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堂 » 创业故事

保健品神话:三株兴衰记(2)

...

为了追求高速度,三株广招人马,在地区一级的子公司就多达300多家,县级办事处2210个,乡镇一级的工作站高达13500个,直接吸纳的就业人员超过15万。

1997年底,三株销量大幅滑坡,比上年锐减10个亿。吴炳新也在年终大会上总结公司失误,包括市场管理体制上严重不适应,大企业的“恐龙病”严重以及财务管理严重失控等。三株危机浮出水面。

常德事件的爆发,对三株公司无异于毁灭性一击。

1996年6月3日,湖南常德汉寿县的退休老船工陈伯顺因服食三株口服液,于9月3日死亡。陈老汉死后,其妻子、儿女一纸诉状把三株告到了常德中级人民法院。1998年3月31日,常德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三株公司败诉的一审判决,要求三株向死者家属赔偿29.8万元。

1998年4月下旬开始,三株的全国销售急剧下滑,月销售额从数亿元,一下子跌到不足1000万元,从4月到7月全部亏损,生产三株口服液的两个工厂全面停产,6000名员工放假回家,口服液的库存积压达2400万瓶,相当市场价值7亿元。5月,江湖上四处传言,三株已向有关方面申请破产,由于欠下巨额贷款,其申请最终未被批准……

到1998年5月,三株全面停产。一家年销售额曾经高达80亿元、累计上缴利税18亿元、拥有15万员工的庞大“帝国”就这样轰然倒塌,竟听不到一声惋惜和同情。

重生

三株崩盘,弹指十年。

2007年,在欢迎昔日大将的内部会上,作为三株医药集团有限公司领军人物的吴炳新正式宣布三株“复兴”。在他的盛邀之下,三株旧将乔京德、杜文赞、丛培祥重返三株,并被委以重任。

在三株医药集团去年的一次销售研讨会上,吴炳新慷慨陈词,宣布“三株进入了复兴光大的新阶段”。

“此次三株是否能再现辉煌,很难说。”上海铂策划总经理、首席策划陈奇锐认为,之前的三株之所以能做大,一是因为其把握机会的能力比较强,二是因为当时的保健品市场还不成熟,市场潜力大。但现在的市场环境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而且药品和化妆品的销售模式并不同于保健品的销售模式,保健品主要在于大量的宣传,而药品则不尽然,销售药品除了要有大量的宣传之外,一定要有拳头产品,而三株在宣布复出之际,也没有什么新药问世。

著名直销专家胡远江也认为,三株如今面临的大环境已经与以往大不相同,消费者对广告的信任度和传播方式都充满怀疑,而且过去三株是以粗放式的产品理念打天下,要应对如今的细分市场还有差距,况且竞争对手遍地都是,很难复制当初一枝独秀的局面。

继续阅读
三九集团海外资产清理开锣
富士胶片转型医疗 转型是无奈之举却因祸得福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