讲座叫“定班”,同时期入行的新人叫“同学”,同在一个团队的叫“同班同学”。

“定班”的多少,决定于你被洗脑的次数,在南宁的7天时间里,记者的“家长”阿西给记者安排了密集的“定班”计划,阿西的小本子上,写满了电话号码、地址和预约时间。为了能更深入地了解这个网络的真实情况,记者在不同场合分别与12个“资深人士”交流,每次交流的时间不低于一小时,一个星期的时间里,记者被“洗脑”十余次。

记者了解到,“纯资本运作”的“奖金”分配办法异常繁琐复杂。原则上,你的收入与你“下线”的工作能力有直接关系,你要维护好自己的“下线”,还要帮助“下线”发展“下线”。这样表述有些绕,但也只有这样,才能说明这个网络里,成员与成员之间的利益关系。简单说,你拉来了3个下线,并不算成功,你还要继续帮着你的“下线”拉人,你和你的“下线”拉来的人越多,你从他们身上分得的钱也越多。

出于对“行业”的“自我保护”,这个传销网络里还有一个“行规”,就是“五类人不得进入”,这五类人是:公务员、现役军人、学生、教师和广西本地人。

据一个“大家长”介绍,不让广西本地人进入,是怕“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当地人知道这行这么挣钱,会把我们外地人赶走的,我们的安全就无法保证,同时也达不到引进外来资本的目的,政府也不会高兴。”

“暴富分红”之谜

“在中国大部分地方,如果你去银行取现金超过5万元,是要提前预约的,否则你是取不到钱的。但是在南宁,别说5万现金,就是10万、20万,你随时可去银行取。知道这是为什么吗?这就是国家对我们这个行业的支持,这是特殊政策。”6月11日,“纯资本运作”头目之一,被称作“二哥”的一个青岛人告诉记者,“南宁随便什么银行,都是我们的合作单位,随时提现金。”

但针对“二哥”的说法,记者并没有得到当地银行的证实。

根据“行规”,每月的8日—15日,是发工资分红的日子,阿西告诉记者,这一周的时间里,会有数以亿计的资金,从南宁各个银行流出,进入“投资者”的腰包。

为了验证她的说法,记者在“分红日”多次在某银行营业厅门前驻足,却没有见到“喜获分红”的热闹场面,而关于“家长”阿西及其他人的收入状况,也都是不能触碰的禁区。记者也曾向“同班同学”们打听,同学们也是一脸茫然。“暴利分红”的真实情况,更像是一种传说,或者是一个只有“家长”们才知道的秘密。

继续阅读
正保远程教育董事长 三次创业终于修成正果
天涯社区推出彩票销售平台
婴童市场达数万亿元 行业暴利同时面临尴尬
中国特许百强企业发布 酒店与培训业收入暴增
创业项目:开女性饰品量贩店
宝洁经销商拼低价 试水网店拓渠道
卖文具赚1亿的创业故事
雾里看花 直击零加盟骗局
洋快餐抄底中国餐饮市场加速开店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