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投资理财 » 财经动态

为防套现出怪招 信用卡网上购物将收费

...

近日,银监会在向各大银行下发的《关于“支付宝”业务的风险提示》中,建议商业银行加强对“支付宝”等网上支付交易的监控,对网上信用卡支付业务实行适度收费制度。消息一出,立即引起舆论一片哗然。

信用卡网购免息时代将终结?

《理财周刊》文本刊记者/邢力

最新数据显示,如今中国已经有高达1.5亿的网民使用过第三方电子支付公司阿里巴巴所推出的“支付宝”服务,这其中有许多人使用信用卡进行网络支付,并和传统信用卡消费一样享受一定的免息期。然而,银监会近日的一则通知却暗示,未来使用信用卡在网上购物将有可能不再享有免息的待遇。

银监会掷出重磅炸弹

4月上旬,北京有媒体报道称,银监会在3月下旬已向各大银行下发了《关于“支付宝”业务的风险提示》,银监会“建议对网上信用卡支付业务实行适度收费制度”,“一旦网上支付业务出现重大风险隐患,各行应停止与‘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机构之间的业务合作。”

银监会此次发文共提出五大风险,分别包括第三方支付机构信用风险、网络黑客盗用资金风险、信用卡非法套现风险、发生洗钱等犯罪行为风险以及法律风险。

在这则风险提示中,对网上信用卡支付进行收费的建议尤其引人注目。银监会认为,由于“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机构、商户、持卡人在网上支付行为过程中,均无需向银行支付任何费用,非法套现成本较低。因此如果商业银行能对网上信用卡支付业务实行适度收费制度,将能够减少信用卡非法套现现象。

这则消息犹如一颗重磅炸弹,立即引起了舆论的广泛关注,许多人无奈地表示信用卡网上购物免息时代可能即将终结,更多的人则对此表达了自己强烈的不满。在多家网站调查中显示,九成以上的网民认为如果收费将加重网购成本,严重影响未来的网购行为,并可能会减少网上买卖的次数。

4月7日,银监会出面辟谣说:“这只是讨论中提出的一种建议,但这并不意味着银监会就此正式下文。”

银监会有关负责人表示,一直以来,银监会一直对“网上银行和网上支付的安全问题”给予关注。在近日召开的研究“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业务风险防范的内部会议上,曾有参会者提出“网上支付适度收费可作为防范风险的措施之一”,但这一说法并未得到银监会的最终通过。

银监会方面还表示,“由于支付宝并不属于金融机构,不在银监会管理的范围内。对于银监会来说,只是提示各银行规避可能遇到的风险。”

双方矛盾由来已久

尽管银监会再三澄清对网上信用卡支付收费的建议还仅仅是“内部讨论”,但许多人依然担心这距离“正式下文”已并不遥远了。因为银行与“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机构之间因信用卡非法套现而产生的矛盾由来已久。

这里先简单介绍下“第三方支付”的概念,这是指具备一定实力和信誉保障的独立机构,采用与各大银行签约的方式,提供与银行支付结算系统接口的交易支持平台。在第三方支付模式中,买方选购商品,使用第三方平台提供的账户进行货款支付。支付后,第三方通知卖家发货,买方收货后,第三方再将款项转至卖家账户上。因此第三方支付在交易过程中充当了一个“中间人”或者说“担保人”的角色。

由于网上购物一般无法即时完成“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买卖,因此许多购物网站就理所当然地发展成了第三方支付机构,有过网上购物经历的朋友恐怕对此并不陌生。

然而问题是,信用卡在“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平台上的交易也属于刷卡消费,但“支付宝”、商户和持卡人在网上支付行为过程中,均无需向银行支付任何费用。而由于网络交易又存在很强的虚拟性和隐蔽性,有些不法分子通过制造虚假交易,就能从信用卡中免费取现。众所周知,信用卡取现、分期还款的高额利息收入是银行经营信用卡业务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而不法分子通过“支付宝”免费取现则会直接损害到银行的利益,在银行看来,非法套现还有可能会产生呆坏账风险。

另一方面,当初看好中国电子商务发展前景而与“支付宝”达成合作意向的各大银行也发现,由于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宝”与淘宝上的实际卖家都没有给银行支付任何费用(而一般的刷卡商铺会给银行一定的返点),因此看上去电子商务发展得红红火火,但银行其实并没有从中获得太多的好处。

收费“令箭”正中银行下怀

早在去年11月,就有一篇名为《银行恐慌症爆发:逃离支付宝》的报道称,民生银行、中国银行、农业银行、兴业银行和浦发银行等银行已从拥有1亿多用户的支付宝上撤离信用卡业务,即不允许用户在支付宝使用信用卡支付。尽管这篇报道很快被证明是假新闻,但它却影射出了各大银行目前所处的两难境地:既对支付宝不向银行支付费用感到不满,又不愿意放弃巨大的网上支付市场,在抢占这个巨大市场的竞争中落在其他银行的后面。

中信银行信用卡中心市场部负责人无奈地记者表示,通过“支付宝”非法套现的行为的确给银行带来了一定损失。他说:“银行信用卡业务主要盈利渠道有三个,一是年费,二是商户的佣金,三是取现和分期还款的利息,但现在年费基本上已形同虚设,真正的收入主要就是后两者。但现在各家银行对‘支付宝’上的信用卡交易均不收取佣金,再加上非法套现的问题,让银行做了赔本买卖,银行当然不乐意了。”该人士还表示,零佣金的政策通常仅适用于医院、学校等公益事业,而支付宝显然不属于公益事业。

因此我们不难发现,银监会此次下发的风险提示正好解决了银行的隐痛,给了银行一支名正言顺向信用卡网上支付收费的“令箭”。在银行看来,这样既可以提高信用卡通过“支付宝“非法套现的成本,降低银行风险,又可以给银行带来一笔可观的收入,一举两得。这也是许多人担心“内部讨论”会很快演变成“正式下文”的原因。说到底,作为商业银行的大管家,在触及到银行业整体利益的问题上,银监会的胳膊肘向里拐也十分正常。

 

值得玩味的是,正处于漩涡中心的“支付宝”对此则非常低调,仅表示“该文件并不是直接发给支付宝,因此对于相关细节和文件出台的前因后果,并不清楚”,另外“支付宝”相关负责人表示赞同银监会加强对第三方支付行业监管的相关论点。作为中国最大的第三方支付企业,“支付宝”的用户数已突破1.5亿,占据超过60%的市场份额。如此强大的网络公司也在监管部门面前低头,这究竟是“支付宝”用户的幸运还是不幸呢?

(内文提要)银行要收费,可以,但要有充分的理由,不过银监会给出的建议银行对网上信用卡支付业务进行收费的理由说得通吗?

信用卡套现漏洞靠收费就能堵上吗?

《理财周刊》文本刊记者/邢力

银监会给出的对信用卡网上支付收费的理由是可以有效防范各种风险,包括第三方支付机构信用风险、网络黑客盗用资金风险、信用卡非法套现风险、发生洗钱等犯罪行为风险以及法律风险。

然而作为新经济的代表,互联网是最讲究市场意识,竞争最激烈的行业,已脱颖而出的部分第三方支付机构的信用完全是通过市场竞争获得认可的,今天“支付宝”已拥有1.5亿用户,比国内一些银行的用户还多,可以说“支付宝”对自身信誉的珍视程度远比一些习惯朝南坐的国有商业银行更甚。用对信用卡收费的方式去控制“支付宝”自身的风险岂不可笑?

而所谓的黑客盗用资金和洗钱等犯罪行为也存在于各种其它经营活动中。且不说证券公司网上交易都会被黑客攻击,就算是银行的U盾也并非固若金汤,今年“3•15”晚会上,央视层曝光有黑客可以绕过U盾窃取用户资金。难道收费后黑客就不来盗用资金了吗?难道收费后想洗钱的人就不能换地方洗了吗?

至于法律风险就更不是靠收费能解决的,我们要做的完善法律,让立法的速度赶上时代发展的速度。

说来说去,似乎能站得住脚的观点只有降低信用卡非法套现风险这一条,因为按照银监会的逻辑:只要对信用卡支付收费,套现的成本上升了,非法套现的冲动自然就小了。而且收费越高,非法套现的风险就越低。

什么是套现?

银监会的逻辑对吗?在回答这个问题前,我们先来解决到底什么是套现的问题。

人们一般使用信用卡只有两种方式,不是刷卡消费换回商品,就是去ATM机取现。而套现则是用刷卡消费的方式换来了一叠同等金额的现金。而它与取现的区别是,套现不需要马上支付万分之五的日利息,而可以获得20~56天不等的免息期。也就是“自说自话”向银行借了一笔20-56天不等的短期免息贷款。

目前市场上比较常见的套现方法有两种,一是通过POSE机套现。就是通过朋友或者中介公司商户的POSE机刷卡,而实际上不存在真实的交易,然后付给POSE机商户一定比例的费用后(一般在1.5%-3.5%之间),就可以拿到现金了。完全没有什么神秘可言。对中介商户来说,只要套现者付给自己的手续费超过它需要向银行支付的佣金比例,他就有得赚,而对于急需要现金的套现者来说,只要他付给中介商户的手续费低于信用卡取现后支付给银行的利息,他就可以获得更便宜的贷款。

 

还有一种方式的成本更低,就是网店虚假交易套现。主要是通过支付宝、财付通等支付工具,借助C2C交易平台,制造交易假象,然后通过信用卡的支付完成“信用额度到现金”这样一个过程。举个例子,小张和小李是朋友,小李在网上发布了一个价格为5000元的商品,小张点击购买并用信用卡付费,小李虽然没有寄出商品却依然表示已发货,而小张没有收到商品也还是表示已收到货并确认付款,一个空买,一个空卖,结果小张信用卡里的5000元信用额度就变成了小张口袋里的现金了。

“套现是信用卡本身的问题”

也就是说,早在电子商务尚未兴起的时候,信用卡套现就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只不过由于网上信用卡支付连商铺的佣金都免了,成了零成本套现,才成了一些不法分子追捧的香饽饽。

然而问题是,并不是对网上信用卡支付收费就可以马上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套现者会很快做出理性决策:如果网上信用卡支付的收费标准低于他们通过POSE机套现而需要向中介商户支付的手续费的话,他们就会继续利用“支付宝”套现;如果前者的费用高于后者,他们则会转向后者进行套现。因此从理论上说,只要把网上信用卡支付收费提高到POSE机套现手续费之上,自然就没人会再用“支付宝”套现了,但更多的人会选择利用POSE机套现。结果信用卡非法套现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毕竟套现者有向银行借钱的客观需求,其目的不是要诈骗银行资金,而是想以更低的成本使用银行资金。

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套现是信用卡本身的问题,与第三方支付并没有直接关系。它的深层原因不在网上,而在网下,在于实体空间的信用环境不完善,信用社会还没有建立起来。所以解决问题不能光治标,也需要治本。”

“支付宝”套现很难监管吗?

有人可能会说,既然套现这么容易,那就算不能收费根治信用卡套现问题,也能够净化网络环境,降低银行的信贷风险,即使出于这个目的也应该收费。然而事实上,信用卡套现绝不是理论上说的那么容易的,我们能想到的问题,银行和“支付宝”会想不到吗?

首先,银行会对信用卡网上支付额度和频率进行严格限制,从而对风险进行严格掌控,而且银行信用卡发卡后,每一笔消费都会由系统监督,尤其是大额的消费,或者是数额不大但是频繁进行的交易,都会引起贷后管理部门的重视。比如一个理发馆的商户,他的老板小李利用信用卡套现,为防止银行注意,小李每天分几次刷卡,每次刷几百元不等,结果还是被银行注意到了。通过确认,发现是他在自己的商店套现,那么小李的交易就会被风险管理部门评估,如情节严重,会降低其信用卡消费额度,或限制在该理发馆刷本银行信用卡。

同样的道理,如果同一账户多次出现支付异常情况,从技术上来讲也很容易被“支付宝”等第三方平台发现,因为在这一平台上每一笔资金的进出,都能够与唯一的标示号相互对应,资金的流向很容易锁定。有过淘宝开店经历的朋友都知道,“支付宝”会对任何它认为的套现行为进行规范,包括限制账户的收款功能甚至冻结帐户。现在类似这样的审核愈演愈烈,经常能听到有些“支付宝”用户本来不是套现也不幸上了黑名单,因此想通过“支付宝”套现而不被发现,其实要比通过POSE机套现难上百倍。

也就是说,即使不收费,银行和第三方支付机构也有很多手段对信用卡非法套现进行有效监控。

完善立法才能治本

当然,技术是人发明的,再完善的技术也难以保证把每一个套利者都揪出来,所以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是要给违法者以足够的惩罚以对其进行威慑。这就需要我国在这方面的立法工作加速完善。

此前,银行业内人士就指出,由于法律上的空白,从严格意义上讲,许多套现中介算不上违法。最高法院应用法学研究所所长胡云曾表示:最高法院正在起草相关信用卡违规套现的司法解释,信用卡违规套现的“灰色地带”有望在法律上得到更清晰的界定。可见,立法滞后营造了信用卡套现的“灰色地带”,导致套现者的违法成本太低,这才是网上支付风险加剧的根源所在。

《理财周刊》:收费不是“万能药”

文本刊记者/邢力

话说现今银行收费项目多如牛毛,收得消费者喘不过气来,说起收费的理由也是无奇不有:有些项目国外收费的就叫“与国际接轨”,有些项目国外不收费而我们要收费的叫“中国国情特殊”。

好吧,我们承认中国银行业应该与国际接轨,中国又有自己独特的国情,我们也不反对你收费,只是请你给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先。但银监会这次给出的理由实在难以服众,我们实在无法把防范五大风险和信用卡网上支付收费两者划上等号。

事实上,网上支付的安全问题一直是老百姓非常关心的话题,有调查显示,80%的用户对于网上支付,最关注的问题是希望安全能有保障。银行因考虑到自己的风险防范和利益诉求而提出信用卡收费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用户的风险防范和利益诉求呢?这五大风险中,网络黑客盗用资金的风险是老百姓最担心的。近年来,关于网络黑客通过植入木马、病毒、假网页等技术手段窃取用户账户密码的新闻不绝于耳,给老百姓的财产安全造成严重威胁。这方面的风险防范工作,银行自己到底对公众说明了多少?

银行也是企业,银行也要盈利,我们也并不要求银行提供的一切服务都必须是免费的,我们可以接受收费,但要得到与其价值相称的服务。眼下想出通过信用卡网上支付收费的方法来解决网络支付风险的问题,只不过是一堵了之的粗暴做法,根本没有对症下药解决问题。而且还会因噎废食——对网购者来说,收费会增加购物成本,降低其购物欲望,对第三方支付机构来说,收费会导致使用网上支付的用户数量下降,从而影响网上支付和电子商务市场的发展,对银行来说,收费后虽然短期内信用卡收入可能会增加,但却大大抑制了网上信用卡消费的发展,长期看,依然是得不偿失的。

要知道,收费并不是堵上漏洞的“万能药”。但愿银行不要做这种“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的蠢事。(来源:理财周刊 作者:邢力)

继续阅读
支付宝回应信用卡支付设限 否认银行封杀
银行首度表态与支付宝合作破裂系造谣
网上支付之信用卡套现五宗罪
信用卡套现套中套 远离套现中介告别风险
信用卡禁止网上购物?信用卡还有什么用?
移动推手机钱包业务 绑定银行卡即可支付
信用卡取现要谨慎 清楚信用卡手续费和利息
银监会辟谣:网上支付收费未最终通过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