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投资理财 » 财经动态

降息之后该给中小企业减税吗?(1)

...

今年以来,关于中小企业减税的呼声就一直不绝于耳,CPI回落PPI飞速上扬,对企业来说意味着产品售价追不上生产成本上升的脚步,江苏省江阴曾连续六年蝉联中国经济百强县的榜首,但今天这的企业正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经济寒流,记者走访发现,在方圆2公里内,原有5家印染厂现有4家倒闭,不光是印染行业,其他行业同样的问题也比比皆是。

央行宣布降息,被许多人理解为中国经济的宏观调整政策已发生重大转变,但单一的货币政策改变显然远远不能完成保增长的任务,更多的人开始关注财政税收是否也会相应调整,其实今年以来,关于中小企业减税的呼声就一直不绝于耳,尤其上周公布了PPI,也就是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之后,这场争论更是火上浇油,PPI数字在8月份上涨了10.1%,创出了12年的新高,CPI回落,PPI飞速上扬,对企业来说,就意味着产品售价追不上生产成本上升的脚步,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该如何帮助众多的中小企业度过难关?我们的记者顾平在中小企业最集中的江苏进行了调查。

上缴税额在大幅上升,不少中小企业陷入此种尴尬

记者:“在中国经济的版图上,江苏省的江阴绝对是一个值得一提的地方,因为从2003年以来,它已经连续六年蝉联了中国经济百强县的榜首,但是今天当我来到这个秀丽的城市,这儿的企业家却告诉我,他们正在经历着一场前所未有的经济寒流。”

无锡海江印染有限公司总经理郭新民:“我出来工作30年,30年来,我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处境,这种艰难。”

郭新民是江阴一家印染厂的总经理,30年前在乡镇企业还是萌芽状态,他就开始做企业,也算经历过改革开放30年来企业成长的风风雨雨,但是他却告诉记者,今年是他经历的最糟糕的一年。

郭新民:“这一次,它是真正赚不到钱,我刚才说的四面八方压力来临,在国际市场上的,市场订单的萎缩,人民币的坚挺,银行发放资金的收缩,造成企业资金流断掉,再加上原副材料的涨价,再加上工资成本的提升,等等,所以四面八方的压力你很难来消化。”

郭新民所说的这种四面八方的压力究竟会把他们压成什么样?记者推开了当地另一家印染厂的大门。

记者:“你好,师傅,我们是中央电视台的,你这厂子现在还在生产吗?”

看门人:“不生产。”

记者:“已经不生产了,停产多久了?”

看门人:“好几个月啦。”

看门人告诉记者,他们厂做印染已经将近8个年头,在纺织行业十分发达的江阴每年都能够做到1亿元以上的产值,没想到今年却猝然关张。

看门人:“原来准备马上生产,刚刚搞好人抓起来了,很快宣布倒闭了。”

可以看得出,厂房的屋顶刚刚换过,还很新,看门人告诉记者,老板今年本来打算大干一场的,但情况恶化的速度之快,远远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记者:“只有你们这一家厂倒掉,还是还有其它的印染厂倒掉?”

看门人:“还有其它的厂倒掉,我们那里也有一家,也跟这个规模差不多,也倒掉了,也是今年倒掉的。”

经过走访记者发现,在方圆2公里之内,原本有5家印染厂,但是现在有4家都倒闭了,郭新民的海江印染厂成了硕果仅存的一家,而他的日子也越来越艰难。

郭新民:“本来我们的机器都会开出来,就因为生产不饱和,所以这个机子都停着,就是我们的开台率只能达到1/3,2/3都停着。”

记者看到,海江厂里机器停了大部分,之前订了新设备,连定金都付过了,但现在根本不敢把机器拿回来。

郭新民告诉记者,原来他们厂有95%的产品是出口的,但今年出口订单一下子减少了50%,之所以还能撑下来,是因为赶上部队换装,接下了一个大单子,郭新民把这称作“只是运气”。

郭新民:“我们在全国评比,评上了第三名,所以说我们正好碰上这个运气,但是过了这个村没有那个店,我们脑子很清楚的,假如我们没有这个订单,可能我们自己已经在破产的边缘了。”

但即使是好不容易接下的单子,还要应对原材料不断的涨价。

郭新民:“像这个保险粉,原来是5千多一吨,现在已经涨到9千多一吨,还有一些分散染料,现在涨价涨到3倍以上。”

郭新民觉得很无奈,眼见着所有的化工原料价格都翻着番地涨,印染产品的价格却原地踏步,企业利润被一再压缩。

郭新民:“因为国际上,你们国内涨价,国际上没有涨,所以客人接受不了。”

事实上,不光是印染行业,在其他行业,同样的问题也比比皆是:

在温州,打火机曾是当地最有特色的产业之一,然而一年间,企业数量从以前的六百家左右锐减到今年年初的三五十家,在“中国四大丝绸之都”之一的江苏省吴江市盛泽镇,几百家纺织企业停产,约占整个中小企业数量的三分之一。

统计,全国今年上半年6.7万家规模以上的中小企业倒闭,一场危机正在中小型制造业企业中快速蔓延,人民币升值、出口萎靡、银根紧缩、能源和原材料涨价、用工成本上升成为他们共同面临的问题,而郭新民告诉记者,他们更大的压力在于政策。

郭新民:“如果政策不改变,我们是没有出路的,照现在这个政策下去,那我们就是死亡的时间早一点,晚一点而已。”

说到今年开始实施的两税合一,国内企业的所得税从33%降到了25%,郭新民告诉记者,目前他们并不能从这条政策里得到什么好处。

郭新民:“现有很多企业,他的本身没有利润,轮不到他交所得税。”

郭新民给记者仔细地计算了海江印染今年上半年和去年同期盈利和纳税的帐。

郭新民:“销售收入增加了600万,毛利降低了100多万。”

记者:“这两个是在反向地走。”

在郭新民的帐上记者看到,海江印染07年上半年的销售收入是9054万,今年上半年是9660万,增加了600万,这本来是个可喜的数字,但是材料、制造和人工成本都在上涨,尤其是人工成本从去年的166万上升到296万,上升幅度高达78%,扣除各项成本后,算下来净利润为-121万,因此没有交企业所得税,而对于另一项最主要的税——增值税,从去年同期的73万多跃升到145万,几乎翻了一倍。

记者:“增值税这块的话,差不多翻了一倍啊?”

郭新民:“出口退税,出口减少了,去年出口比例增加。”

原来,一方面海江印染出口比例大幅下降,另一方面国家出口退税政策调整,退税率从最高的17%,降低到今年上半年的11%,等于1000万美元的出口,要比之前多交60万美元的税款,这在过去出口红火的时候并不算什么,而在今天,简直成了郭老板他们的生死线。

郭新民:“企业就是说没有地方躲,已经就是曾经有一些企业家说,大象踩不死蚂蚁,蚂蚁只要躲得好,现在确实是蚂蚁没地方躲。”

如何扭转企业艰难与税收增长倒挂局面?

郭新民的印染厂今年利润负增长,可另一方面上缴的税额却在大幅上升,不仅是他一家企业陷入了这种尴尬,再来看看国家统计局的数据,自去年二季度以来,国内GDP增长幅度已连续4个季度下滑,与此同时全国税收反倒依然保持了强劲增长,2008年上半年税收增幅达到了30.5%,创下本世纪以来中国半年税收收入增幅之最,如何扭转企业艰难与税收增长这种倒挂局面?减税的呼声越来越高涨。

天津财经大学财政学科首席教授李炜光:“现在中小企业的税费负担就是过重了,如果咱们的宏观政策,如果要调整不好的话,中小企业就有可能是第一批的牺牲者。”

李炜光,是天津财经大学财政学科首席教授,从2006年他就开始呼吁减税,在多家媒体上发表了《减税是个好政策》、《中国呼唤轻税政策》等一系列文章,在他看来,民众亲身感受到的税收负担已经是一种“税痛”。

李炜光:“如果税负是合适的,那么谁也没有异议,但是税如果过重的话,已经影响了这个企业的正常的生产经营,如果影响了甚至居民的个人的生活,那就变成一种税痛了。”

而认为目前我国税收并不算重的学者也不在少数,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朱青就认为税负轻重与否要看宏观税负,而不是盯着某一种税。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财政系主任朱青:“从宏观的情况来看,中国去年的税收,整个占GDP的18.5%,跟其它的国家比,都是偏低的。”

学者们的观点不尽相同,那么在目前的经济环境下,企业主对税负实际感受究竟如何?我们栏目特别联合新浪网、和讯网进行了网上调查。

调查结果显示,68%的企业今年上半年毛利率为10%以下,89%的企业净利率比去年同期下降,90%的企业净利率为10%以下,其中45%的企业是亏损的,而税收总和占企业税前利润比重超过30%的比例为57%,认为企业的税收状况和经营的承受能力相比属于税收过重或较重的占到了95%,而认为中小企业的税收应该下调的也是95%。

继续阅读
天天堵车成本知多少 广州拥堵成本18亿/年
北京上海生活成本最高 深圳第三广州第四
货币政策放宽 贷款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双降
除息和降存款准备金率 货币政策尚未全面放松
黄光裕终止重组中关村 等待股价跌至满意区域
《包装条例》公布 数码产品或卸下盛装
"双率"下调带来双赢 宁波银行力助中小企业
深圳互联网企业外迁调查 成本高导致企业不稳定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