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软件资讯

中印IT外包之战已箭在弦上

...

北京时间3月30日《福布斯》文章指出,1962年,中国和印度因为东喜马拉雅山地区的边界争端爆发了第一次中印之战。目前看来,第二次中印之战又将很快爆发,只是这次的战场与以前不同,双方将围绕信息技术外包展开新的争斗。

目前,中国已然成为全球制造工厂,显然也不会放过IT外包市场,这让印度头疼不已。中国政府一旦决定做任何事,制定相关政策之后,执行的效率肯定比其他政府更高更快。

中国的教育制度比较注重工科和纪律。据统计,美国每年毕业的工科学生有7万人左右。中国和印度的工科毕业生每年分别为60万人和35万人。虽然印度每年还有30万IT专业人士通过非工科计划流入社会,但是在高等教育方面,中国走到了美国和印度的前头,中国向社会输送的工科博士生的速度比美国和印度都要快一些。

当印度还在为损耗率、薪资水平高以及人才不稳定且唯利是图等问题而头疼时,让我们看看中国的情况。

1995年在北京创办的文思创新软件技术有限公司迅速成长为中国软件外包行业的先行者和领军企业。

文思曾经协助IBM根据中国市场对其OS2操作系统进行定位调整。那份合同开创了测试工程百花齐放的新局面并导致开发行业分红的细化。文思总共有3800多名员工,分布于北京、上海和其他六座城市,IBM、微软和其他大批跨国公司都是文思的客户。

加利福尼亚州PaloAlto市的TIBCO公司是一家年收入在5.7亿美元的银行中间件公司,该公司最近刚刚与一家重要的印度外包商解除了协议,因为后者不能及时满足TIBCO离岸工程的需要。TIBCO后来将它在印度的开发中心的规模从150人缩减到100人,缩减的项目转到了文思,TIBCO在中国的研发中心也从零增长到200人的规模。

由于许多美国跨国公司希望能在控制成本的前提下在印度之外寻找更多的合作伙伴,以增强外包供应商的多样化,文思和其他许多中国企业迅速发展起来。由于印度的外包成本的增加,美国企业们纷纷转向中国。这是市场的自然反应,因为大部分跨国公司都已经在中国展开业务,要么是制造业,要么是服务业。

文思发现,由于不会增加那些美国跨国公司美国总部的成本,因此它很容易向那些跨国公司在中国的业务部销售软件测试、维护和研发服务。文思最近已经在纽约证交所挂牌上市。它在2007年的营业纯收入达到6270万美元,比2006年增长115.9%。

除了中国本地的外包服务供应商之外,印度的外包服务供应商也由于成本问题开始将眼光投向中国。Satyam公司是印度前五大外包服务供应商之一。该公司亚太与中国业务部的主管VirenderAggarwal说:“我们并不保证一定要使用印度的资源。我们将转向那些可以在合理价格条件下为我们提供合适技术的地方。”就目前来说,Satyam公司所指的当然是中国。

Satyam南京业务部的规模将在今年增加到2500人。公司希望在未来3年内,把20%的员工(目前有5万人左右)转移到印度之外的地区,中国显然是最大的转移地。面向高科技和汽车行业提供的测试和技术服务显然是各跨国公司在中国的业务部近期的主要开发方向,因为中国在这方面的实力得到了很大的加强。

实际上,客户亲密度是个很重要的优势。对于这种工作来说,语言并不是问题。同样还有一个不受语言影响的方向是软件编程。

可培训的技能对印度很重要,而印度也正好在这方面比较欠缺。印度政府对教育的投资不够。结果就造成了印度无法跟上客户需求增长的速度的情况。

中国正在大力投资,中国可以跟上潮流。因此,印度所有的重要外包服务供应商都开始向中国战略转移。

最后,乐观主义者们或许希望中国外包行业竞争力的增强可以鞭策印度年轻一辈发愤图强。但是同时,中国或许会夺走印度外包行业三分之一的业务量。

继续阅读
文思调低发行价 软件外包可能成资本市场新宠
中国服务外包有潜力超越印度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