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业界动态

黄光裕终止重组中关村 等待股价跌至满意区域

...

黄光裕终于放下面子,宣布终止重组中关村(000931.SZ)——事实上,重组中关村是黄光裕资本运作之路上最大的一次战略失误。除了这个壳本身固有的股本过大(总股本6.75亿股)、债务过多(中报负债35.18亿元,资产负债率82.52%)这两大缺陷之外,其停牌时间选择在2007年10月8日——几乎是A股市场最高点时期,使重组价格超过每股14元,重组成本增加了五倍。

黄光裕以“面子”换“银子”

重组成本增加五倍是什么概念呢?中关村总股本6.75亿股,以黄光裕一贯的行事风格,必须要达到三分之二以上绝对控股,才能安心做下一步融资运作。所以,他至少要实现中关村定向增发12亿股,以全面收购其旗下的鹏润房地产业务,因此,鹏润房地产要评估到180亿元。

姑且不论鹏润地产实际价值几何,但有一点毫无疑问:对于鹏润地产来说,评估到180亿元并非好事,也绝对不是所谓的“财富增值”——用老北京话讲,这是在“努”:“努”者,小马拉大车也。

这种“增值”,实际上是在透支鹏润地产未来的收益,而且还带来诸如税务等方面的新问题。毫无疑问,如果鹏润地产果真以180亿元的评估值置入上市公司,可以断言,未来三年这家公司基本没有利润,更遑论投资价值。价值去哪里了?被黄光裕在2007年10月8日“努”没了。

因此,笔者曾在黄光裕宣布重组失败之前两个月点破过他的败笔(见本报2008年6月2日第1758期A16版报道《黄光裕借壳中关村的四大疑手》),并提出建议——尽快宣布重组失败,这是最符合商业逻辑的选择。

虽然这样做比较没面子,但是,银子比面子重要。

2008年4月,股市步入熊市已久,大部分经济学家和股评家还不肯接受现实,继续用“微调、中调、深调”解释A股杀穿5000点、4000点、3000点的事实——按这种理论,世界上就没有熊市,只有牛市和调整中的牛市。

股评家的争论只需要承担面子损失,毕竟没什么银子风险,因此,他们可以不在乎。而我们不行。凡涉及大量借壳重组的案子,还有前期PE投资等问题,必须做到先保银子。

于是我们在南京开了个会,并形成了一个决议:将我们参与的、正在进行中的所有借壳重组案例全部宣布失败,三个月内不再提及重组事宜。

当时开会的地点在玄武饭店,所以这个决议被我们称为“玄武计划”。“玄武计划”以重组方三个月的主动退却,避免了可能出现的数十亿元财富损失。

我们的反应比黄光裕快了四个月。

“玄武计划”的实施,令那些深信自己掌握了“内幕信息”的投机者愤怒——他们买入的这些重组股,在宣布重组失败并复牌后,股价必然毫无悬念地暴跌,损失必然惨重。实际上,这些投机者买入ST股票,唯一意图就是博取“超级利润”,但“超级利润”一定伴随着类似“玄武计划”这样的“超级风险”,他们的损失不值得同情。而对于重组方和机构投资者,暴跌带来的却是实实在在的“财富增值”。

中关村版本

回到黄光裕。此前,鹏润地产称,选择14.67元作为增发价,是“为了给股民让利”——这绝对是今年资本市场最黑色的幽默:股市里的每一只小鸡都听到了黄鼠狼诚恳的新年祝词。笔者此前也曾断言,这种说法,背后掩饰的其实是本次重组“定价时机选择的战略性失败”。

随便一算就能知道,停牌价格越低,同样的资产能够换来的股票就越多,或者说,换来同样数量的股票,需要付出的资产就越少。

黄光裕为此做了很多尝试。2007年9月,中关村不停发布各种利空消息,从CDMA担保没有进展到高管辞职,可是股民“死了都不卖”,并坚信黄光裕的组织能力与协调能力,高喊着“利空出尽是利好”,觉得自己一眼就看穿了黄光裕的马甲。最后,可能连黄光裕都觉得,与其再放“利空式利好”,还不如赶紧停牌免得夜长梦多,于是决定在2007年10月8日停牌——2007年10月,是A股最高点。

不客气地说,今天,被黄光裕抛弃的中关村,合理股价应该是3元左右。我们不妨来算一笔小账:以14.67元的价格增发12亿股,鹏润地产的资产价值评估必须达到180亿元;以3元的价格增发12亿股,资产价值评估只须达到36亿元。

数据显示,鹏润地产2007年的总资产为34.8亿元,净资产21.4亿元。评估到180亿元,表明在评估过程中,其市净率高达9倍,2007年市盈率145倍,2008年市盈率40倍,2009年市盈率25倍;如果评估到36亿元,对应的市净率是1.8倍,2007年市盈率29倍,2008年8倍,2009年5倍。

显然,以3元的价格增发12亿股,并置入同样的资产,将使这些资产的盈利能力和投资价值,五倍于以14元的价格增发12亿股。

因此,在每股3元的价格上宣布重组方案,复牌后股价也有机会上涨五倍。而以每股14元的价格宣布同样的方案,股价上涨一倍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选择前者,股价轻松上涨,股民感恩戴德。

这一切的前提,是实施类似“玄武计划”的中关村版本——宣布本次重组失败,三个月内不再研究类似事宜。

注意,是“三个月内不再研究类似事宜”,三个月以后呢?三个月后,中关村股价也许在3元左右或者更低。黄光裕显然没说过“三个月后不再研究类似事宜”。

重组的“超级收益权”和主动权就这样从前期的老股民手中回到了黄光裕和未来新股民手中。股市的基础是信心,未来的新股民有“超级收益权”,信心会不会回来呢?

因此,黄光裕现在是箭在弦上,引而不发,何时发射,怎么发射,全由他自己说了算。机构要是不长眼,非去建仓拉高股价,那黄光裕可以选择引而不发,拖上个一年半载,哪个机构耗得起?不怕你不出货!中关村的股价焉能不降下来?

这就是“玄武计划”的精髓所在。

作者系颐和资本总裁,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继续阅读
国企重组受传言拖累
电信重组因高层职位变化难产而搁置
电信重组消息频频泄露 国资委称应加强监管
电信重组殃及SK电讯在华布局 否认合作中国电信
黄光裕有望重新夺回“首富”宝座
黄光裕地产王国浮出 中关村高层披露内幕
黄光裕炼造中关村 人事调整在即
黄光裕财技再展身手 玩转国美“剩余资产”
360度解读黄光裕 一个“北漂”青年的22年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