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资讯 » 网络资讯

网游玩家维权陷两难 谁能为玩家作主

...

网游呼唤立法的同时,多数人大代表却不熟悉这一领域

网友感叹:“人大代表年纪偏大,没有玩网游的”

昨天(15日),本报关于网络游戏遭投诉、网游玩家维权的报道引起了广泛关注。维权从何开始?维权依靠什么?记者在对代表和部分网络游戏玩家进行采访时发现,维权尚处于两难境地,立法和行业管理的严重缺位让玩家处于明显的弱势地位。

争论1:法律武器如何打造?

过去曾经发生过权益受到损害的网游玩家到运营商公司门口示威的事件,结果引发争执甚至打人事件。而在听闻这一事件并经受了多款网游的兴盛和衰落后,有资深玩家发出感慨:“我们一定会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身权益。”

但是,法律武器是什么?陈舒代表提出玩家和运营商之间是一种合同关系,这是法律维权的基础。可玩家遇到的实际情况却是,在网游开始时所点击同意的条款都是运营商单方面制定的“格式合同”,玩家只能做是或否的选择。有律师认为,这种“格式合同”的特点是玩家和运行商的不平等和信息不对称,也使得运营商占据了决定玩家“生死”的主导地位。

网络硬件的欠缺导致玩家无法登录还只是一个小问题,再往深一层次说,有玩家认为,网络游戏运营商就是虚拟空间的造物主,运营商有按照“格式”合同规定的权力决定是否封停玩家的账号,甚至决定何时关闭一款游戏,在此种背景下,玩家的权益如何得到维护?

“拿起法律武器”的首要条件就是立法。不可否认,我国关于专门的网络游戏立法是欠缺的,这与我国的国情有关。对比之下,网游发达的韩国则出台《游戏产业振兴法》等系列法律为网游制定合理的游戏规则。

争论2:虚拟空间居民要在人大中有代表?

说到立法必然要讲到人大工作。现在人大会议还没闭幕,那有没有可能让代表在会上呼吁立法?有网友悲观地表示:“人大代表年纪偏大,没有玩网游的,所以相关立法规范短期内几无可能。”

多数代表对于网游、动漫等领域不甚熟悉,也许代表关注到了网游的危害,但少有代表有相应专业知识,从行业发展的角度上对这一问题进行深入考量。

于是,在网游呼唤立法规范的同时,一方面,多数代表不熟悉这个领域,符合行业规律的立法也就无从说起;另一方面,相关的管理部门没有专门保障玩家权益的网络游戏管理规定,造成了玩家维权的两难境地。

很自然地,不少网友产生了这样一种观点,网络游戏玩家能否像农民工一样有自己的人大代表,毕竟这个群体现在已是如此庞大。但是,我们反过来考虑一下,玩家的诉求与农民工的诉求有什么不同?是否每一个群体的形成都要有自己的代表?

“答案不得而知,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将网游看作一个行业,那么这个行业的发展需要规范,玩家群体的权益、虚拟的权益应该通过行业规范来保障。”全国人大代表黄鸿明认为,在专门立法暂时无法实现的情况下,相关管理部门应针对行业发展进行合理规定和约束,在这一过程中既要体现对玩家的保护,也要尽量规避游戏带来的负面影响。徐林

短评

“第二生命”和“超级规条”

一种叫做secondlife(第二生命)的游戏被广泛报道。人们在里面不打架,不养宠物,他们把自己叫“居民”而不是玩家,他们的口头禅是“这不是一场游戏”,这是life———生活、生命。

“第二生命”式虚拟生活拓宽的,是人类心理学上甚至是社会学上的空间。如果有一天,每个人都在两个不同空间拥有两种不同的生命内容,这并不会让人吃惊。

虚拟的“赛博空间”里虽然没有人民大会堂。但一条数据线,将缥缈的虚拟空间不可避免地拉回现实,目前诸多争端无非源自于此。但倒过来说,当我们正步走进充满威权式建筑风格的大会堂,郑重地翻开会议资料时,我们的思绪是否也应有虚拟彼岸的那一个维度?

正儿八经的立法或许会因为太“正儿八经”,而在虚拟世界和其居民面前不被理解。他们需要的或许是一种全新的规条,它必须是滋长于真实与虚拟两岸、聪明地适用于两个“世界”的“超级规条”。

世界正在加速度地改变。从美国博客报道“美国两会”,到民主党总统竞选候选人邀请Youtube网友提问,一些“孩子们的玩意儿”,转眼就变成政治手段甚至政治本身。无论是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还是平民甲乙丙,总得有一扇对接未来门,而且记住,千万别轻易给它上锁。(杨智昌)

继续阅读
中国网游市场06年超越韩国居世界第二
网游产业渴求创意人才
网络游戏06年收入达59.6亿元
国产网络游戏市场占有率64.8%
网游新军借自主研发攻城掠地 九城徘徊
性与赌博并非Second Life主流
中国雅虎否认将借道金山涉足网游 不符合阿里方向
蓝港在线明年再推3款网游 预计收入超过2亿
免费网游07年超8成 九城与暴雪坚持收费
发表评论

昵称: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