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网络资讯

19岁黑客揭秘虚拟产业链 卖程序月赚几十万

...

19岁的夏江说自己是个“小偷”——那种打开了别人家的门,但不搬走东西的“小偷”。他的“作案场所”在网络,瞄准的大都是境外网站,他是一名黑客。这样做不为什么,只是想炫耀——他有本事打开这扇门。

21日下午1点多,夏江准备睡觉。

他已习惯于扮演不同角色,现实中是一个经常逃课的机械设计系大学生,网络上又是一家著名黑客网站的站长。

卖程序月赚几十万

随着名气越来越大,开始有人来找他干一些“私活”——夏江的一个朋友专门做“中介”,比如一个开网上聊天室的客户找到他去攻击另外一个聊天室,这个朋友就会找到夏江。因为家里并不缺钱,夏江接这种活也不多。

夏江的网站最大一个特点就是“共享”,所有制造出的木马程序都可以由会员免费下载。夏江说,现在中国的黑客制度已经变了,从1999年中美黑客大战时的攻击、自卫、反击战,变成了现在的赚钱和商业利益。

一位网络安全工程师介绍说,黑客网站上的程序分为“共享”和“私享”两种,“私享”的程序更具有针对性和破坏力,下载都是要收费的,有时候一个程序会有上万次的下载量,一个月网站有几十万的收入很正常。

帮政府网站找漏洞

夏江喜欢拿国外网站“练手”,但是他也曾入侵华东交通大学的网站,为女朋友修改期末考试成绩;而他认识的一个“大牛”(夏江指黑客技术很高的人),曾用一个月的时间,相继入侵门户网站,甚至导致全国的QQ同时掉线。

上述网络安全工程师说,“破坏者”是最低级的黑客,真正做黑客的人都是为了炫耀技术。

目前为止,夏江他们都没有被抓到过。他说,连他网站上的“菜鸟”会员,在入侵时也不用任何掩饰。因为每个人上网的IP地址都是动态的,如果被发现,只要立刻断网就谁也抓不到了。

不过,夏江也有自己的“职业操守”,他会提醒会员,商业网站和本国政府网站不要黑。“比如国务院网站,我们会经常帮他们检测一下,如果出现漏洞会第一时间告诉管理员,毕竟自己国家的网站要是被国外黑客黑了,那也太丢人了。”

刑法修正案“太紧”

刑法修正案中专门提到了为他人实施黑客犯罪提供程序、工具的人,而夏江的网站上就免费提供黑客程序的下载。夏江认为,“太紧了点儿”,对于程序制造者则不应该这么严格。

他说,程序都有两面性,比如可以检测系统是否含有漏洞的程序,也可以用来入侵,“就像一把菜刀,有人用菜刀杀了人,你能说造刀的有罪吗?”

刑法修正案如果获得通过,夏江认为很多黑客网站将受到冲击,但他同样认为在执法上会存在困难,“比如我可以不提供程序下载,但是可以把如何制作程序的视频放到网上。”(文中为化名)

继续阅读
三鹿集团网站被黑客攻击 将主页当成聊天室
新浪向黑客索赔57万元
黑客盗取金山80万点卡获刑13年
网上隐私被批发出售 黑客产业链“平民化”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