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投资理财 » 财经动态

河北卫生厅表示“毒的奶粉”赔偿金春节前发放(2)

...

郑州市金三鹿乳业糖酒有限公司老总张福新便是其中的代表,三鹿集团欠他的货款便有100万之多。

张福新昨日告诉本报记者,今年10月,在河北省政府的支持下,石家庄市政府协助“企业”筹措了3亿元资金,以“三鹿商贸公司”的名义给每位经销商解决了30%的货款,当时还与经销商签订了还款协议,约定于2009年1月10日左右再支付一定比例货款。

随着三鹿破产消息的传出,各地经销商急不可耐,纷纷再赴三鹿齐讨说法。经过和企业、相关部门多次交涉,最新的消息是,相关部门答应,2009年1月10日前,再支付给经销商30%的货款,余下40%的货款将由三鹿破产重组后的企业支付,支付期限是半年后。

拿到当地政府的“定心丸”后,齐聚在石家庄的各地经销商三三两两离开。张福新驾车匆忙返回河南,“也只能这样了,老呆在石家庄不解决问题啊”。接受记者采访时,张福新悻悻然道,掩饰不住失望。

三鹿员工心里堵得慌只能等待

从三鹿集团门口经过时,27岁的姚斌(化名)心情复杂,这样矛盾的心理他已持续了3个多月。姚是三鹿奶粉车间的一名员工,从9月份集团全面停产以来,他一直赋闲在家。

姚斌告诉记者,他也是喝着三鹿奶粉长大的,其母亲是三鹿集团的老员工,今年8月刚刚退休。一家人做梦都没想到,曾经让他们为之光荣的三鹿会走至破产的境地。

令人意外的是,据姚斌介绍,三鹿普通员工的工资并不高,正式职工一个月工资有一千多块钱,而聘用员工每个月则只有几百元,但“即使只有这点钱,还是家里主要的经济来源,没有了日子很不好过。”

姚斌的妻子怀孕三个多月,家里缺得就是钱,没想到这时候,三鹿停产了。姚斌感概时运不济,不能上班,看着家境特难受,但一时半会儿又找不到解决的办法,“心里面真是堵得慌”,姚斌说。

姚告诉记者,他们车间像他这样的有数百人,9月份企业停产后,大家都没事情做,曾去厂里打听过,何时能恢复生产之类,但没有人给明确的答复。“问题就在这儿,你不能辞职,关系还在厂里;但事实上,你又没有任何事情可做,你说苦闷不苦闷?”姚一脸的无可奈何。

昨日,石家庄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发布通报:石家庄三鹿集团已于12月29日与河北三元食品有限公司签订《资产租赁协议》。记者告知姚斌这一最新消息,没想到他表情平静:“还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呢”,“但愿快一点吧,毕竟就要过年了”。姚向记者无奈地笑了笑,看了下不远处三鹿集团的厂房,扭头走回自己的家中。

部门态度:赔偿金春节前发放

石家庄市卫生局办公室昨日对记者表示,还没有接到有关赔偿方案的相关指示。而河北省卫生厅办公室一位负责人表示,将由地方政府根据当时的登记信息通知,在春节之前负责发放,具体的赔偿标准是国家机密。

此前,负责组织该事的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负责人称,该协会未被授权公开具体信息,只是负责协调企业交款和发放到各省,由卫生部、工商总局和工信部等机构负责。但记者联系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时,其表示对赔偿方案也不知情。

继续阅读
UT斯达康裁员40% 裁员赔偿采取N+1方案
三鹿等22家责任企业将对30万患儿一次性赔偿
中国人寿受托运作2亿婴幼儿奶粉医疗赔偿基金
河北发放“毒奶粉”受害者赔偿金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