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投资理财 » 财经动态

河北卫生厅表示“毒的奶粉”赔偿金春节前发放(1)

...

今天是2008年的最后一天,三鹿董事长田文华将站在被告席上受审——2008年中国最大的食品质量安全案件核心人物的登场,使得石家庄成为海内外舆论关注的焦点。

昨日的石家庄清冷无比,凛冽的寒风吹得人直哆嗦;而各方对于三鹿案件的关注随着涉案人员的逐个受审在不断升温。

本报特派记者赶赴石家庄,记录下这一事件中患者家属、经销商以及企业职工等各方的表情。从他们未曾“修饰”的脸上,你或许能读懂更多。

患儿家长焦急期盼赔偿方案能如愿

昨日下午两点半,石家庄三鹿集团的门口,一场争吵上演。一位保安怒声喝斥着三位女孩子:“记者怎么了?是记者更不让进!”三位女孩则坚持自己有采访的权利。

自从三鹿曝出破产的消息后,连日来,不断地有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士赶到这里。他们中有回收三鹿奶粉欠下数百万的经销商、也有矢志不渝坚持为自己小孩讨说法的家长,也有一直跟踪关注此事的媒体记者。

吉林省白山市的张世鹏也常常来到这里打探消息,36岁的他是一名6个月大的小女孩的父亲。女儿9月11日被查出患有肾结石,住院治疗了13天,但至今似乎还未痊愈。

张世鹏小孩出生之后,一直都喝三鹿奶粉,今年9月卖奶粉商店的老板给他打电话,说是“奶粉不能再喝了,小孩要赶快去医院检查”。张带着小孩去医院一查,才知已经染病。

“有关女儿的治疗和赔偿问题,没有任何人找过我们”。张世鹏抱怨道。他原本在北京做点小买卖,为了给女儿治病,花光了家里的两万多元积蓄。为了讨说法,12月16日,张世鹏从北京赶到石家庄。

他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支起了一个水果摊,一边等消息,一边靠此营生。“没办法,不能光吃老本啊”。寒风中,张世鹏冻得直哈气取暖。

张世鹏曾到过河北省卫生厅、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等单位,但和之前其他三聚氰胺奶粉受害者的遭遇一样,相关部门对这些民事索赔案件一概不予受理。政府和法院等相关部门承诺,正在主持研究受害者赔偿方案。

具体的赔偿方案尚未公布,但据一位患者家长告知,河北的部分地区已经开始向受害者发放一次性赔偿金,标准是“死亡的20万,手术的3万,普通症状的2000元”。

随同下发的还有《致患儿家长的一封信》,企业表示道歉并承诺愿意竭尽所能承担我们应负的责任云云;家长如拒绝接受赔偿金,则被要求填写一份《拒绝接受患儿赔偿金登记表》。

此赔偿方案未得到相关部门证实。按照该方案,张世鹏将只能拿到2000元的赔偿。对此,张世鹏表情愤懑不已:“2000元?!我还不如不要呢!”

经销商拿到“定心丸”但难掩失望

对三鹿一肚子怨气的不只是患儿家长,全国各地三鹿的经销商也在此列。这些天,这部分人士的代表也是满脸焦急,频繁地出现在三鹿集团的门口。

据当地人士介绍,圣诞节前后,一些经销商因不满迟迟拿不到赔偿,曾站在三鹿集团的办公楼上,作势跳楼相逼,幸好被随后赶来的警察制止。

一位不愿具名的经销商自嘲,“毒的奶粉的事件”中,全国各地三鹿奶粉的经销商,是“被忽视的受害者”。他们捏有少则数万元、多则数百万的欠条,因三鹿即将破产,经销商普遍担心找不到理赔对象,“不少人身家性命都搭在上面,不急得跳楼才怪呢。”

继续阅读
UT斯达康裁员40% 裁员赔偿采取N+1方案
三鹿等22家责任企业将对30万患儿一次性赔偿
中国人寿受托运作2亿婴幼儿奶粉医疗赔偿基金
河北发放“毒奶粉”受害者赔偿金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